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OS ONE:酒精使用障碍与慢性肾病的发展有关

2018-09-08 海北 MedSci原创

已有的研究已经确定了CKD的常见危险因素,但饮酒对肾功能的影响仍然存在争议。最近,来自台湾的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研究,旨在调查台湾范围内酒精使用障碍与CKD之间的关系。

酒精使用障碍(AUD)是一系列高风险行为,包括酒精滥用和依赖。慢性肾病(CKD)是肾功能的进行性丧失超过或等于3个月,或存在任何不可逆的肾损伤。已有的研究已经确定了CKD的常见危险因素,但饮酒对肾功能的影响仍然存在争议。最近,来自台湾的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研究,旨在调查台湾范围内酒精使用障碍与CKD之间的关系。
这项回顾性队列研究使用台湾国民健康保险研究数据库,登记了2000年至2013年年龄在20岁或以上,无CKD且诊断为AUD(ICD-9-CM代码303.X; 305.0,V113)的患者。对照组的选择匹配目标人群的人口统计。患者随访至2013年底或直至他们发展为CKD,死亡或失去随访。研究人员还确定了风险分层的基线特征和合并症。
研究人员在AUD队列中确定了11639名患者,在对照组中确定了46556名患者。与对照组中的患者相比,AUD组中的患者更可能患有多种合并症(所有合并症的p <0.001)。调整年龄,性别,基线合并症和非甾体类抗炎药使用后,AUD的诊断与CKD发展风险增加相关(aHR = 1.62,95%CI,1.46-1.81)。
此外,AUD队列的平均随访期间为6.47(标准差(SD)= 3.80)年,对照组为7.23(SD = 3.75)年,对于AUD患者,CKD的总体发病密度显着高于对照组(3.48对6.51 / 1000人年,aHR = 1.68,95%CI,1.50-1.87)。
Kaplan-Meier分析显示,AUD组的CKD累积发生率高于对照组(log-rank检验,p值<0.001)。除了年龄超过65岁的亚组外,所有分层组的患者均有较高的CKD风险。
因此,该研究表明,AUD将新诊断的CKD发病率增加了近两倍。尤其是在年轻人中,AUD与CKD之间的关联性较高。考虑到AUD的可预防性,制定有效的健康政策对于减少高危酒精行为,从而预防酒精相关的肾病至关重要。有必要进一步开展前瞻性研究,以进一步阐明AUD对肾功能的影响。

原始出处: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Lancet Infect Dis:敲黑板!不推荐酒精封管治疗或预防癌症儿童CLABSI

发表在《Lancet Infect Dis》的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有效性试验调查了酒精封管能否用于治疗和二级预防小儿癌症中心线相关血流感染。

BMJ:“小酌怡神、大酌伤身”的科学依据

有关饮酒对健康影响的争论历来是众说纷纭。但主论调一直是过犹不及、适可而止。近日,《The BMJ》杂志的一项研究再次证明,中年期间戒酒或每周饮酒超过14单位的人患痴呆症的风险均会增加。

BMJ:23年随访证实适度饮酒可降低中老年人群痴呆风险

研究发现,中年人群酒精消费与痴呆风险的相关性呈U分布,每周饮酒1-14单位可有效降低中年人群痴呆风险

BMJ:酒精是中青年末期肝病死亡的最重要因素

研究发现,自1999年以来,美国因肝硬化引起的死亡率一直在上升,在酒精性肝硬化风险驱动下,25-34岁人群的死亡风险大幅上升,凸显了民众对肝病预防意识的淡泊

AUTOPHAGY:增加溶酶体生成防止酒精诱导肝损伤

来自堪萨斯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慢性乙醇摄入会损害TFEB(转录因子EB)的功能,导致溶酶体生物合成减少,并进一步造成小鼠肝脏脂肪变性和肝脏损伤。

Journal of Neuroinflammation:酒精或可增加阿尔兹海默症风险

这一研究发表在《Journal of Neuroinflammation》期刊,科学家们发现,酒精会影响小鼠大脑中小胶质细胞的基因,从而干扰其吞噬、清理淀粉样蛋白(阿尔兹海默症典型的致病蛋白,会在大脑中过度累积形成老年斑,最终损伤神经元)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