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ecular Psychiatry :复旦大学发现吗啡奖赏作用神经机制

2019-08-19 黄辛 科学网

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院马兰教授团队一项最新研究发现吗啡能协同激活大脑皮层中两类不同的中间神经元,造成抑制性神经环路的持续失活,从而揭示了吗啡等成瘾性药物产生强烈奖赏和依赖作用的神经机制。8月14日,这一研究成果在线发表于《自然》杂志子刊《分子精神病学》(Molecular Psychiatry)。


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院马兰教授团队一项最新研究发现吗啡能协同激活大脑皮层中两类不同的中间神经元,造成抑制性神经环路的持续失活,从而揭示了吗啡等成瘾性药物产生强烈奖赏和依赖作用的神经机制。8月14日,这一研究成果在线发表于《自然》杂志子刊《分子精神病学》(Molecular Psychiatry)。

吗啡等阿片类药物具有良好的镇痛作用,但其同时能产生强烈的奖赏作用(欣快感),因此会导致成瘾甚至滥用。研究表明,吗啡等阿片类药物通过激活细胞表面的阿片受体而发挥作用。脑内大部分神经元是兴奋性神经元。以往的研究表明,阿片类药物给药后,引起兴奋性神经元形态和功能可塑性的长期改变,这被认为是其药理作用和成瘾的基础。然而大脑皮层中还存在中间神经元,虽然在数量上只占神经元的一小部分,但所介导的抑制性突触传递,在调控兴奋性突触传递和环路整合中发挥关键作用,其功能异常将导致精神疾病。

马兰团队研究发现,吗啡能激活PV中间神经元上的m-阿片受体,直接减弱对兴奋性神经元的抑制,吗啡还同时通过激活SST中间神经元上的d-阿片受体,增强其对PV神经元的抑制,进一步削弱PV对兴奋性神经元的抑制。这一研究首次揭示了吗啡通过作用于两种中间神经元上不同的阿片受体,协同调控抑制性微环路,以直接和间接的方式,削弱前边缘大脑皮层对兴奋性神经元的抑制性输入,使其持续去抑制,从而产生异常强烈奖赏作用的机制,并为研发低成瘾性阿片类镇痛药物提供了新的思路。

该研究得到科技部973计划“精神活性物质成瘾记忆的形成和消除”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和重大研究计划集成项目资助。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院2019届博士生江长优为论文第一作者,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院马兰教授和基础医学院王菲菲教授为论文共同通讯作者。

原始出处: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申鹏教授点评口服吗啡对比口服曲马多控制中度癌痛研究,吗啡效果更优

在尼泊尔等资源有限的国家,充分控制疼痛仍然是癌症治疗的一个重要部分,也是一项挑战。早期使用吗啡治疗中度癌症疼痛(MCP)而不是按世界卫生组织(WHO)镇痛阶梯顺序使用药物,在获得卫生保健机会有限的情况下似乎是合理的。本研究采用埃德蒙顿症状评定量表(ESAS)比较口服吗啡(MOR)与口服曲马多(TRM)对MCP患者疼痛及身体健康的控制效果。

PNAS:肠道微生物组影响吗啡耐受性

已有的研究显示,长期接触阿片类药物会导致镇痛耐受,药物过量和死亡。但是,至今为止,吗啡镇痛耐受的机制仍未得到解决。

JAMA:全髋关节成形术术后非吗啡镇痛方案研究

研究认为,对于全髋关节成形术术后镇痛患者,接受对乙酰氨基酚+布洛芬治疗术后吗啡消耗量最低,但相对于单纯布洛芬方案的差异不显著,提示布洛芬仍是术后早期口服镇痛的合理选择

Neuron:科学家发现吗啡成瘾治疗新通路

近日,浙江大学医学院教授李晓明实验室发现,在大脑中存在一条调节吗啡成瘾的神经通路。该研究首次发现腹侧背盖区到中缝背核存在两条平行的抑制性神经通路。该研究为治疗阿片类物质依赖提供了新靶点, 为临床上吗啡镇痛的长期应用提供了可能,为临床上开发低成瘾性的镇痛药物提供了理论基础。相关成果于1月11日发表于国际期刊《神经元》。

Lancet:口服吗啡不能作为治疗早产儿急性程序性疼痛的治疗药物

研究认为,口服吗啡不能作为治疗早产儿急性程序性疼痛的治疗药物

氯胺酮在急性疼痛控制方面与吗啡一样有效

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发现,静脉注射低剂量氯胺酮(LDK)在急诊室(ED)成人急性疼痛控制方面与静脉注射吗啡一样有效,因此氯胺酮可被视为替代阿片类药物用于短期疼痛控制的潜在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