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 Surg:陈海泉教授团队:确认食管鳞癌手术的更佳方式

2017-05-01 肿瘤资讯 肿瘤资讯

目前在中国,经胸入路食管癌切除术已获得了广泛采用,但对于手术入路的选择仍存在争议。虽然中国抗癌协会早于数年前即已推荐右胸入路手术,但在临床实践中,约70%的患者仍接受了左胸入路手术。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陈海泉教授展开了一项单中心、随机对照研究,旨在探究中下段食管鳞癌患者经左胸入路或右胸入路手术后的生存差异。该研究结果于4月26日在线发表在Ann Surg。

目前在中国,经胸入路食管癌切除术已获得了广泛采用,但对于手术入路的选择仍存在争议。虽然中国抗癌协会早于数年前即已推荐右胸入路手术,但在临床实践中,约70%的患者仍接受了左胸入路手术。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陈海泉教授展开了一项单中心、随机对照研究,旨在探究中下段食管鳞癌患者经左胸入路或右胸入路手术后的生存差异。该研究结果于4月26日在线发表在Ann Surg。

食管癌根治术是可切除食管癌的最佳治疗手段。目前,全球关于可改善食管癌预后的最佳手术入路尚存争议。在西方国家,主要的讨论聚焦于经裂孔食管切除术和经胸食管癌切除术孰优孰劣。目前发表的经裂孔食管切除术对比经胸食管癌切除术的随机对照临床研究,纳入的患者主要为食管腺癌,结果显示,尽管两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但扩大淋巴结清扫具有改善预后的趋势。这些研究提示,应当关注采用广泛淋巴结清扫的经胸入路手术的重要性。

目前在中国,经胸入路手术被广泛采用,但对于采用左胸入路还是右胸入路仍存在争议。左胸入路手术(Sweet术式)的优点在于单个切口,且能充分暴露食管裂孔,但由于解剖限制而清扫上纵膈淋巴结困难。右胸入路手术(Ivor Lewis术式)优势在于:便于食管暴露;便于气管食管沟喉返神经旁淋巴结的清扫,以改善患者预后。早在数年前,中国抗癌协会就已经形成共识,推荐采用右胸入路手术,但来自全国的调查显示,目前中国食管癌切除术采用右胸入路手术的仅占27.8%,而采用左胸入路手术的比例高达69.6%。

既往已报道了该研究的短期结果,显示右胸入路手术在淋巴结清扫和总体并发症上的优势。现在报道该研究随访3年的结果,比较患者经左胸入路或右胸入路手术后的长期生存。

方法

本研究是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开展的一项单中心、开放性、随机对照临床研究。受试者入组标准包括:可切除的中下段食管癌(cT1-T3,N0-N1,M0),无远处转移(转移部位包括组织学确认的颈部淋巴结阳性和不可切除的腹腔淋巴结)。排除标准包括年龄>75岁、上纵隔肿大淋巴结(>5mm)、非鳞癌外的其他恶性肿瘤、既往胃或食管手术史、严重的重要器官功能障碍以及KPS评分<80。

总计300例患者以1:1的比例被随机分配至左胸入路手术组或右胸入路手术组。其中有14例患者术后被证实为非鳞癌患者,未被纳入数据分析,最后286例患者纳入本次分析。术中没有常规进行冰冻切片。R0切除定义为完全性肿瘤切除,术后病理证实所有切缘无肿瘤(阴性切缘定义为肿瘤距离切除边缘>1mm,包括上下切缘和环周切缘);R1定义为镜下肿瘤残留;R2定义为肉眼肿瘤残留。

本研究的主要终点为无病生存(DFS),次要终点包括总生存(OS)。复发包括局部复发(包括吻合区和术野)或远处复发(包括远处器官和锁骨上淋巴结)。最后随访时间截止于2016年4月,以确保最短随访时间为3年。

研究结果

患者特征

2010年5月至2012年7月,研究共入组300例患者,本次分析仅纳入术后病理证实为食管鳞癌的患者。14例患者术后病理为非鳞癌,其中8例为高级别不典型增生,4例为小细胞癌,2例为癌肉瘤。研究的入组流程图如下。进行组间对比分析的286例患者基线临床特征均衡。

图1. 研究入组流程图

DFS和OS

中位随访时间为55.9个月(95%CI:53.1-58.6)。右胸入路手术组的DFS累积概率高于左胸入路手术组(HR=0.709; 95% CI, 0.65–0.995, P =0.047)。右胸入路手术组1年、2年和3年的累积DFS率分别为84%、68%和62%,左胸入路手术组分别为73%、59%和52%(见图2A)。

共113例(39.5%)患者死亡。右胸入路手术组的OS累积概率高于左胸入路手术组(HR=0.663; 95% CI, 0.457–0.961, P =0.029)。右胸入路手术组1年、2年和3年的累积OS率分别为92%、85%和74%,左胸入路手术组分别为86%、73%和60%(见图2B)。

图2. DFS和OS的累积概率

多变量Cox比例风险模型分析显示,以下3个因素与患者的DFS缩短显着相关:左胸入路手术(HR=1.420; 95% CI, 1.006–2.004, P =0.046)、切缘R1-2(HR=2.052; 95% CI, 1.238–3.400, P=0.005)和阳性淋巴结(HR=3.442; 95% CI, 2.211–5.360, P < 0.001),见表2。这3个因素也与OS显着相关。

表2. 影响DFS和OS相关因素的多变量回归分析

亚组分析

分别在不同淋巴结状态和不同切缘状态的患者中进行亚组分析。129例淋巴结阳性的患者中,右胸入路手术组的DFS累积概率显着高于左胸入路手术组(HR=0.632; 95% CI, 0.412–0.969, P =0.034);而157例淋巴结阴性患者中,两组无统计学差异(见图3A,B)。相同的,仅在淋巴结阳性组患者中,观察到右胸入路手术可以显着提供患者的OS(HR=0.515; 95% CI, 0.324–0.816, P=0.004),见图3C,D。

