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呼吸一次太难了!这些终末期肺病患者为啥都到这家医院求生?

2019/11/14 作者:佚名   来源:健康时报网 我要评论1
Tags: 终末期肺病  呼吸  医院  

受访专家:陈昶,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副院长,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入选者
 
擅长:在胸外科微创手术、肺移植和大气道外科手术等领域颇有造诣,对于肺癌的规范诊疗、肺移植管理有深入研究。领衔发表SCI论文81篇,获得省部级奖项8个,带领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胸外科连年雄踞全国排行榜前三甲

“舒服了……”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肺移植病房里,64岁的于明(化名)神情紧张地吸了一口气,又小心翼翼地呼了出来。这是他第一次用移植后的“新肺”呼吸,顺畅的一呼一吸之后,他的表情一下子舒展开来,脸上有了笑意:“真舒服!”

两天前,于明还离不开呼吸机。肺纤维化晚期的他,双肺已经由柔软的“海绵”变成了坚硬的“丝瓜瓤”,几乎无法进气也无法呼气,就像头被按在水里,分秒难捱。“多亏找到陈院长做手术,现在又活过来了。”于明口中的陈院长,正是业内知名的肺移植权威专家、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副院长陈昶。

人活一口气!而终末期肺病患者往往差的就是这“一口气”,有的上不来气,有的呼不出气,憋闷感、濒死感时刻都在,非常痛苦,而肺移植是终末期肺病目前唯一有效的解决方法。在中国,每年约有10000人需要接受肺移植,但实际接受移植的仅300例左右。能做肺移植的患者无疑是幸运的,而于明正是幸运者之一,并且恢复得特别快,术后不到一个月就出院了。

完成国内首例活体肺叶移植,书写中国历史

在所有脏器移植中,肺移植难度最高,对供受体匹配要求极高,而且常需要多个医院和多个学科通力合作。每一例肺移植,都是跟死亡赛跑。

1983年,加拿大多伦多总医院完成了世界首例成功的肺移植,比肾移植晚29年,比肝移植晚20年。作为大器官移植中难度最高的手术,肺移植的发展一直相对缓慢,我国的肺移植在早期阶段更是如此。

2009年2月,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丁嘉安教授、姜格宁教授以及从世界顶尖肺移植中心、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医学中心学成归来的陈昶教授带领团队完成了一项历史挑战,为河南郑州一位11岁小男孩实施我国首例活体肺叶移植术。

患儿因为囊性纤维化(一种基因缺陷病)造成肺部粘液分泌过多且无法渗出,导致反复感染,整个肺里全是“泡泡”,两侧的肺都没法用了。肺移植是挽救其生命唯一的方法,但因为病情进展,小男孩没有时间等待合适的肺源。经过反复研判分析,肺移植团队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即尝试由小男孩的父母提供供肺,为小男孩做活体肺叶移植,而当时这种方法在国内还没有临床应用过。

虽然是国内首例,但活体肺叶移植当时在日本等国家已有应用,技术、理论上都是可行的。为了和死神抢时间,团队决定全力一试。经过7个多小时手术,爸爸的左肺叶、妈妈的右肺叶都被顺利植入男孩体内。被推出手术室后,借助呼吸机,小男孩当即就能呼吸了。术后一周,患儿状态良好,恢复也很不错,中国第一例活体肺叶移植手术顺利完成。

以挑战极限为起点,用最高标准做底线,在老中青三代的倾力奉献下,上海市肺科医院肺移植团队从此更加深根固柢、一路向前。作为全国最早开始肺移植基础研究和临床探索的医院之一,现如今,医院肺移植术后1年、3年、5年生存率分别为80%、70%、65%,更重要的是,肺移植后患者能获得同龄人相同的生活质量。截至今10月,肺科医院已经完成145例肺移植手术,成功率超过95%,五年存活率超过60%,其中术后最长的一位患者至今已经13年。

23岁小伙双肺全白,全国首例氟中毒肺移植手术

双肺(X光片)全是白色,肺功能几乎没有了!

