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彩存教授:少见/罕见突变NSCLC不再无药可用,免疫治疗让部分患者实现长期生存

2020-01-13 佚名 肿瘤资讯

肺癌是严重影响我国居民健康和生命的恶性肿瘤,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的周彩存教授分享了对肺癌领域2019年一些重要研究进展的看法。

肺癌是严重影响我国居民健康和生命的恶性肿瘤,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的周彩存教授分享了对肺癌领域2019年一些重要研究进展的看法。

少见/罕见突变NSCLC不再无药可用

2019年肺癌领域非常重要的进展是针对KRAS基因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有了新的办法,作为多年来在临床探索中无法解决的难题,AMG 510的出现,在KRAS G12C突变患者中的初步研究结果令人非常惊喜,其极有可能改变未来的治疗策略。

其次对于其他罕见的驱动基因突变患者也有了新的治疗方法,例如RET、NTRK融合阳性NSCLC,由于这类突变发生率低,因此要对这类患者群体进行研究较为困难。然而通过新药的治疗,这类患者的缓解率可以达到60%~70%,PFS超过1年,患者的受益巨大。除此之外,针对Her3的ADC药物亦给人深刻印象,其用于EGFR TKI治疗失败的患者,取得很好的疗效。

上述的这些临床试验给予了我们希望,将来非常有可能改变临床治疗的策略。当然目前所谈及的药物正处于早期的临床试验当中,还需要Ⅱ期、Ⅲ期研究来进行验证。若在后续的研究中药物疗效得到证实,那么这部分患者的疗效将会大幅度改善。

免疫治疗为患者带来长期生存,国产PD-1抑制剂值得大家期待

免疫治疗领域,最为重要的是免疫治疗可以带来长期生存,能够让一部分患者长期活下来,不论是K药还是O药,5年生存率可以达到15%~16%。相比过往而言,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数据,非常大的进步。

另一方面免疫联合化疗为患者带来了更多的临床获益。国产PD-1抑制剂中,卡瑞利珠单抗联合化疗一线治疗晚期非鳞NSCLC的Ⅲ期临床研究显示,不论患者PD-L1状态,接受卡瑞利珠单抗联合化疗的中位PFS达到11.3个月,显着优于化疗;而在PD-L1表达阳性(≥1%)的患者,中位PFS更是高达15.2个月。除此之外,在客观缓解率上,也从39%提升到60%。这样的疗效数据在过去是不敢想象的,中国的临床研究数据不比国外差,我们应该对国内企业有信心,对我国专家有信心,我们自己亦能生产出好的药物。

免疫治疗相关不良反应:充分认知,及时处理

所有的药物都有不良反应,免疫治疗也不例外。对不良反应的处理关键在于临床医生要首先了解免疫治疗相关不良反应,为此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免疫治疗专家委员会制定了《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相关的毒性管理指南》,在该共识中,对于所有免疫治疗相关不良反应的处理原则均作了相应推荐。

另一方面,免疫治疗是一个新型的治疗手段,其疗效和不良反应均存在人种差异。在治疗过程中出现原发疾病不能解释的不良事件时,第一时间应引起高度重视,立即进行诊断,若与免疫治疗相关则应及时处理。目前只要及时处理,绝大多数情况下都能避免最坏情况的发生。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0-01-13 njwbhuang

    国产药期待中!

    0

相关资讯

J Clin Oncol:Osimertinib用于携带EGFR罕见突变NSCLC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

约10%的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突变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携带罕见的突变。本文报告了osimertinib(奥斯替尼)用于携带罕见EGFR突变的NSCLC患者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本研究是一项在韩国开展的多中心、单臂、开放性的II期试验,招募除了携带EGFR 第19号外显子缺失、L858R和T790M突变以及第20号外显子插入突变以外的突变的病理明确诊断的转移性或复发性NSCLC患

J Clin Oncol:III期试验:培美曲塞联合贝伐单抗作为NSCLC患者的维持疗法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既往研究表明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可从维持治疗中获益。COMPASS试验评估了贝伐单抗联合或不联合培美曲塞作为卡铂+培美曲塞和贝伐单抗诱导化疗后的维持治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COMPASS试验招募明确无EGFR 19缺失或L858R突变的未治疗过的晚期非鳞状NSCLC患者,予以卡铂、培美曲塞(500mg/m2)和贝伐单抗(15mg/kg)作为一线治疗,每3周用药一次,共4个疗程。在诱导治疗过

ALK阳性NSCLC的治疗如何权衡PFS和OS?

众所周知,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均是临床研究的重要疗效评价指标,但是各有不同的侧重点。对于间变性淋巴瘤激酶(ALK)阳性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在临床实践中,需要权衡ALK抑制剂的OS和PFS,以便更好的指导临床用药。

NSCLC术后复发转移的诊疗仍有难点,三代EGFR-TKI或可助力突破现状

手术是非小细胞肺癌(NSCLC)实现治愈的主要手段,然而局部晚期尤其是ⅢA(N2)期的NSCLC患者,术后仍然面临很高的复发转移风险。特邀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康晓征副教授对NSCLC术后复发转移的诊疗现状、后续治疗方案的考虑因素和二次手术的判断依据等热点问题进行解读。

ALUNBRIG(brigatinib)治疗ALK阳性NSCLC的中长期数据:两年随访展现的优势

武田制药公司近日宣布了来自III期ALTA-1L试验的更新数据,该试验评估了ALUNBRIG与crizotinib在成年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中的有效性,这些患者之前未接受过ALK抑制剂治疗,但入组时肿瘤细胞已经扩散到大脑。

日本厚生劳动省:授予tepotinib治疗MET基因改变的NSCLC患者的孤儿药认定

德国默克公司(Merck KGaA)近日宣布,日本厚生劳动省(MHLW)已授予tepotinib治疗MET基因改变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孤儿药认定(O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