新冠肺炎逝者11例遗体解剖完成,法医透露更多细节,肺部黏液需要临床高度警惕

2020-02-27 佚名 央视新闻、北京青年报

自2月16日凌晨完成第1例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之后,同济医学院法医系教授、湖北省司法鉴定协会会长刘良与其团队至今已经获得了9例逝者的病理样本。此外,来自上海的团队也已在武汉完成了2例遗体解剖。截至2月25日,在这11例解剖的遗体中,已有3例遗体完成了病理的初步诊断。

自2月16日凌晨完成第1例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之后,同济医学院法医系教授、湖北省司法鉴定协会会长刘良与其团队至今已经获得了9例逝者的病理样本。此外,来自上海的团队也已在武汉完成了2例遗体解剖。截至2月25日,在这11例解剖的遗体中,已有3例遗体完成了病理的初步诊断

据了解,遗体捐赠者男女比例相近,年龄偏大,最年轻的52岁,也有80多岁的。

2月24日,央视记者就关于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一系列问题专访了刘良。

遗体解剖的目的是什么?

记者:解剖新冠肺炎逝者遗体,并对一些重要信息进行研究,是出于什么目的?

刘良:目的就是要搞清楚这个病毒伤害了病人的什么地方,我们叫靶器官。第一,我们可以探讨它的传播途径。第二,我们要针对这个地方,研究用药。还有就是弄明白这个病毒是通过什么机制让肺受到损伤的。如果找准的话,就可以针对性地采取保护性措施。没有尸体解剖的话,基本上就搞不清楚对手,也搞不清楚它打击你的方向,整个是茫然的。

第一例解剖手术为何迟迟才进行?

早在1月22日,刘良就呼吁对新冠肺炎逝者进行病理解剖,并联合团队向相关部门递交紧急报告,强调病理解剖的重要性。然而第一例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手术一直到2月16日才进行,这期间刘良团队遇到了什么难题?

刘良:首先,场地保证不了,解剖场地必须是要负压的,但我们国家只有负压的实验室,没有负压的解剖室。伦理方面,我们要征求死者家属的同意,我们得面对面去沟通。这里包括时间、空间上的问题,所以难度很大。

记者:您在等待的过程中心态是怎样的?

刘良:我着急,因为不断有人死去,然后都很茫然。如果早一天知道他的病变,对临床治疗是非常有价值的。

家属同意捐献遗体 手术室改造为解剖间

2月15日下午刘良接到通知,有家属同意捐献亲人的遗体做病理解剖,武汉金银潭医院同意将一间小手术室改造为解剖间。

刘良:刚好这个医院的手术室是一个带负压的空间,所以它是比较适合我们做的。我们把里面非必要的东西全部清走了,还有一个要注意的是,不造成室内一些血迹的污染。因为除了空气以外,它还对地面、对下水有影响。

记者:您进去之前要做什么样的防护?

刘良:我们跟临床医生一样,要做各种防护,当然我们的防护级别要高。我们戴三层手套,两层口罩,帽子戴两层或者三层,然后护目镜加上防护屏。服装的规格也很高,密封性特别好,不透风不透气。这样就能把全身暴露的位置全部给封闭掉。



第一例遗体解剖持续近三个小时 是平日的三倍

2月16日凌晨一点左右,刘良团队3人进入解剖间,开始新冠肺炎逝者的第一例病理解剖。

刘良:解剖前,我们集体给他鞠躬,鞠躬时间特别长。我们对这位逝者是非常非常地尊敬,发自内心非常感谢这些人,他们是大爱。

平时做一例解剖手术,刘良大概需要一个小时左右。而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遗体解剖却持续了将近三个小时,几乎是平日的三倍,到凌晨三点五十分才结束。

记者:这次时间长的原因是什么?

刘良:第一是第一例,要谨慎小心一点;第二确实是很难受。人在里面缺氧,到后面缝一针就大喘气,腰也不舒服。穿上那个服装,就跟宇航员一样,闷在里面汗不停地往下掉,会有脱水的情况。下半夜,也有饥饿的状态。



遗体解剖多多益善 要做分类

记者:从做第一例到现在,您觉得是多多益善,还是到了一定的需求就可以了?

刘良:多多益善。

记者:为什么?