23岁的李亮(化名)是一名实验室工作人员,实验过程中发生了罕见的氟中毒,被紧急送到上海市肺科医院。眼前的这一幕吓坏了接诊医生。

“正常的肺因为里面都是空气,间隔很薄,X光能顺利通过,是透明的;但患者的肺由于中毒出现了纤维化,间隔很厚,X光片就呈现出白色。造成氧气透不过去、二氧化碳也出不来,患者当时是缺氧和高二氧化碳的紧急状态,唯有肺移植能够救命。”上海市肺科医院肺移植中心副主任医师李玉萍作为肺移植团队中体外生命支持的负责人,很快做出了判断。

肺移植能救命,但是等待肺源需要时间,怎么办?只能靠ECMO(俗称人工肺)。“无肺生存”15天后,李亮终于等来了肺源。陈昶带领团队第一时间为患者成功实施了肺移植手术,这也是全国首例氟中毒肺移植手术。

肺移植是在走钢丝中救命!从拿到肺源那一刻,陈昶团队就在争分夺秒。一般来说肺源冷缺血时间为12小时,而超过了冷缺血时间,肺源质量将变差甚至无法使用。因此肺源路上转运、再加上移植手术,时间必须控制在12小时内。

李亮无疑是幸运的,换上“新肺”后,恢复很快,现在已经出院了。但更多急需肺移植的患者还在“等待肺源”,而一些患者因为病情进展,等不到肺源到来那一天。“有20%~30%的患者在等肺源时死亡。”该院肺移植中心副主任医师苏奕亮告诉记者。很多患者都是到了终末期肺病的急性加重期才准备做肺移植,心肺功能极度虚弱,难以撑到肺源到来或者难以承受手术。

10月15日,肺移植团队原计划进行今年第26个肺移植手术。10月14日晚上23点,医疗团队接到捐肺信息,血型与患者匹配,第一时间联系患者家属。而令人心痛的是,这位患者在中午已经停止了呼吸。“早半天等到肺源,可能还有生的希望。”

以精湛的技术跑赢死神,不浪费每一例供体

2018年,中国肺移植例数403例。相比之下,美国在2000多例。

供肺从捐献到维护、从转运到移植,每一个环节都可能出现“意外状况”,陈昶坦言,每一次肺移植手术,都是在跟死亡赛跑!

作为上海目前进行肺移植手术量最多的医院,到今年10月,上海市肺科医院一共成功实施了145例肺移植,术后五年存活率可以达到60%以上,肺移植后存活最长的病人已经达到了13年的长期生存。今年,陈昶和团队已完成了25例肺移植。

“肺源短缺是目前面临的首要挑战。相比于肝移植、肾移植,肺脏总的捐献率和利用率要低很多。”陈昶直言,我国肺源的总体利用率仅有5%,一部分跟肺源本身的情况有关,还有许多初评合格的肺源由于缺乏有效的维护导致无法移植。

“以前做肺移植,我们总是把重心和关注落在手术本身上,总想着怎么把刀开好、把伤口缝好,以及完善围手术期管理。但很快就发现手术只是肺移植的其中一环,要想保证移植的成功率,还应该配备足够优质的生命支持系统比如ECMO,甚至肺源修复重建技术等等。”对于陈昶而言,肺移植环节中遇到的每一个问题,他都会认真琢磨如何解决。

在“珍惜每一次移植,不浪费每一例供体”的信念驱动下,陈昶及其团队不仅建立储备了品质优良的体外生命支持系统,还率先在国内引进了肺修复重建技术,让一些品质不佳的“边缘肺”在容器里修复3~5个小时即可用于移植。

作为医院副院长、又是肺移植团队带头人,陈昶的工作强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每天三四台手术,一台手术平均三个小时,一年七八百台手术,早晨七点半进手术室,晚上十、十一点才能结束。尤其是肺移植手术,一场恶战下来,顾不上喝水吃饭,他又赶忙到ICU病房查看患者情况。

肺移植除了手术,术后管理非常关键,尤其是术后感染,有时候会造成病情突然急转直下。尽管现在的肺移植团队的医护力量强大,但陈昶还是时时操着心,术后患者管理一切安好,他才肯放心。

在胸外科、普外科领域,肺移植其实属于小众。而陈昶本身在肺癌和肺小结节的诊疗上颇有造诣,是我国顶级的双袖式肺叶切除高手,更是中国获选AATS(美国胸外科学会)成员资格仅有的10位专家之一,慕名而来的患者络绎不绝。但是他坚持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肺移植手术和肺移植团队的建设中去。

正是不断精湛的技术加上反复完善的理念,陈昶带领的上海市肺科医院肺移植成功率已经超过95.7%,达到发达国家水准。“你若性命相托,我定全力以赴。”陈昶和他的肺移植团队将一直为肺病患者的呼吸而战。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136erSp****(暂无昵称)

学习了,不错的话题,非常精彩,受益非浅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9/11/15 18:05:39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