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不止是中国,"以量换价"这事儿英国人干的更果决

2016-12-21 作者:陈多多   来源:健康点 我要评论1
Tags:

今年五月,首批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向社会公布,一些一线治疗药物如替诺福韦酯,埃克替尼、吉非替尼等,与之前公立医院的采购价格比较,价格降幅均在50%以上。健康点接触的一些药企人士,说起来都是一副“宝宝心里苦”的表情。


好啦,其实“心里苦”的不止是你们。“以量换价”这事儿,英国人干起来同样心狠手辣。


英国的医疗卫生成本控制机构NICE(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linical Excellence,国家卫生与临床优化研究所)并不好对付,英国境内的所有药品、医疗器械、诊断技术、手术方案和健康促进活动,想纳入 NHS (英国国民健康保险制度计划) 的使用范围,都要通过 NICE 的评价和审查通过。


NICE对待制药企业并不nice,它经常有各种理由将抗癌药物拒之门外。然而近日,一大批抗癌药物源源不断的通过了NICE审核的大门。发生了什么,有什么不一样吗?


答案只有一个,价格。


据NICE卫生技术评估中心主任表示,美国默克的畅销药派姆单抗(Keytruda)进行重新定价后,近日就通过了NICE的审查,这正是吸取了罗氏公司早期乳腺癌治疗药物帕妥珠单抗(Perjeta)的教训。此前这些药物都未通过批准,但是在一定程度的降价后都顺利获批。


2010年英国成立了 CDF(癌症药物基金),目的是向患者提供获得被 NICE拒绝的创新抗肿瘤药物的机会,为抗癌新药可及性提供第二条途径。作为评价体系改革的CDF,二次评估是其中的一部分。目前,NICE对CDF中药物重新进行了评估,其中超过75%的药物最终获得批准。同时,当制药商们提供了修订或改善后的方案后,大部分的药物也都获得了批准。




NICE机构代表在一封邮件中指出,只要存在修订版的病人获取方案,此前委员会就会推荐其进行成本效益的计算,而如今他们并不会这么做了;在很多情况下,公司往往会提供一个适合的折扣,将增量成本效益(ICERs )引入到成本效益的范围之中。


NICE执行董事Andrew Dillon在一份声明中指出,随着药物开始脱离CDF的范围进入到常规的NHS,CDF的资金也会被用于新型创新型癌症疗法的开发资助,对很多患者而言这是一件好事,从某种程度来讲,合理的定价能够帮助制药企业确保建议的实施和数据的准确性。


对于呼吁NICE进行改革的罗氏公司就表示,机构审查过程中应当进行积极的鼓励,不应当如此保守。尤其是在乳腺癌研究领域,他们希望这种良好的势头能够一直保持下去,以便患者现在和将来都能够获取并且得益于创新性疗法的帮助。



罗氏一直呼吁对NICE进行改革


纽约大学健康经济中心高级研究员Karl Claxton在一次采访中说道,制药公司有“非常强烈的动机”为进行重新评价的药品提供折扣。这是因为,这些公司要么以低价取得市场回报,要么就被淘汰出局。大部分制药公司最终的选择还是在价格上进行妥协。


Claxton说道,这与NICE初步评估不太一样,从这一点上来讲,制药公司们或许就获得了一种选择权,他们可以尝试且提供药物折扣来立刻获得NHS的资助,或者继续维持较高的价格和等待CDF资助的渺茫希望。


新的治疗药物可以放在CDF上,制药商开始收集真实数据来证明药物长期成本效益。 但是,如果药物获得CDF资金,Claxton说,当局可能没有意愿在两年后停止CDF对其的覆盖。这是CDF存在的一个潜在问题,其为制药商们提供了一种药物高价持续销售的路线。


“如今在英国,很多公司都知道必须做些什么事情才能够赢得CDF对药物的覆盖,同时他们也非常清楚必须经过什么样的审查条件,”伦敦国王学院癌症政策研究所主任近日向BMJ杂志说,“当然这还包括能够满足NICE要求的定价药物。”


尽管近来一系列被推荐的药物都需要进行再次评估,很多药物在初次评估阶段都没有什么好运气。比如,在10月份百时美施贵宝治疗肺癌的纳武单抗(Opdivo)就被拒绝了。NICE建议,制药商们应该通过CDF进行癌症药物的覆盖,今年早些时候这种药物就作为黑色素瘤疗法的一部分而赢得了对其的覆盖。


遵循这条路,NICE在10月上旬发布指南,推荐阿斯利康的肺癌新药Tagrisso作为CDF范围内的用药选择。在5月份时,Tagrisso曾因长期有效性问题而被拒绝。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知难而进

谢谢分享!!!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6-12-21 22:27:43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