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三问疟疾抗癌——真有效?是炒作?伦理合规吗?

2019-2-15 作者:张红亮   来源:健康界 我要评论0
Tags: 疟疾抗癌  炒作  伦理  

大年初九,2月13日上午,广州复大肿瘤医院一楼大厅导医台处,有百余人正在填写疟原虫疗法志愿者征集报名表,现场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目前报名的志愿者已经饱和。另一疟原虫疗法志愿者招募现场的情况与之相似。云南省昆明市第四人民医院(云南昆钢医院)肿瘤科疟原虫免疫治疗咨询处,护士告诉中国新闻网记者,“目前我们每天要接听300~400通咨询电话,工作量巨大。”

如此火爆的场景源于春节期间医疗界的一条“大新闻”——“中国科学家用疟原虫治愈晚期癌症”。

1月28日,中科院官方微博发布消息,在中科院SELF论坛的一场公开演讲里,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研究员陈小平介绍了自己的研究工作:利用疟原虫成功治疗晚期癌症患者。陈小平称,团队研究发现肿瘤死亡率与疟疾发病率呈现负相关关系,疟原虫对治疗癌症有帮助,目前临床试验发现,10名病人中,有5人治疗效果明显,其中2人可能被治愈。

2月4日,一篇题为《大年三十好消息!中国科学家用疟疾治愈病危晚期癌症!》的刷屏文章将事件推向高潮。截止健康界发稿时,该文章已被删除。

然而,在普天同庆,特别是一些直接手术切除、化疗、放疗等手段均告失败之后的晚期癌症患者似乎看到了希望的同时,学界提出了诸多质疑。

质疑一:疟疾抗癌真“靠谱”吗?

事实上,用疟疾治疗癌症并不是像刷屏文章所写的“以毒攻毒”,它的背后有着这样一个理论基础:癌症的发生是因为我们的免疫系统在和肿瘤细胞的斗争过程中失败了,而病原体能够增强人体的免疫反应,从而提高对肿瘤细胞的杀伤力。

用病原体,包括致病细菌、寄生虫(疟原虫是一种寄生虫)等来治疗癌症早已不是新闻。

一百多年前,美国医生威廉·科利(Willian B. Coley)通过查阅病人档案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病例:一个病人的脖子上长有恶性肿瘤,因为不能手术而不得不回家,后来又因为一种链球菌的感染而得了丹毒病,但之后这个病人的恶性肿瘤居然奇迹般消失了。

19世纪80年代末,通过向患者注射各种活细菌和死细菌的组合,Coley找到了一种被称为“Coley毒素”的混合物。这种混合物可导致大部分肿瘤消退,有时甚至能完全消除。直到1963年,这种方法仍用于肉瘤的临床治疗。

由于背后机制不明确,“Coley毒素”在放疗、化疗等手段出现后逐渐被弃用。但在免疫疗法在科学舞台上逐渐占据位置之后,Coley则被誉为了“癌症免疫疗法之父”。

与100年前Coley的方法类似,陈小平使用的疟原虫和细菌一样,均为用病原体感染癌症患者,引发人体系统的免疫反应,利用肿瘤患者从“沉睡”中醒来的自身免疫系统继而杀死肿瘤细胞。

陈小平的演讲刷屏后,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教授王立铭撰文对陈小平研究的理论基础、临床数据以及生物学机制研究都提出了质疑。王立铭在微博发表文章《疟疾抗癌,到底靠不靠谱》一文中,推断陈小平演讲中提到世界各地疟疾发病率和癌症死亡率负相关的时候,使用了有错误的图表;陈小平2017年的统计学论文,并不能很好地支持随着时间变化,疟疾发病率和癌症死亡率变化趋势相反的结论;疟疾发病率和癌症死亡率即便真的存在微弱的负相关关系,也需要进一步考虑疟疾致癌、以及抗疟药治疗癌症的重要干扰因素。

中国工程院院士、该课题负责人钟南山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表示,目前该项研究仍有很多未知数,尚没有充分的证据和足够数量的案例证实该方法有效,个别案例不足以说明问题。“现在看起来有一些苗头,但是下结论太早了。”他还称,感染疟原虫会导致病患出现周期性发烧等各类症状,目前仍然存在很多问题。“发烧太高需要控制,另外,感染疟原虫之后,病人要被特别防护,防止蚊虫叮了病人之后传染疟疾。”

有专家表示,对于疟原虫治疗癌症现在来看前景仍不明朗,疗效、安全性和传染病防控都要考虑在内。

质疑二:未见论文先见新闻,是炒作吗?

