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医生高空陆地联合 生死营救8小时

2017/10/18 作者:金晶   来源:都市快报 我要评论0
Tags: 全科医学  浙江省  
分享到:

“救命!紧急情况!”

傍晚7点半,正在家里陪女儿玩的童钰铃医师,突然接到一个微信通话。那边是一位刚刚出院的病人家属:“童医师,我们现在正在飞机上,许诺(化名)手脚发麻,然后现在说不能呼吸。”

“我感觉出大事了……”童医师说,“后来她的情况的确越来越不好,上吐下泻、低烧、脉搏弱、血压很低,只有86/57mmHg,手脚冰冷,有休克的表现。”



原本一家三口打算飞到阿姆斯特丹度假,35岁的许诺没想到,她却在万里高空经历了死里逃生的8个小时。

10月16日下午,劫后余生的许诺出现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滨江院区国际医学部,她和全科医学科主治医师童钰铃约定,来复查干燥综合征,肾小管酸中毒。眼前的她,瘦高个,扎个马尾辫,说话精气神很好。

“我和老公早就定好了国庆带5岁的女儿去欧洲三国(荷兰、瑞士、法国)游。10月1日,我们坐荷兰皇家航空公司杭州直飞阿姆斯特丹的航班(注:KL0882波音787-9)。中午12点多起飞,因为是国庆第一天,登机后,航班延误,在飞机上待了两个多小时,我感觉身体有点不对劲,身体发冷,腿有点酸胀,一开始没留意。飞机起飞后,越来越不对劲。从腿到四肢,酸痛感越来越强烈,打冷颤。

“飞了3个多小时后,我感觉胸闷,呼吸困难,全身无力,我们坐的飞机有Wi-Fi,我就让我老公赶紧联系童医师,同时按了紧急呼叫铃。空姐过来,把飞机上的氧气装置给我戴上,让我平躺在座位上,同时帮我找到了同架飞机上的省儿保金杰医生还有刘程护士……”

手脚冰冷有休克表现

飞机紧急迫降莫斯科

童钰铃,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全科医学科主治医师,浙江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7年制硕士毕业,博士在读。

根据家属的描述,童医师判断许女士的情况不简单,尤其生命体征不稳定,是一个危险的信号。童医师和飞机上的金医生,一个地面,一个空中,接力配合,尽全力帮助许女士。

“杭州直飞阿姆斯特丹,飞行时间11小时40分钟。当时还要飞三四个小时,以她的情况根本支撑不了这么久,必须尽快寻求地面医务力量的帮助,开放静脉通路,血气分析酸碱和电解质情况。而且肾脏受累严重,再拖下去很容易引起肾衰竭。”童医师说,“我们反复跟机长、副机长等机务人员沟通,许女士已经出现了‘shock’(注:休克)表现,需要紧急就医,最终,机长决定就近迫降莫斯科。”

真的太幸运了!感谢所有人!

听到迫降的消息后,童医师开始用英文写病人的病情变化,方便进一步就医。幸运的是,飞机上刚好有生理盐水,机上的护士已经帮许女士开放了静脉通路,输注了生理盐水,情况有所好转。

童医师说,开放静脉通路是急救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像许女士当时的情况,必须尽快开放静脉补液,同时需做一些酸碱度、电解质、肾功能等检测来判断病情,指导用药。“休克的变化是非常快的,尤其是像她这种本身肾脏有损伤,很容易引起肾功能衰竭,不及时处理,会有生命危险。”

北京时间晚上11点多,飞机降落在莫斯科机场,在机场紧急救护点输完液,办理了俄罗斯紧急入境手续后,许女士被送到了俄罗斯当地的私立医院继续治疗。治疗了4天,10月5日,许女士出院,10月10日飞回国内。

“这次真的太幸运了,幸亏飞机上有Wi-Fi,我一发现情况不对,就让我老公绑定信用卡连上Wi-Fi找童医师求助,感谢童医师的细心负责,感谢所有乘客,感谢我老公阿里巴巴公司俄罗斯分部的同事。特别特别要感谢飞机上的省儿保金杰医生和刘程护士,一直陪伴我并帮我开放静脉通路,没有他们,我很难化险为夷。”许女士说。

童医师能用英文写病情,也让许女士感慨不已。而童医师自己却说,这是家常便饭了,“我所在的国际医学部,有时候会接触一些需要用英语交流的病人,我们医院的中青年医生,英语交流基本都是没问题的。”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分享到: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