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r Arch Otorhinolaryngol:慢性咳嗽与上呼吸道咳嗽综合症有关

2020-06-04 AlexYang MedSci原创

上呼吸道咳嗽综合症(UACS)也被称为慢性咳嗽(CC),与过敏性鼻炎(AR)、非过敏性鼻炎或者慢性鼻窦炎(CRS)相关,是CC的主要诱因。最近有研究人员对一个UACS患者群体进行了分析,并特别关注了A

上呼吸道咳嗽综合症(UACS)也被称为慢性咳嗽(CC),与过敏性鼻炎(AR)、非过敏性鼻炎或者慢性鼻窦炎(CRS)相关,是CC的主要诱因。最近有研究人员对一个UACS患者群体进行了分析,并特别关注了AR和NAR患者之间的差异。

研究是一个前瞻性的患者临床数据分析,包括了143名UACS患者,平均年龄为52岁,女性占比68.5%。该群体中包括了59(41%)名AR患者和84(59%)名NAR患者,其中17名诊断为CRS患者(12%)。咳嗽持续时间均值为48个月(IQR 24-120),咳嗽严重度中值(VAS)60mm(IQR 42-78),LCQ评分中值为11.3(IQR 8.7-13.7),从不抽烟的患者占比70%。最常见的症状包括PND(62%)、鼻漏(59%)和鼻塞(54%),鼻窦CT异常:鼻中隔偏曲(62%)、鼻甲肥大(53%)和黏膜增厚(53%)。研究人员在AR和NAR患者之间没有发现年龄、性别、咳嗽严重度持续时间、BMI、血嗜酸性粒细胞数量、总lgE和FeNO之间的差异。AR与哮喘的共病率显著高于NAR(54% vs 35%, p=0.019)。鼻窦CT扫描的异常在NAR患者中的频率要比AR患者更高(p=0.018)。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NAR是与UACS相关的最常见的上呼吸道疾病。具有AR和NAR的UACS患者特性相似,只有微小的差异。研究人员也指出,需要进一步的研究确定NAR与咳嗽敏感性的关系,同时包括可能类似的神经源性机制。

原始出处:

Marta Dąbrowska , Magdalena Arcimowicz , Elżbieta M Grabczak et al. Chronic Cough Related to the Upper Airway Cough Syndrome: One Entity but Not Always the Same. Eur Arch Otorhinolaryngol. 27 May 2020.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Chest:慢性阻塞性肺病患者慢性咳嗽的临床意义

由此可见,就较多的呼吸道症状和医疗保健使用情况,较低的肺功能和较高炎症水平来看,COPD患者合并慢性咳嗽会导致更严重的病情。

2019年ERS:S-600918治疗难治性原因不明的慢性咳嗽

根据2019年欧洲呼吸学会(ERS)国际大会上发表的一项研究,一种新型的P2X3同型三聚体选择性拮抗剂S-600918有望降低难治性慢性咳嗽患者的咳嗽频率。

Chest:儿童慢性咳嗽与胃食管反流

因此,研究中的小组成员赞同:(1)当没有GERD的临床特征时,不应进行GERD治疗; (2)应使用儿科GERD指南来指导儿童患者的治疗和调查。

2018 KAAAC循证临床实践指南:成人和儿童慢性咳嗽的管理

2018年10月,韩国变应性反应与临床免疫学会(KAAACI)发布了成人和儿童慢性咳嗽的管理指南,咳嗽临床常见,位于调节咳嗽反射的感觉神经末梢的共病,包括鼻炎,鼻窦炎,哮喘,嗜酸粒细胞性支气管炎以及胃食管反流病。慢性咳嗽常常是非特异性的,在初始评估中会伴有不易识别的病因。本文主要针对成人和儿童慢性咳嗽的管理提出指导建议。

Medicine:孟鲁司特联合布地奈德治疗慢性咳嗽变异性哮喘患儿的效果

本研究旨在探究孟鲁司特联合布地奈德(MCB)治疗慢性咳嗽变异性哮喘(CCVA)儿童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研究共纳入82例CCVA患儿,年龄4~11岁。所有病例在2015年5月至2017年4月期间接受MCB或仅接受布地奈德治疗。主要结果是肺功能,通过呼气峰流速(PEFR)和1秒钟用力呼气量(FEV1)来评估。次要结果通过临床评估评分来衡量。此外,本研究还记录了不良事件(AEs)的发生。治疗8周后评估所有

Int J Clin Pharmacol Ther:新型钠通道阻滞剂GSK2339345治疗难治性慢性咳嗽的疗效

电压门控钠通道(VGSC)是引起咳嗽的传入感觉神经纤维动作电位启动和变化的重要部分。近日,英国的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交叉研究探究了GSK2339345(一种VGSC抑制剂)治疗难治性慢性咳嗽(RCC)的疗效。 研究由三部分组成,在A部分,RCC患者在三个研究期间接受两次GSK2339345或安慰剂治疗,间隔4小时。首先使用VitaloJAK动态咳嗽监测仪监测患者首次给药后8小时的咳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