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stroenterology:警惕JAK抑制剂治疗导致患者带状疱疹风险增加

2020-05-19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接受JAK抑制剂治疗的免疫相关疾病患者带状疱疹风险显著增加

Janus激酶抑制剂(Jaks)已获批治疗炎症性肠病和其他多种免疫介导疾病。托法替尼治疗溃疡性结肠炎是有效的,但也存在安全问题。 近日研究人员开展系统回顾及荟萃分析,考察了托法替尼、乌帕替尼、filgotinib以及巴瑞克替尼在类风湿关节炎、炎症性肠病、银屑病或强直性脊柱炎患者中的安全性。
 
研究人员收集1990-2019年间相关资料,研究的主要终点为JAK抑制剂的不良事件率以及严重不良事件率,同时还评估了JAK抑制剂的严重感染、带状疱疹感染、非黑色素瘤皮肤癌、其他恶性肿瘤、主要心血管事件、静脉血栓栓塞和死亡率的发生率。
 
总计973篇文献,包含66159名使用JAK抑制剂治疗的免疫相关疾病患者,其中2/3的研究为随机对照研究。每100患者年不良事件发生42.65起,严重不良事件发生9.88起,严重感染、带状疱疹感染、恶性肿瘤和主要心血管事件的发生率分别为2.81起、2.67起、0.89起以及0.48起。相比于安慰剂以及活性对照,使用JAK抑制剂不会增加患者死亡率(0.72)。荟萃分析显示,JAK抑制剂导致患者带状疱疹风险增加(1.57)。
 
研究认为,接受JAK抑制剂治疗的免疫相关疾病患者带状疱疹风险显著增加。
 
原始出处: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BMJ:幼儿期接受暴露于水痘后对成人期带状疱疹发病率的影响

婴幼儿时期暴露于水痘危险中对其成人后带状疱疹的发病率究竟是怎样的呢?

BMJ:家庭中水痘患儿可降低成年人带状疱疹风险

研究发现,家庭中存在儿童水痘患儿可降低成人的带状疱疹风险,这一风险降低效果适中且可以长期保持

Gastroenterology:JAK抑制剂不良事件风险评估

研究发现,JAK抑制剂治疗免疫性疾病患者感染带状疱疹的风险增加,但其他不良事件风险与安慰剂相当

侧卧位CT引导下C8T1脊神经根射频治疗带状疱疹后神经痛1例

病人贺某,男,79岁。因“右胸背腋、右上肢尺侧皮肤疱疹后剧烈疼痛49天”就诊。病人49天前出现右胸背部、右腋下、右上肢尺侧阵发性烧灼样刺痛,2天后疼痛相应部位出现成簇疱疹,入住皮肤科对症治疗。14天后疱疹结痂脱落,但仍有剧烈的阵发性疼痛,药物治疗效果欠佳,视觉模拟评分(visual analogue scale,VAS)5~8分。本次以“带状疱疹后神经痛(post herpetic neuralg

普瑞巴林惹的祸,不要「带状疱疹相关脑炎」背锅!

患者是一名老年女性,因意识障碍1周转来我院急诊,在此之前有面部带状疱疹病史,因此当地医院拟诊为疱疹性脑炎,予以抗病毒治疗而没有好转。

皮内阻滞联合臭氧治疗带状疱疹瘙痒症1例

病人,男性,23岁,主因左肩关节活动受限6周余入院。病人左肩关节习惯性脱位于骨科行左肩关节囊成形修复术,术后6周因左肩关节活动受限需进一步康复治疗在我科(疼痛康复科)住院治疗,入院第三天上午自觉左大腿前侧发痒,暴露左大腿后发现大腿前侧出现片状红斑,红斑上可见簇状粟粒大小的水疱,有痛觉超敏,诊断带状疱疹,给予静点阿昔洛韦注射液和外用喷昔洛韦软膏抗病毒治疗,同时给予B族维生素营养神经治疗,病人左大腿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