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患癌30年竟然还活着!患癌放疗后存活时间最长的病人

2017-9-4 作者:南阳一砖   来源: “医学界”微信号 我要评论5
Tags: 乳头状癌  钴机治疗  30年  
分享到: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岳飞在《满江红》里如是写道。

一、患者自述:

我叫郭某恒,今年57岁,30多年前当我还是学生的时候,就能经常在右侧颈部摸到一个小硬结节,当时不痛不痒就没在意。直到我结婚有了儿子后,耳根后部又出现一个的时候,我才急着去看医生,那时的医疗条件不如现在,家里又穷就去看了街上的中医仙儿;郎中大夫说这是淋巴疙瘩得赶紧治,要不然继续长,一旦破了就成“老鼠疮”了;在那儿治疗半个多月,然后没有效果反而觉得越长越大了。

于是我就去县里、市里医院治,那个年代市里医院没有现在这些个先进的检查设备,大都是摸摸看看,又不敢穿刺什么的;就按照淋巴结发炎、结核之类的病来治,效果也不明显;无奈我才决心去省城大医院。

省城医院的大夫们对我这个病也不好鉴别,在邀请几个专家会诊之后,决定穿刺求病理结果;几天后,病理结果出来了为甲状腺乳头状腺癌。

最终确诊让我心里轻松了好多,以前不知道啥病发愁;可现在知道了,但“癌症”二字在我身上扎根了。

有人提出手术切除,但考虑到已颈部淋巴结转移,风险太大无奈放弃了;

有人提出保守治疗,强烈的求生欲望,我拒绝了这个方案。

最后有个专家建议可以试试钴机治疗(钴-60放疗),于是我被介绍到郑州铁路中心医院,在老主任的指导下我接受了足量的放射治疗;放疗结束后,为了便于以后复查和评估,老主任给我写了一份放疗简介的介绍信,然后我就回家了;因为患癌又经过钴机治疗,之后也没出现复发及其他的症状,慢慢的我从心底接受了这个事实,所以我的心态一直很好,从此再没有去医院复查和做任何治疗。

二、医生自述:

三十年后的今天,患者郭某恒因左下颌处有一个花生米大小的结节、吞咽困难等症状入住我院,经医院检查发现左下颌可疑为转移性结节,食管旁有一异物压迫食管导致吞咽困难及声音嘶哑,双侧甲状腺钙化;详细询问病史,我才有幸见到了这封30年前放疗患者的介绍信:



放疗简介

患者郭某恒,男,27岁,因甲状腺乳头状腺Ca伴颈部淋巴结转移于86年11月24日至87年2月25日在我室进行放射治疗(钴-60);1、右颈部肿块组织量已达7094cGy;2左颈部组织量6583cGy。结束时右颈部肿块仍未消失,仍有6×6×4cm的肿块。

结束时印象:Hb13.8g%、RBC480万/mm3、WBC5900个/mm3、PC27.5万/mm3。

郑州铁路中心医院钴60室

87.2.25日

神奇不神奇?

放疗后生活30年,这难道不是放疗真功夫所创造的吗!

惊讶不惊讶?

我心中有三惊:

一惊,患癌30年竟然还活着,这是我见到的第一位患癌放疗后存活时间最长的病人;

二惊,患者竟然还能这么完好的保存这封介绍信,让我见证了中国医生伟大的敬业精神与职业操守;

三惊,患者甲状腺原放疗部位这30年间竟然没有放疗并发症,使我更加坚定从事放疗这项工作。


那么问题来了,何为甲状腺癌呢?

甲状腺癌是最常见的甲状腺恶性肿瘤,约占全身恶性肿瘤的1%。除髓样癌外,绝大部分甲状腺癌起源于滤泡上皮细胞。其中甲状腺乳头状癌和滤泡状癌约占90%,一般而言,以女性发病居多,高发年龄段为20-40岁。

乳头状癌约占全部甲状腺癌的70%-80%左右,低度恶性病程缓慢,因其病理表现微血管周围的分支状乳头为其特点而得名,肿瘤细胞的核分裂相偶见,另有钙化的沙瘤样小体。

乳头状癌常表现为多灶性,颈部淋巴结转移较多见,肿瘤直径≦1.0cm的微小癌绝大多数属于乳头状癌。

2017年5月,美国国立综合癌症网络(NCCN)发布了最新的甲状腺癌诊疗指南(简称2017版指南)。NCCN根据病理类型不同,将甲状腺癌分为:乳头状癌、滤泡状癌、Hürthle细胞癌、髓样癌、未分化癌5种类型。

2017版指南介绍了在诊断甲状腺癌之前,对于甲状腺结节性质的鉴定中指出处理甲状腺结节的规范诊疗包括高分辨超声检查、测定促甲状腺激素(TSH)、细针穿刺活检(fine-needle aspiration,FNA),并需要结合临床病史等进行分析。

近些年来,随着高分辨率B超的广泛应用,甲状腺结节的检出率日益增加。甲状腺癌在女性中发病率排第五位,但其死亡率非常低。究其原因,人群中存在惰性生长型甲状腺癌。即肿瘤表现为缓慢生长或者不生长,很少发生转移,对身体不造成危害,安静地隐匿在人体内,伴随宿主度过一生。在检出的甲状腺结节病例中,仅有5%的病例有明确的恶性诊断,故不必“谈结节色变”。

但是由于担心良性结节会演变成甲状腺癌,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内分泌科团队近期在Nature Communication杂志发表的最新研究成果也提示:甲状腺腺瘤样结节与甲状腺乳头状癌在遗传进化上完全不相关。这也就意味着,良性甲状腺结节几乎没有癌变的可能性。