图3. 淋巴结阳性组和阴性组的DFS和OS累积概率对比

根据患者的切缘状态,R0组和R1-2组患者分别有184例和102例。仅在R1-2组患者中观察到右胸入路手术的DFS优势 (HR=0.495; 95% CI, 0. 290–0.848, P =0.009)。相同的,仅在R1-2组中观察到右胸入路手术的OS优势(HR=0.440; 95% CI, 0. 245–0.793, P=0.005),见图4。

图4. 切缘R0组和R1-2组的DFS和OS累积概率对比

结论

这一研究比较了右胸入路手术(广泛全纵隔淋巴结清扫)和左胸入路手术(局限性淋巴结清扫)作为食管鳞癌切除术的患者长期生存。研究结果显示,经右胸入路手术的患者3年DFS和OS均显着优于经左胸入路手术的患者,尤其是对于淋巴结有侵犯和/或切缘阳性患者。

【小编点评】

该研究结果发表在Ann Surg,这是外科领域影响因子最高的权威杂志,被誉为外科学圣经,迄今为止,中国研究者在这一杂志上发表的论文非常有限!

这一研究的结果无论是对全球还是对中国的食管癌临床实践都具有重要意义。在西方国家,长期以来的争议聚焦于应当采用经食管裂孔手术还是右胸入路手术。早在2002年发表在New Engl J Med上的研究提示,经胸扩大淋巴结清扫具有改善食管腺癌患者预后的可能。因此,对全球而言,该研究提示有淋巴结转移的食管癌患者应当接受广泛淋巴结清扫,从而改善生存获益。长期以来,在中国临床实际工作中,围绕着“食管癌患者应接受左胸入路手术还是右胸入路手术?”一直存在争论。该研究很好地回答了这一困扰学界多年的问题,证实了采用广泛淋巴结清扫的右胸入路手术优于左胸入路手术,可以显着提高患者的3年OS率。

原始出处: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BJC:食管鳞癌患者的多学科治疗策略研究

食管局部晚期鳞状细胞癌(SCC)的标准治疗是顺铂结合5-氟尿嘧啶(CF-RT)的放化疗。这个多中心II期临床试验的对象为最初不能手术切除的局部晚期食管SCC患者,评估多烯紫杉醇+顺铂、5 -氟尿嘧啶(DCF)诱导化疗(ICT)和随后转换手术(CS)的安全性与有效性。 研究纳入临床T4和/或不可切除的锁骨上淋巴结转移患者。开始治疗为三个周期的DCF-ICT,此后如果肿瘤可以切除,则进行CS;如

【盘点】近期食管鳞癌重要研究进展

鳞状细胞癌简称鳞癌,又名表皮癌,是发生于表皮或附属器细胞的一种恶性肿瘤,癌细胞有不同程度的角化。多见于有鳞状上皮覆盖的部位,如皮肤、口腔、唇、食管、子宫颈、阴道等处。此外,有些部位如支气管、膀胱、肾盂等处虽无鳞状上皮覆盖,但可通过鳞状上皮化生而形成鳞状细胞癌。本文梅斯医学小编为您盘点近期食管鳞癌重要研究进展。【1】ASTRO 2016:中国好声音——IV期食管鳞癌同步放化疗和单纯化疗的对比研究

ASTRO 2016:中国好声音——IV期食管鳞癌同步放化疗和单纯化疗的对比研究

第58届美国放射肿瘤学年会(ASTRO 2016)于2016年09月25日-09月28日在美国波士顿举行。四川省肿瘤医院李涛教授团队开展的一项前瞻性临床研究获大会发言“Clinical Trials Session”。该研究对同步放化疗(CCRT)与单纯化疗治疗IV 期食管鳞状细胞癌(ESCC)的疗效与安全性进行了比较。大多数食管癌确诊时分期较晚,其中IV期患者约占25-40%。化疗是NCCN指南

病例:让人意外的直肠肿块

图1:内镜下所见直肠肿块 图2:内镜下窄带成像所见 近日意大利的胃肠病医生弗朗西斯·恩佐利在临床收治了这样一个病人,一位63岁老年女性因大便隐血阳性来做电子结肠镜检查,结果发现直肠有一稍平的结节隆起。该病例发表在最近的《Gut》上。 运用放大技术和窄带成像技术(NBI),初步诊断为侧向发育型肿瘤,镜下观察该肿块为结节混合型,最大直径30mm。黏膜pit分型为未

ASCO 2014:局部进展期食管癌术前新辅助放化疗与单纯手术比较的III期试验

局部进展期食管鳞状细胞癌中术前新辅助放化疗与单纯手术比较的III期临床试验 摘要号:#Tps4146 第一作者:杨弘,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胸外科 背景:手术是食管鳞状细胞癌(ESCC)的主要治疗,不过局部进展期ESCC患者的预后相当差。术前放化疗后手术治疗似乎有望改善ESCC的生存。不过,不同研究的结果并不一致。我们进行了一项III期临床试验来评价多学科治疗对

院士领衔扭转食管癌防治尴尬局面

我国是世界上食管癌发病率最高的国家之一。然而,上世纪90年代,我国食管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仅为30.4%,远低于国际平均水平;到本世纪初,我国尚未建立高效、敏感的早期筛查技术,早诊早治目标人群也未确定;由于缺乏本土的规范化治疗指南,我国食管癌治疗策略只能照搬美国,治疗水平难以提高。 如今,食管癌防治的尴尬局面正在扭转。由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院长赫捷领衔的研究团队,历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