刘良:开始说病毒欺负老人,过了一段时间年轻人也有了,小孩也有了。所以它必须要按不同的年龄、不同的性别、自身有没有其他疾病做分类。这样就能把这个肺炎的一般规律找出来。如果不做分类,很容易产生新的问题。

解剖结果近几天会公布

由解剖获得的新冠肺炎病理已送检,有望寻找到新冠肺炎的致病性、致死性病理,给未来临床治疗危重症患者提供依据。

刘良:今天(24日)早上钟南山院士给我打过电话,他说他们前线的医生就等我这个结果了,否则不知道治疗到底怎么办,治疗效果怎么评估。

记者:您接到这个电话,心里怎么想?

刘良:我着急,赶快抓紧时间,到今天(24日),其实已经开始有初步结果了。初步结果我们内部在讨论,形成一个共识,近几天就会发出来。发出来以后,会尽快给一线医生。

初步病理结果:肺部有黏液性分泌物,需要临床高度警惕

另据北京青年报记者对刘良的采访,截至2月25日,已有3例遗体完成了病理的初步诊断。显微镜下观察显示,死者肺部切面上有黏液性的分泌物,应该引起临床治疗的高度警惕。

刘良说,目前看,肺泡的功能可能受到损伤,气道又被黏液堵住,导致了临床上的缺氧表现。这提醒临床治疗,要改善患者的缺氧状态,保持气道通畅,必须对黏液进行稀释或者溶解。如果黏液没有溶解,单纯用正压给氧,可能会把黏液推得更深更广,反而加重患者的缺氧,临床上必须注意。据介绍,目前临床已经使用了这类药物,但可以再多试一试。

从尸检结果看,新冠肺炎患者的病变部位不止是肺,还有免疫系统和其他器官。

但刘良也表示,这些重要发现还需要进一步与临床专家沟通,看这些病变是临床治疗造成的,还是疾病本身造成的。免疫组化、特殊染色等深入检查也正在紧张进行中。

而此前在国家感染性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王福生院士团队的对1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报告中,通过微创方法获取的微量肺组织的病理检查同样显示了双侧弥漫性肺泡损伤伴细胞纤维黏液样渗出。同时,右肺显示出明显的肺泡上皮细胞脱落和肺透明膜形成,左肺组织表现为肺水肿和肺透明膜形成。在该患者的两个肺中均可见到以淋巴细胞为主的间质单核炎性细胞浸润,肺泡内腔中也存在多核巨细胞以及非典型性肥大肺泡上皮细胞,这些细胞具有大核,双染性颗粒状细胞质和核仁突出等特征,表现出病毒性细胞病变样变化。在细胞的核内或胞浆内,没有发现明显的病毒包涵体。

相关资讯

Preprints:中科院:无证据表明亚洲人新冠病毒细胞通道ACE2受体表达量更高

近日,中科院遗传与发育所的钱文峰团队在证实肿瘤与ACE2受体表达无关后通过包括TCGA(癌症基因组图谱)在内的大量癌症基因组研究数据库中人类不同组织ACE2受体表达水平比对,发现与其余种族相比在亚洲人中ACE2的表达并无显着差异,然而其表达却与年龄呈正相关。

JAMA:中国7.2万例新冠肺炎患者情况:近半数危重患者死亡

近期,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表了针对中国内地截至2020年2月11日报告的72 314例新冠肺炎病例的流行病学特征分析结果。

防控战场:这些医护人员的故事也很硬核

虽然不能成为奔赴武汉疫情防控第一线的“逆行英雄”,但誓要守住人们群众的第一道“防线”!

韩国和日本新冠肺炎人数即将破千,谨防肺炎外输

韩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977例,一天增加144例 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25日通报,截至当地时间当天下午4时,韩国较当天上午9时新增84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病例达977例,共出现10例死亡病例。与前一天下午4时相比,一天内增加病例144例。 ,当地时间25日凌晨,韩国司法部(法务部)一名30多岁的公务员在首尔跳江自杀。警方正在调查其自杀动机。死者隶属于韩国司法部紧急安全计划办公室,目前

Medrxiv:武汉中心医院研究称,过度炎症反应或参与ARDS进程

近期,武汉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在预印本网站Medrxiv刊文称,出现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的新冠肺炎患者,病死率接近50%。

Preprints:新冠肺炎两大易感因素:肥胖和癌症,缘于ACE2表达量更高

近日,北京大学的陆荫英团队在预印本网站Preprint.org上发表重要结果,通过大数据分析发现脂肪组织和5种癌症组织中ACE2表达量比肺部更高,提示肥胖人群和特定种类癌症更具新冠病毒的易感性,对这些人群作出重点保护将是防疫工作的关键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