甲状腺细针穿刺(FNA)是目前术前评估甲状腺结节良恶性敏感度及特异度最高的方法,对于1-3cm的结节往往可以获得满意的检查结果。这种技术可区分良恶性结节,准确率可达95%,假性率仅为1%-3%。超声引导下的FNA可以对小、不能触及的肿瘤进行穿刺细胞学检查。有经验者结合免疫组化技术能使相当一部分患者可于手术前确诊,部分病理分型如乳头状癌,髓样癌,未分化癌也可得到明确。

目前,甲状腺癌的首选治疗方式为手术切除。不论病理类型如何,只要有指征就应尽可能的手术切除。因甲状腺对放射治疗敏感性差,单纯放射治疗对甲状腺的治疗并无好处,但对于手术后有残留者,术后放射治疗有价值。如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一组资料分析,甲状腺癌术后有残留癌者,加用术后放射治疗者的5年生存率为77%,未加放射治疗者的的5年生存率仅为38%。因此放射治疗原则上应配合手术使用,主要为术后放射治疗。

不同类型的甲状腺癌生存率有很大差别,最近报道的10年生存率:乳头状癌为74-95%,滤泡状癌为43-95%,未分化型甲状腺癌的恶性度极高中位生存期仅为2.5-7.5个月。


2017年第4期《Thyroid》杂志上,美国甲状腺学会公布了对一种甲状腺癌的更名,确认更改“包裹型滤泡型甲状腺乳头状癌”(encapsulated follicular variant of papillary thyroid carcinoma,EFVPTC)命名,不再出现“癌”字,现在它的名字是“带乳头状细胞核特征的非侵袭性滤泡型甲状腺肿瘤”(noninvasive follicular thyroid neoplasm with papillary-like nuclear features,NIFTP),为非恶性肿瘤。

这一甲状腺癌项目组汇集了哈佛医学院、梅奥医院、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MD安德森癌症中心等机构的18名甲状腺专家努力。项目组表示,这种肿瘤预后非常好,更改名称合理且必要,同时也有利于减少人们的恐惧感。

那么这次甲状腺癌更名是怎么由来呢?

2012年3月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召开了一次专门会议,商讨如何处理癌症的过度诊断和过度治疗。会议建议:“当数据和相关诊断标准支持时,应积极更改癌症命名。”

2016年4月JAMA肿瘤子刊公布了一项重要研究,随后也成为了美国甲状腺学会更名的立场文件。一个七国专家组成的研究团队,对13个医疗机构的EFVPTC(包裹型滤泡型甲状腺乳头状癌)诊断样本进行了审查。结果发现,109名非侵袭性EFVPTC患者在平均13年的随访中,未见肿瘤复发及其他疾病表现,也就是不具备恶性肿瘤的特征。基于此研究证据并结合其他相关研究,专家小组建议将EFVPTC重新命名为NIFTP(带乳头状细胞核特征的非侵袭性滤泡型甲状腺肿瘤)

2016年11月韩国国家癌症中心在英国医学杂志BMJ发表研究结果,其结论是:“目前在韩国流行的甲状腺癌源自小肿瘤检出率的增加,这主要是过度检测的结果。需要从国家层面共同努力,以减少在无症状人群使用不必要的甲状腺超声检查。”

2017年4月美国甲状腺癌协会正式发布指南,确认更改“包裹型滤泡型甲状腺乳头状癌”为“带乳头状细胞核特征的非侵袭性滤泡型甲状腺肿瘤”。

2017年5月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USPSTF)发布推荐声明,不推荐对无症状成人进行甲状腺癌筛查。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是目前美国最具权威的顾问委员会,具有制定医疗保险政策的权力。


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的统计,我国甲状腺癌的发病率近年呈现较快上升趋势现状如下:

患病率:目前缺乏权威数据。不完全统计显示,我国甲状腺结节患病率约为18.6%,甲状腺癌病例占甲状腺结节病例总数的5%左右。据此估算,2010年全国有甲状腺结节患者约2.5亿人(包括患病但没有就诊的患者),其中甲状腺癌患者约1250万左右。

生存率:甲状腺癌预后良好,经规范治疗患者10年生存率可达90%。除甲状腺未分化癌外,其他病理类型的甲状腺癌患者生存期均较长。

患者治疗:多数甲状腺癌患者需要外科治疗,术后按危险分层决定是否行核素(131I)治疗。术后3年内,每3-6个月复查1次。如果患者病情稳定,3年后可每6-12个月复查1次。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如果翻译成白话文:

三十多岁的人了,

功名还未立,

但是我也不在乎,

功名好比尘土一样,

都是不足所求的。

我渴望的是什么呢?

渴望的是八千里路的征战,

渴望的是我要不停的去战斗,

只要这征途上的白云和明月作伴足矣。

那么,如果我以老郭的名义,这样翻译行不行呢?

我快两个三十岁的人了,

我的这个病还在继续治疗,

但是我也不必在乎,

治病好比人生一样,

起起落落总是有进步的,

这些都是不足以苛求的,

我渴望的是什么呢?

渴望的是我不愿继续在八千里路上跟癌魔战斗,

渴望的是我们医生还要不停的去跟病魔继续征战,

只要这征途上的白衣天使如白云和医者仁心如明月作伴足矣。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分享到: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sunfeifeiyang

我觉得.活的长.放疗是一方面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7-9-12 9:54:27 回复

小小瑞

这应该不是个例.只是正规报道出来的少而已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7-9-5 7:26:05 回复

184****9840暂无昵称

学习了谢谢分享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7-9-4 22:01:21 回复

Y—xianghai

学习了新知识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7-9-4 20:19:14 回复

158********(暂无匿称)

是个例.也许还有其他原因使病人长期生存.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7-9-4 20:11:13 回复

web对话
live chat

扫码领取IF曲线

IF连续增长的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