“为什么这项研究的结果是通过演讲和随后的新闻报道出来的?”是许多学术界人士的另一个疑问。

一般而言,严谨的科学研究不应该以新闻报道的形式公布出来,而是以学术研究论文的形式发表。在学术研究期刊发表论文,会有严格的同行评审制度,而这种同行评审能够提高该研究的严谨性和可靠性。所以,通过发表学术论文的方式来公布研究成果是一种更加严谨、也更负责的行为。

新闻的传播并不能完全严谨地呈现研究结果。加之自媒体的传播,新闻很容易误导没有专业背景的大众。而“疟疾治疗癌症”的新闻通过各种渠道的传播,使得一些人错误理解其为“以毒攻毒”疗法,甚至有人造谣有一些势力集团刻意隐瞒该疗法。

2018年11月,基因编辑婴儿事件便是贺建奎首先向媒体公布自己的研究结果,随后事件引发轩然大波。贺建奎团队在世界基因编辑大会前向媒体公布消息,此举直接导致整届大会焦点都聚集在这件事上。

疟原虫疗法志愿者征集现场并无陈小平团队及医院的临床医生,现场负责组织的是广州中科蓝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中科蓝华成立于2013年1月,注册资本1900万元,陈小平为中科蓝华创始人,现任首席执行官(CEO)。值得一提的是,据现场病患家属称,参与临床试验的志愿者除部分费用减免外,整体治疗费用在1万~2万元。

春节期间长期占据话题榜以及络绎不绝的志愿者,不免让人质疑团队是否有“炒作”之嫌。专家表示,关于这项研究的疗效和安全性,需要等待研究团队正式发表研究论文。

质疑三:伦理审查是否合规?

根据论文内容,陈小平团队开展了动物实验,并在小鼠肺癌的模型上证明了疟原虫疗法对肿瘤有显着的效果。该团队也根据实验的结果提出了该疗效的两个可能的机理:增强对肿瘤的免疫力和破坏肿瘤血管组织。换言之,动物研究已经表明这是一个潜在的治疗癌症的新方向。

但即使这样,进行人体试验也需要谨慎。一般而言,科学家会尽量避免用有致病性的病原体在人身上实验,而是努力寻找替代方法,比如用灭活的病原体、或者用病原体里起到关键作用的成分去治病。

当然,如果灭活的病原体和单个病原体的成分没有作用的情况下,不得不用活体病原体,就需要按照伦理法规而且非常谨慎地进行活体病原体人体试验。

因为疟原虫能够导致疟疾,而且这种疾病还会通过蚊虫叮咬等方式在人群中传染。多数对于伦理审查的质疑正源于此。

陈小平在演讲中称,研究团队组织伦理答辩审批的为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伦理委员会。值得一提的是,媒体在志愿者招募现场发现,志愿者审核相当严格,半天接受咨询的十余名报名者中仅一人符合条件。

回归到科学本质,“疟原虫治疗癌症”的本质实际上就是近年大热的肿瘤免疫疗法。无疑,这是一个很有前景的研究方向, 有望给人类的健康带来福音。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便花落免疫疗法。

但需要注意的是,当下的研究成果并非像自媒体文章所描述的那样乐观,对于这一领域的研究也需格外严谨。陈小平团队对媒体最新表态是:“理解质疑,暂不回应。”

毫无疑问,用学术论文的方式向外界宣布研究结果,才应是消除质疑的不二法门。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