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ASCO 乳腺癌治疗主要研究进展

2014-09-16 徐兵河 王佳玉 CSCO教育文集

作者: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   徐兵河  王佳玉2014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上,乳腺癌的临床研究再次成为亮点之一,许多临床研究结果都在这次会议上进行了报道,本文对其中几项最重要的临床治疗研究进展介绍如下。1、绝经前受体阳性早期乳腺癌的辅助内分泌治疗1.1  比较依西美坦/他莫昔芬联合卵巢功能抑制治疗绝经前HR+早期乳腺癌的随机III期研究:&

作者: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   徐兵河  王佳玉

2014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上,乳腺癌的临床研究再次成为亮点之一,许多临床研究结果都在这次会议上进行了报道,本文对其中几项最重要的临床治疗研究进展介绍如下。

1、绝经前受体阳性早期乳腺癌的辅助内分泌治疗

1.1  比较依西美坦/他莫昔芬联合卵巢功能抑制治疗绝经前HR+早期乳腺癌的随机III期研究: IBCSG TEXT &SOFT联合分析

目前认为,对绝经前受体阳性早期乳腺癌术后辅助内分泌治疗作用最为肯定的药物是他莫昔芬,卵巢去势推荐用于有髙危复发风险,且化疗后未导致闭经的患者,或不愿意接受辅助化疗的中危复发风险患者,可单用或与他莫昔芬(TAM) 联合应用。

2014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上报道了两项试验的合并分析结果。TEXT和SOFT试验是III期随机试验,比较依西美坦(E)+卵巢功能抑制(0FS)和TAM(T)+OFS辅助治疗绝经前ER阳性早期乳腺癌疗效。

两个试验共入组5738例绝经前期ER阳性的早期乳腺癌患者,其中TEXT研究2672例,SOFT研究3066例。 TEXT将术后12周内的患者随机分配到依西美坦+卵巢功能抑制组或TAM+卵巢功能抑制组,治疗5年(可以同时联合化疗)。SOFT试验将术后12周内(如果不打算化疗)或完成(新)辅助化疗8个月内的患者随机分配到依西美坦+卵巢功能抑制组、TAM+卵巢功能抑制组或TAM单药治疗组,同样也治疗5年。

主要研究终点是无病生存率(DFS)。因为事件发生率低,于2011年对TEXT和SOFT试验进行联合分析。截止到 2013年,中位随访5.7年时,两组患者的人群意向分析中共报道了 514例无病生存事件。依西美坦+卵巢功能抑制组患者的5年DFS为91.1%,TAM+卵巢功能抑制组患者的5年 DFS为87.3%,依西美坦+卵巢功能抑制组可降低复发风险 28%(HR=0.72,95%CI 0.60〜0.86,P=0.0002)。两组次要终点目标——无乳腺癌复发时间(BCFI)和无远处复发时间(DRFI) 依西美坦+卵巢抑制组均优于对照组。两组总生存期(OS) 结果相似。两组3〜4级不良事件的发生率几乎相同,并且与以往报道的芳香化酶抑制剂(AI)类药物相似。

该试验的主要研究者(Pl)Olivia Pagani教授指出:多年来,5年的TAM是绝经前ER阳性早期乳腺癌辅助治疗的金标准。TEXT和SOFT研究结果表明,依西美坦+卵巢功能抑制可以代替TAM成为此类患者另一治疗选择。但我们仍须较长时间随访以便更好地评估年轻患者的生存期、长期治疗的副作用和对生育能力的影响。”

1.2  肥胖对绝经前HR+早期乳腺癌患者预后的影响

以往的研究发现,肥胖与早期乳腺癌不良预后相关,然而,这种相关性多见于ER阳性或卵巢功能活跃的乳腺癌中。早期乳腺癌试验协作组(EBCTCG)分析了来自70个临床试验的80 000名早期乳腺癌患者的各项与预后相关的因素,中位随诊8年。根据WHO的定义,肥胖的标准为体重指数 (BMI)≥30。

研究发现,肥胖对乳腺癌死亡率的明确、独立不良作用仅存于绝经前ER阳性疾病,对40 000例女性绝经后ER阳性疾病患者的作用轻微,对20 000例绝经前/绝经后ER阴性患者乳腺癌死亡率无影响。

