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智慧医院建设 还需干了这碗AI“智慧汤”

2018/6/3 作者:吴慧玲   来源:健康界 我要评论1
Tags: 智慧  医院  AI  
分享到:

“医院信息化建设玩的是什么?是医院院长的管理理念,不是先进技术。”国家卫生计生委医院管理研究所信息标准化研究部主任、副研究员舒婷,在第二届Mayo Clinic中国医院管理峰会上说道,信息化建设没有边界,医院管理也没有边界,但信息化建设永远要跟管理走。

2018年6月1日,由Mayo Clinic、高瓴资本、惠每医疗和健康界传媒强强联合主办的第二届Mayo Clinic中国医院管理峰会在上海凯宾斯基大酒店盛大举行。在开幕式与主论坛顺利落幕后,以“科技带来的希望与应用”为主题的分论坛一于6月2日下午准时开幕。

本场分论坛不仅邀请到Mayo Clinic首席技术官Steven J.Demuth,Mayo Clinic中国委员会医学总监Dr.Raymond Pak,Mayo Clinic教育部医学总监、梅奥医学院副教授Dr.Cuong C.Nguyen等大咖到场,还有国家卫生计生委医院管理研究所信息标准化研究部主任舒婷、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副院长陶敏芳、浙江省建德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钟泽、HIMSS 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执行总裁刘继兰、北京惠每科技有限公司CEO 张奇等嘉宾出席。本场分论坛以信息化建设为切点,多角度阐述了人工智能是如何与医院管理相结合的。

信息化建设提升医疗质量

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科技给医疗领域带来的变化。现在很多医院已经实现了网上预约、挂号和收费,像电子病历、手术机器人等人工智能在医疗领域也变得很常见。

“在互联网时代,以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技术如何成为现代医院管理的有效工具,是我们医疗管理人员需要思考的问题。”作为本次分论坛主持人的北京大学国际医院副院长杨雪松说。

所有国家几乎都在做医改,没有一个国家认为自己的医疗体系很完善。“在探索医院信息化建设的过程中,没有一家医院觉得自己做的好。”舒婷说,信息化建设只有适合医院本身才是最好的。

“近些年,中国医疗信息化发展迎来政策‘春天’。”舒婷表示,只要医院管理理念到位了,信息化再跟上,医院信息化建设一定会有做出很多亮点和特色。

事实也是如此,人工智能和医疗大数据的发展如今可谓势如破竹。近年来,医疗巨头Mayo Clinic在人工智能方面下足了劲,尤其在医疗领域更是开展了100多项项目。Steven J.Demuth以其多年技术经验,对人工智能与医疗大数据在医疗服务中的应用做了深入分析,他提到:想要从数据中发现价值,最重要的是“问出关键问题”,否则再大的数据量,也找不出“你要的答案”。

医院信息化建设的利与弊

医疗技术发展离不开国家政策支持,而要想医疗技术实现持续而长远的进步,只能从医院临床需求出发。北京惠每科技有限公司CEO张奇在会上分享道,“当惠每医疗在2015年引入梅奥知识体系时,惠每医疗像一把大锤子到处找钉子敲,而这些钉子就是临床。”张奇说,只有把握好临床需求,才能更好地发展医疗科技。

出席本场论坛的两位医院代表陶敏芳和钟泽,则从医院临床应用AI的实际情况出发,就临床应用中的最新进展进行了精彩分享。

2015年,浙江省建德市第一人民医院开始构建电子病历,医院以患者为中心,把整个医院的数据连贯互通起来。在信息化技术的支撑下,通过对就诊患者的信息采集,实现医院就诊信息共享、互通。“这对提高医院工作效率、降低医疗差错和运营成本、改善患者满意度产生极大影响。”钟泽在会议上播放电子病历操作,向在场人员直观的展现了信息化给医务人员带的规范和便利。

凡事有利有弊。“临床医生并不喜欢计算机。”陶敏芳就坦言了电子病历的弊端,因为中国医生和梅奥医生不一样,中国医生开具的病例至关重要,一个字都不能错,改了打官司百分百输,所以中国临床医生写电子病历负担真的很重。

话虽如此,但陶敏芳也表示,医院信息化建设的预期效果毋容置疑,人工辅助智能一定可以给临床一线带来好处,惠及三方。第一,患者可以得到有效、合理、正确的救治;第二,医生可以提升诊治能力,减轻工作负担;第三,医院可以提升总体管理效率,可谓一箭三雕。

医院信息化该如何建设?

“人们希望能用更便捷、更自助的方式满足需要,不管是人际交往还是其他方面。”Dr.Raymond Pak说,医疗也不例外,所有的患者都希望在诊所之外就能解决掉他们的问题,而互联医疗就很好的满足了患者的此项要求。

“当我们很依赖技术的时候,所有的渠道都可以代替之前面对面的沟通。”Dr.Raymond Pak表示,视频服务的价值的价值在于,当视频问诊实现其价值后,患者在当地即可获得治疗,无需再行奔波。这不但帮助患者省去高额就诊费用,而且也不会占用高端医疗机构资源。

技术建设再好,也要靠医生专业水平做支撑。“美国全职医生约有85万,每年有13万医生来参加梅奥的继续教育项目,这相当一年当中有15%医生都在梅奥接受培训。”据Dr.Cuong C.Nguyen介绍,多伦多的一项研究显示,医生其实更喜欢多种形式的网络教育,而不是单一形式的网络教育。

现在医生们可以接触到各种各样的电子资源,交流信息的途径也变得广泛,这使得医疗格局也在悄然变化。“如何制定网络学习标准?如何在保护自己的基础上更好地运用资源?我认为电子化教育是非常好的平台。”Dr.Cuong C.Nguyen表示。

Steven J.Demuth:如果我们的工作是让机器去代替医生和护士,那我们的工作会失败。因为我们的工作其实是使用机器去帮助医生和护士,用工具来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

张奇:现在不是AI能替代医生做决定的时候,但是再过5、10年,很多医生繁重、复杂的工作是可以用机器替代的,而且机器永远比人犯错少。

陶敏芳:中国目前现状不能改变医患间的供需矛盾,医院优质资源不能满足所有患者需求,作为医管理者还是要寄希望于人工智能可以尽早地应用于临床第一线。

钟泽:中国是病人多,医生少,如何在短时间内快速、准确、有效地进行诊治,是摆在中国医院管理者和医务人员面前的问题。而人工智能恰好可以使患者问诊变的高效、规范和便捷。

HIMSS副总裁兼大中华地区执行总裁刘继兰:人工智能对临床路径的推动,应该是把每一个病人最适合的诊疗方案推荐给医生。对于简单病人,要推荐适合的简单临床路径;对于复杂病人,则需要通过AI识别后,推荐自动可调整的临床路径。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分享到: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baihao215

artificalintellegence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8/6/4 7:13:23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