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n Gastroenterol H:服用直接口服抗凝血剂后息肉切除术后并发症的风险较低

2018-12-03 xing.T MedSci原创

由此可见,在这项大型国家数据集的回顾性分析中,研究人员发现服用DOAC的患者并未显著增加息肉切除术后GIB、MI、CVA或住院的几率。抗凝、较高的CHADS2评分、CCI和EMR是GIB、MI、CVA和住院的危险因素。需要进一步研究以确定高风险患者的最佳围手术期剂量。

直接口服抗凝剂(DOACs)的使用正在增加,但对于接受息肉切除术结肠镜检查的患者的相关风险知之甚少。近日,消化病领域权威杂志Clinical Gastroenterology and Hepatology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研究人员的目的是确定DOAC患者息肉切除术后并发症的风险。

研究人员使用Clinformatics Data Mart数据库(来自大型国家保险提供商的一个去识别的管理数据库)进行回顾性分析,以确定从2011年1月1日至12月31日接受结肠镜检查或内镜下黏膜切除术(EMR)的成年人,研究人员收集了来自11504名患者的抗血栓药物(1590人服用DOAC,3471人服用华法林和6443人服用氯吡格雷)和599983名未服用抗血栓药物(对照组)的患者数据。研究人员比较了服用DOACs、华法林或氯吡格雷的受试者与对照者30天的息肉切除术后并发症,包括肠道出血(GIB)、脑血管意外(CVA)、心肌梗死(MI)和住院情况。

息肉切除术后并发症并不常见,但与对照组患者相比,接受抗血栓治疗的受试者发生术后并发症的比例明显较高(P<0.001)。DOAC组发生GIB的患者百分比为0.63%(95%CI为0.3%-1.2%),而对照组为0.2%(95%CI为0.2%-0.3%)。 DOAC组中CVA患者的百分比为0.06%(95%CI为0.01%-0.35%),而对照组为0.04%(95%CI为0.04%-0.05%)。在调整抗凝、EMR、Charlson合并症指数(CCI)和CHADS2(充血性心力衰竭、高血压、年龄超过75岁、糖尿病卒中[双倍权重])评分后,服用DOAC的受试者发生GIB(比值比[OR]为0.90; 95%CI为0.44-1.85)、CVA(OR为0.45; 95%CI为0.06-3.28)、MI(OR为1.07; 95%CI为0.14-7.72 )、或住院(OR为0.86; 95%CI为0.64-1.16)的比例不再有统计学上显著性。氯吡格雷、华法林、抗凝、较高的CHADS2、CCI和EMR与并发症的几率增加有关。

由此可见,在这项大型国家数据集的回顾性分析中,研究人员发现服用DOAC的患者并未显著增加息肉切除术后GIB、MI、CVA或住院的几率。抗凝、较高的CHADS2评分、CCI和EMR是GIB、MI、CVA和住院的危险因素。需要进一步研究以确定高风险患者的最佳围手术期剂量。


相关资源:Charlson合并症指数(aCCI)

原始出处:

Jessica X. Yu,et al.Patients Prescribed Direct-acting Oral Anticoagulants Have Low Risk of Post-Polypectomy Complications. Clinical gastroenterology and hepatology.2018.https://www.cghjournal.org/article/S1542-3565(18)31328-4/fulltext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Int J Cardiol:DOACs治疗癌症合并房颤患者的疗效分析

由此可见,在这项研究中,与非癌症患者相比,癌症患者发生出血的风险更高,主要是由于胃肠道和泌尿生殖系统部位的出血所致。需要对癌症合并房颤患者的最佳治疗进行更大规模的研究。

BMJ:直接口服抗凝药与华法林的风险和益处比较

总的来说,与华法林相比,阿哌沙班被认为是最安全的药物,其降低了大出血、颅内出血和胃肠道出血的风险。然而,与华法林相比,利伐沙班和低剂量阿哌沙班与全因死亡风险增加有关。

Circulation:直接口服抗凝剂与华法林治疗非瓣膜性心房颤动的围手术期结局!

由此可见,服用DOACs与华法林相比,NVAF患者围手术期的短期安全性和有效性无明显差异。在不间断抗凝策略下,服用DOACs发生MB的风险降低了38%。

J Thromb Haemost:口服直接抗凝剂治疗颅内出血的风险!

由此可见,考虑到ICH风险,110mg的达比加群可能是所有抗凝剂中最安全的选择。100mg和150mg的达比加群比利伐沙班更安全。

J Thromb Haemost:VTE患者围手术期中断直接口服抗凝治疗血栓和出血结局如何?

在VTE患者中围手术期中断DOACs,使用考虑DOAC半衰期和潜在的手术出血风险的策略,似乎是安全和有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