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体瘤患者PD-L1表达与TMB、MSI的相关性研究

2019-06-12 蔡修宇 肿瘤资讯

在今年ASCO会议上,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蔡修宇教授报道了一项中国实体瘤患者PD-L1表达水平与TMB、MSI的相关性研究。自2018年4月9日至2018年12月26日,共入组了197位实体瘤患者,包含了包括肺癌、结直肠癌、胃癌等18种癌症。收集所有患者的新鲜肿瘤组织或FFPE样本,对所有的样本进行靶向测序(包含605个基因),分析计算TMB,利用免疫组化检测分析PD-L1的表达,此外采取多重荧光

在今年ASCO会议上,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蔡修宇教授报道了一项中国实体瘤患者PD-L1表达水平与TMB、MSI的相关性研究。自2018年4月9日至2018年12月26日,共入组了197位实体瘤患者,包含了包括肺癌直肠癌癌等18种癌症。收集所有患者的新鲜肿瘤组织或FFPE样本,对所有的样本进行靶向测序(包含605个基因),分析计算TMB,利用免疫组化检测分析PD-L1的表达,此外采取多重荧光PCR法检测分析MSI(位点包括NR27, NR21, NR24, BAT25, BAT26)状态。

研究结果

197例实体瘤患者中,18.78%(37/197例)的患者PD-L1在肿瘤细胞中高表达(≥50%),74.11%(146/197例)的患者低表达(1%~49%);5.08%(10/197例)的患者为微卫星不稳定高表达(MSI-H);4.06%(8/197例)的患者为高TMB(>20 Muts/Mb),29.44%(58/197例)的患者为中TMB(>6且≤ 20Muts/Mb)。其中37例PD-L1高表达的患者中,仅有1例为TMB-H,3例为MSI-H。而在PD-L1表达阴性(<1%)的患者中,57.14%(8/14例)的患者为TMB-H或者MSI-H(3例仅TMB-H,3例仅MSI-H,2例为TMB-H且MSI-H)。在10例MSI-H的患者中,有4例为TMB-H。

研究结论

从初步的研究结果可知,在实体瘤患者中PD-L1表达水平与TMB、MSI存在一定相关性, PD-L1表达阴性的患者为TMB-H或MSI-H的概率高于PD-L1表达阳性的患者,MSI-H与TMB-H呈正相关。

在一项十万人测序研究中,Foundation Medicine比较了TMB和MSI-H之间的关系,样本来自其中同时拥有TMB和MSI数据的6万多个患者样本数据,结果发现在MSI-H的患者中,97%的患者TMB不小于10 Muts/Mb,83%的患者不小于20 Muts/Mb,反之,只有16%的高TMB的患者为MSI高度不稳定,所以MSI-H可能是导致高TMB的一个因素。可以将MSI-H理解为高TMB的一个子集,绝大多数MSI-H的患者都为高TMB,但高TMB的患者,并非都是MSI不稳定型,还有相当一部分患者是MSI稳定型。我们的研究结果与本研究一致。

2018年,MSK对240例接受PD-1抑制剂治疗的晚期肺癌患者的相关资料进行总结和分析时,发现PD-L1表达高低和TMB高低无关。PD-L1表达量低的,TMB不一定低;TMB低的,可能PD-L1表达是高的。PD-L1表达量和TMB同时都高的患者,疗效最好,临床获益率为50%;两者都低的患者,使用PD-1抑制剂,临床获益率只有18.2%。TMB与PD-L1表达是两个独立的生物标志物。此外Checkmate 026研究也能很好说明TMB与PD-L1表达是两者独立的生物标志物,在PD-L1表达>5%的NSCLC患者中,Opdivo相比化疗,PFS(4.2 vs 5.9个月)和OS(14.4 vs 13.2个月)都没有显着提高,宣告实验失败。但在回顾性研究中发现,相比PD-L1表达,TMB能很好地区分免疫获益人群。我们的研究结果和MSK的这项研究结果不一致,需要更大样本来探究PD-L1表达水平和TMB及MSI的关系。

蔡修宇副教授,副主任医师,肿瘤学博士,硕士生导师,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 ,中国临床肿瘤青年委员会(CSCO Young) 常委,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免疫治疗专家委员会 委员,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智慧医疗专家委员会 委员,中国抗癌协会(CACA)肿瘤临床化疗专业委员会 常委,中国抗癌协会(CACA)肿瘤标志专业委员会 委员,广州市中青年肿瘤医师论坛 主席,广州市抗癌协会肿瘤复发与转移专业委员会 主任委员,广东省胸部疾病学会免疫治疗专业委员会 候任主任委员,广东省健康管理学会肿瘤防治专业委员会 常委,广东省保健协会肿瘤防治专业委员会 秘书长,广东省中西医结合学会肿瘤专业委员会 秘书长,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杂志中文版 审稿人。

相关资讯

PI3K抑制剂的临床发展:旨在改善对实体瘤的治疗效果

PI3K/AKT/TOR信号通路在诸多人类癌症疾病中都发生了改变。PI3K能被激活的癌基因和/或扩增/突变的酪氨酸激酶(如突变的RAS、ERBB2 (HER2)、MET、BCR ABL和KIT等)异常激活。

PNAS:基于纳米抗体的CAR-T细胞有望治疗实体瘤

1989年,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的两名本科生被要求测试骆驼的冷冻血清,偶然间发现了一类以前未知的抗体。它是人体抗体的小型化版本,仅由两条重蛋白链组成,而不是由两条轻链和两条重链组成。正如他们最终报道的那样,这类抗体的存在不仅在骆驼中得到证实,而且也在美洲驼和羊驼中得到证实。30年后,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波士顿儿童医院和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发现这些微型抗体(mini-antibody)经进

Bexion Pharmaceuticals宣布开展I期试验的第3部分以评价BXQ-350治疗癌症的可行性

Bexion制药公司近日宣布使用BXQ-350开展I期人体试验的第3部分,用于治疗癌症。该I期试验旨在确定BXQ-350的最大耐受剂量,并确定其安全性和药代动力学特征。

Clin Cancer Res:一种CAR-T疗法,对抗多种儿童肿瘤

上周,在小鼠研究中,斯坦福大学的科学家们开发了一种新型CAR-T疗法,可根除多种类型的儿童肿瘤。

JCO:高剂量舒尼替尼治疗难治性实体瘤患者的I期临床试验

已有的研究显示,用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治疗时,药物的剂量和时间优化是至关重要的。最近,在临床前数据的基础上,研究人员进行了一次I期临床试验。

PLOS ONE:外周实体瘤可引起抑郁样行为

癌症患者的抑郁症患病率高于一般人群。持续的全身性炎症与抑郁行为有关,并且据报道,抑郁症患者通常表现出免疫系统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