该研究的PI,牛津大学的Hongchao Pan博士指出:肥胖一般只会增加绝经后妇女血液中的雌激素水平,所以肥胖只影响绝经前女性预后的研究结果令我们非常吃惊,这意味着我们对肥胖影响预后的主要生物学机制尚不十分清楚。

2、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的靶向治疗

ALTTO是2014年ASCO公布的重要的临床试验的结果之一,由主要研究者之一 Edith A. Perez教授在大会上报告。这是一项针对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的国际多中心、随机开放的III期临床研究。该研究比较了拉帕替尼单药治疗、曲妥珠单抗单药治疗、曲妥珠单抗序贯拉帕替尼和曲妥珠单抗联合拉帕替尼联合辅助治疗(1年)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的疗效。主要试验终点是DFS。

自2007年1月至2011年7月间,来自44个国家、946 个研究中心的8381位患者在辅助化疗后或化疗中被随机分配到曲妥珠单抗单药治疗组(N=2097)、拉帕替尼单药治疗组 (N=2100)、曲妥珠单抗—拉帕替尼序贯治疗组(N=2091)或曲妥珠单抗+拉帕替尼治疗组(N=2093)。第一次中期分析显示拉帕替尼单药治疗的效果不如曲妥珠单抗单药治疗,根据独立数据监控委员会的推荐,拉帕替尼单药治疗组于2011年8月18日终止,该组患者随即推荐给予一年曲妥珠单抗治疗。

在中位随访4.5年,即2013年12月进行的中期分析结果显示:与曲妥珠单抗单药治疗相比,拉帕替尼+曲妥珠单抗序贯或同时辅助治疗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没有明显的生存优势,三组患者的4年DFS相似:曲妥珠单抗组86%,拉帕替尼+曲妥珠单抗同时治疗组88%,序贯治疗组87%。与曲妥珠单抗单药治疗相比,联合治疗的某些不良反应的发生率更高,例如腹泻、皮疹和肝病。该试验的另一个主要发现是,严重的心脏相关不良反应的发生率极低。ALTTO试验组中,充血性心力衰竭的发生率低于1%,即使95%的患者应用蒽环类辅助化疗。

研究者 Edith A. Perez 教授以及 ASCO 主席 Clifford A.Hudis 教授评论:虽然之前NeoALTTO研究显示,术前应用拉帕替尼和曲妥珠单抗联合治疗时患者的病理完全缓解率(pCR)是曲妥珠单抗单药治疗的两倍。我们常假设,新辅助治疗pCR率的提高能有效预测DFS及OS的改善,因此从术前新辅助化疗+靶向治疗的临床研究的阳性结果来代替辅助治疗研究。然而,ALTTO试验并没有证明联合抗HER2双靶向药物在辅助治疗中的生存优势。药物研发的捷径受到挑战,临床研究替代终点的认识也受到挑战:美国FDA已经基于PCR加速批准了几种新药,但现在看来,PCR与患者长期预后并不能画等号。对于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辅助治疗的标准方案仍是辅助化疗+曲妥珠单抗治疗1年。

3、贝伐珠单抗在早期乳腺癌辅助治疗中的作用

2014年ASC0大会报告了 E5103试验的结果。该试验选择HER2阴性乳腺癌,按照1 : 2 : 2将4994例HER2阴性伴淋巴结阳性或淋巴结阴性合并其他高危因素的早期乳腺癌患者随机分配到三个治疗组中。除了多柔比星和环磷酰胺以及每周使用紫杉醇,患者或接受安慰剂(A组:AC>T),或在化疗期间接受贝伐单抗(B组:BvAC>BVT),或先在化疗期间接受贝伐单抗治疗之后再接受贝伐单抗单药治疗10个周期 (C组:BvAC>BVT>BV)。主要终点是无浸润性乳腺癌生存期 (IDFS)。

结果显示,化疗相关不良事件(AE)包括骨髓抑制和周围神经病变在三组中相似。大于3级的高血压、血栓、蛋白尿、出血事件在三组报道的比率分别是2%、8%、11%。15个月时临床充血性心力衰竭的累计发生率为1.0%、1.9%、3.0%。B 组约24%的患者,C组55%的患者在试验计划完成前中止贝伐珠单抗治疗。中位随访时间为47.5个月,在A、B、C三组共有430例IDFS事件,三组5年的IDFS相似,分别为77%、76%和80%。研究表明,在蒽环类药物和紫杉醇的辅助治疗中添加贝伐珠单抗并不能改善高危的HER2阴性乳腺癌患者的IDFS或者OS。应用贝伐珠单抗确实增加了不良事件,导致贝伐珠单抗的早期停药事件发生率髙。

