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结直肠癌对靶向疗法的适应性变异

2019-12-14 海北 MedSci原创

耐药性的出现限制了靶向疗法在人类肿瘤中的功效。现在大家普遍的看法是耐药是既成事实:开始治疗时,癌症已经含有耐药性突变细胞。

耐药性的出现限制了靶向疗法在人类肿瘤中的功效。现在大家普遍的看法是耐药是既成事实:开始治疗时,癌症已经含有耐药性突变细胞。暴露于抗生素的细菌会暂时增加其突变率(自适应变异性),从而提高了生存的可能性。

最近,研究人员调查了人类直肠癌CRC)细胞是否同样利用自适应变异性来规避治疗压力。

研究人员发现,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 BRAF的抑制会下调错配修复(MMR)和同源重组(HRDNA修复基因,同时在药物耐受性细胞中上调易错的聚合酶。

在治疗期间,源自患者的异种移植物和肿瘤标本中的MMR蛋白也下调。 EGFR / BRAF抑制可诱导DNA损伤,增加变异性并触发微卫星不稳定性。

因此,像单细胞生物一样,肿瘤细胞通过增强变异性来规避治疗压力。


原始出处:

Mariangela Russo et al. Adaptive mutability of colorectal cancers in response to targeted therapies. Science, 2019; DOI: 10.1126/science.aav4474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BMJ:结肠镜阴性人群后继肿瘤风险研究

研究发现,对于结肠镜检查阴性人群,20%的参与者5年内会发生肿瘤,但10年内晚期肿瘤的发病率较低,因此结肠镜阴性人群间隔10年进行二次筛查是足够的

2019.V1版《NCCN结直肠癌诊治指南》更新要点解析

2019.V1 版《NCCN 结直肠癌诊治指南》与2018.V4 版《NCCN 结直肠癌诊治指南》相比,其做出了一些能改变临床实践的更新。本文就2019.V1 版《NCCN 结直肠癌诊治指南》中最为重要的几个更新要点进行了分析与解读,主要包括:(1)新增“BRAF 基因”作为指导治疗的一个指标;在所有标记“KRAS 野生型和NRAS 野生型”作为指征的地方,同时需标记“BRAF 野生型”;(2)“

刚刚结束的ESMO会议,盘点下结直肠癌海报专场的8个研究!

笔者于9月27日至10月1日参加了在巴塞罗那举办的2019 ESMO年会。ESMO全名,European Society for Medical Oncology,即欧洲肿瘤内科学会。笔者去听了29号下午的结直肠癌海报专场报告的session,整理下这个专场的8个研究,和大家分享!这次海报汇报总共分享了8个主题,依次为:526PD- TRIUMPH研究:针对转移性结直肠癌伴肿瘤组织或循环肿瘤D

JCO:结直肠癌患者坚持健身或能缓解病情

一项最新研究结果显示,如果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在接受化疗期间进行适度的体育锻炼,往往可以延缓病情的发展,化疗后的严重副作用也更少。

NCCN临床实践指南:遗传/家族高风险评估-结直肠癌(2019.V2)

2019年8月,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发布了结直肠癌遗传/家族高风险评估指南2019年第2版,指南更新摘要如下: 高风险结直肠癌综合征 非息肉病综合征 息肉病综合征

抗肿瘤药物处方审核专家共识——结直肠癌

为了进一步规范肿瘤的药物治疗,促进临床合理用药,改善结直肠癌患者的预后,由国家癌症中心、国家肿瘤质控中心药事质控专家委员会牵头,中国抗癌协会肿瘤临床药学专业委员会、中国药师协会肿瘤药师分会共同组织全国的药学专家,制定了《结直肠癌抗肿瘤药物处方审核专家共识》。 本共识首次提出运用“六步法”进行抗肿瘤药物处方审核: 即合法性审核-患者评估审核-方案审核-器官功能及实验室指标审核-预处理审核-非常规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