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浙江长兴为何能吸引国家卫生健康委三次调研?

2019-4-12 作者:白雪   来源:健康界 我要评论0
Tags: 长兴  卫生健康委  调研  

县级公立医院是我国医疗体系建设中的枢纽,其承上启下的作用,时刻影响着医改的整体水平。

太湖,我国五大淡水湖之一,承接着周边50余条主要河道的汇入与流出。地处太湖西南岸的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人民医院,作为县域医共体集团牵头单位,同样承接着对上、对下的医疗联动。上可通过与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下称浙医二院)合作让自身强壮起来,下可与8家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紧密配合向63万人口输出资源。

不难寻迹可知,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王贺胜分别在2017年8月和2019年2月赴长兴调研。4月11-12日,是国家卫生健康委第三次走进长兴。长兴医改到底有何“魔力”?本次,健康界跟随国家卫生健康委的脚步,用长兴县人民医院医共体改革为例,为大家呈现长兴医改乃至浙江医改的内涵。

一次身份转变

长兴县人民医院党委书记、执行院长徐翔毫不避讳地用“外来人”一词,形容自己4年前初来乍到时的感受。而现在,他用“一家人”来表达内心的满足感。

2015年10月28日,长兴县人民政府与浙医二院签订医疗合作协议书,同年11月10日,长兴县人民医院挂牌“浙医二院长兴分院”,开启合作办医之路。徐翔被浙医二院派来主持大局。

此时,浙医二院与长兴县人民医院只是帮扶关系。“这种形式是不持久的。”徐翔思考,若切断二者的关系,长兴县人民医院可能在三五个月之内又会回到原来的状态。他希望长兴县人民医院具备可持续、可发展的生存模式。

因此近两年后,2017年8月16日,长兴县人民政府与浙医二院签署《关于合作建设浙医二院长兴医联体的框架协议》,“浙医二院这长兴分院”改挂“浙医二院长兴院区”。两字之差,标志着下沉帮扶变为共同办院,横跨省级医院与县级医院的紧密型医联体正式诞生。长兴县人民医院成为医疗集团里的一部分、同一个单位的分支机构。

历经三年半的发展,一些数据对比让徐翔感到欣慰。

住院方面,患者转出率从2015年的40%降至2018年的15%。手术方面,2016年至2018年,总量从1300余台增至3000余台,而其中,浙二医院专家亲自上手的台数从588台降至400台。“这说明,我们的医生已经能通过不断提升自己的技术与能力来留住患者。”徐翔清楚地记得,2016年相比2015年,有9700位患者留在了长兴县本地诊疗,为县医保基金节约3800万。

对于未来医共体的可持续发展,徐翔还有三项思路:首先是发展模式要转型,基层医疗机构从基本医疗加公共卫生的模式转型成为健康服务的模式;其次,医保政策决定了医共体建设方向,医疗机构要通过转型节约医保基金、确保基金安全;最后,医共体内文化融合是关键,各个医疗机构理念相通才能将工作持续往前推进。

辐射效果显着

2019年,长兴县域医改步入医共体建设集团化管理新时代。3月6日,以长兴县人民医院为牵头单位,联合8家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共体集团成立。龙山分院便是其中一家。

让龙山分院院长周伟强感受最深的,是长兴县人民医院帮助龙山分院增设了一些必要科室,让周边居民就医更可及。口腔科诊室,位于大厅左手边走廊内的第一间。据周伟强介绍,这正是分院参与医共体后开设起来的,科室内所有设备由总院(长兴县人民医院)供应中心统一消毒、配送,且总院专家也会定期或不定期来现场指导,确保医疗质量安全。

另一方面,医生晋升方式更加灵活,这也是龙山分院加入医共体后的变化。众所周知,大医院医生晋职称依靠的是对论文篇数的考核,而像龙山分院这样的基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对医生晋升有着倾斜性鼓励,即“松绑”论文,注重临床。“基层医生评高级职称不再强求发论文,一定程度上也算是回归了医生的本位。这也是涵养基层医疗的一种方式。”周伟强说道。

在龙山分院下属帮扶的还有8家村卫生室(站),其中一家是渚山村社区卫生服务站。据驻点医生主治医师徐峰介绍,在参与医共体前后的最大改变有三。

一是打破了信息孤岛,为患者一条路打通“看病难”。

二是有所依靠,当站点服务超出能力范围时,可以向上级龙山分院及上上级长兴县人民医院寻求帮助。

三是药品目录得到统一,避免患者在上级医院可以配到特定药而回到基层却配不到药的情况。

与此同时,慢性病患者还一次最长可配12周用药量。“这对很多慢性病患者来说无疑是一项最大的便利。”徐峰说。

改革厚积薄发

时间退回到2013年,浙江省全面推广“双下沉、两提升”工作,同年,浙医二院正式启动全省首个“双下沉”项目,形成“10+1”双下沉服务体系。

对于改革之初的难点问题,浙医二院院长王建安在4月1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坦言了“人才、管理、发展”这几个方面。

图片来源:中国网 下同

“‘输血’不易,‘造血’更难,特别是能否打造一支当地医院里真正稳定的人才队伍,是‘双下沉、两提升’能否成功的重要表现。”关于基层人才培养被王建安首先提及。

其次是医院管理。在他看来,管理过程中也要重视优秀文化的植入,若没有医院整体氛围的改变及实力的提升,就无法吸引到高层次人才。

三是建立长效机制。这对帮扶医院和大医院来讲,是实现“要我去”和“我想去”之间有机结合的重要路径。

“三定”探索,是浙医二院破解“人才培养”困境的方式。定人才,储备即精选基层优秀人才,继而着重培养;定内容,因地施教;定导师,每个被培养的对象固定1-2名导师,从不同角度对其能力提升需求进行定点培养。“我们不仅是带着任务下沉,更是带着感情下沉,全方位提升县级医院服务能力。”他说。

“用物理整合、用化学聚合。”浙江省卫生健康委主任张平形容医共体的建设,并着重强调“化学聚合”是医共体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制度设计和保证。

如何让医共体产生化学反应,持续释放能量?在张平看来,有三个方面。

一是管理体制。“共体建设首先是一场政府及有关部门刀刃向内的自我革命。”在他看来,政府及有关部门要转变观念,深化放管服改革、简政放权,赋于医共体充分的经营管理自主权。这一过程中,政府通过规划、监管及绩效考核来履行它的职责。

二是运行机制。通过建立“五中心、六统一”等运行新机制,让县乡医疗机构真正成为一家人,在人员使用上做到一盘棋,在财务管理上做到一本账。

三是制度新优势。县域综合医改需要一个平台来实现联动改革,如果没有医共体这个平台,很多改革是不系统的,甚至是碎片化的。医共体与县域医改双向影响、相辅相成。医共体为推进县域医改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县域综合医改又为医共体建设注入了可持续发展的动力。

“县域和基层始终是深化医改的重点。”国家卫生健康委体改司司长梁万年如此强调。在会上,他对浙江省以全面推进县域医共体建设、构建整合型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推进县域综合医改的宝贵经验,给予了充分肯定。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