无论在HER2阳性乳腺癌(BETH研究,3509例患者,辅助化疗/曲妥珠单抗+/-贝伐珠单抗),还是在TNBC (BEATRICE研究,2591例患者,辅助化疗+/-贝伐珠单抗),以及HER2阴性伴高危因素的乳腺癌(E5103研究),辅助治疗化疗基础上增加贝伐珠单抗均未增加DFS或OS获益。并且,上述研究均发现,贝伐珠单抗组3〜4度毒性发生率明显增高,因毒性中断治疗的比例也较高。到目前为止的证据显示,贝伐珠单抗不适合乳腺癌辅助治疗。


相关资讯

JNCI:豆浆并非人人都能喝

大豆已经成为很多国家的主要主粮,但大豆中富含植物雌激素,人在食用这些豆制类食物后,这些激素就会在体内模拟雌激素,过多食用可能会导致体内激素紊乱,而如果患有相关疾病如乳腺癌,则可能会进一步加重乳腺癌患病情况。尽管一些研究显示亚洲人的摄取大豆的比例在增加,乳腺癌的发生率却在下降,然而这并不能证实大豆对这些病患很友善。日前,一项对已经发生乳腺癌的女性进行研究发现,食用大豆能加重乳腺癌患者的患病情况。相关

“安吉丽娜·朱莉效应”引发BRCA基因检测热潮

女演员Angelina Jolie得知她携带一种会增加乳腺癌和/或卵巢癌风险的BRCA1基因突变后,她决定进行预防性双侧乳房切除术。这明显引燃了公共卫生界的Angelina效应。所以说,研究显示:在2013年5月Jolie宣布切除双侧乳房后的6个月内,在一个加拿大癌症中心接受基因检测的女性转诊量明显上升,发现携带BRCA突变的女性的数量也明显上升。Jacques Raphael医生该研究是在多伦多

Nat Genet:与东亚女性乳腺癌有关的3种基因

在线发表于《自然—遗传学》上的一项研究报告了影响东亚女性乳腺癌的3种遗传变化。这项研究结果为这类人群的乳腺癌遗传学研究提供了新见解。 大多数乳腺癌研究聚焦的研究对象是具有欧洲血统的女性。Qiuyin Cai等人研究了超过22000位患有乳腺癌的东亚女性,确定了数个可导致乳腺癌发生的针对亚洲的特定遗传变化。 他们找到靠近3种基因——ARRDC3、 PRC1和ZC3H11A的D

CANCER EPIDEM BIOMAR:佩戴胸罩并非导致乳癌发病率增加的原因

据发表在Cancer Epidemiology, Biomarkers & Prevention杂志的一项研究证实,女性佩戴胸罩并不增加乳腺癌的患病风险。为明确胸罩与乳腺癌之间的联系,研究人员对不同款式的胸罩、首次佩戴胸罩的时间,以及每日佩戴时间进行了数据采集。结果显示,二者并无显著的联系。本研究的作者,来自华盛顿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博士研究生Lu Chen说:“我们并未发现胸罩与乳腺癌有关

PNAS:美发现一种可控制乳腺癌转移的酶

近日,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发现并确定了一种酶,这种酶能控制乳腺癌的转移。研究结果发表在最新一期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这为全球乳腺癌死亡的主要原因提供新依据。据美国癌症协会估计2014年在美国估计约有40000名妇女将死于乳腺癌。 “这项研究的关键信息是我们发现了一种通过酶调整途径来靶向治疗乳腺癌的方法。”第一作者吴雪峰说,他是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博士后研究员。这种

JAMA:双侧乳腺切除术可能没有必要

双侧乳腺切除术是否有利于乳腺癌患者的长期生存?存在巨大争议。以往随机对照研究显示,早期乳腺癌采用保乳术加放疗或乳腺切除术,长期生存是相似的。但是,大量资料显示,乳腺切除术,尤其是双侧乳腺切除术逐年增加。双侧乳腺切除术有两个目的,一是为了治疗乳腺癌,二是为了预防对侧乳腺癌。为什么双侧乳腺切除术如此风迷,尚没有合理的解释,有一个重要理由是基因层面的因素。因为BRCA1和BRCA2基因可能与乳腺癌高发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