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oS One:达比加群 vs 华法林治疗房颤

2015-10-30 Seven L 译 MedSci原创

对持续性心房颤动患者进行复律治疗可以快速且有效的恢复窦性节律。从2011年开始,达比加群和华法林均为非瓣膜型心房颤动患者的抗凝治疗药物。研究者进行了一项研究,调查不同抗凝治疗的复律时间、不良事件风险、因房颤再入院风险。该研究纳入了2011-2012年间,第一次因非瓣膜型房颤抗凝治疗以及第一次行复律治疗治疗的1,230名患者。其中 37%(n = 456)的患者使用达比加群; 63% (n = 77

对持续性心房颤动患者进行复律治疗可以快速且有效的恢复窦性节律。从2011年开始,达比加群和华法林均为非瓣膜性心房颤动患者的抗凝治疗药物。研究者进行了一项研究,调查不同抗凝治疗的复律时间、不良事件风险、因房颤再入院风险。

该研究纳入了2011-2012年间,第一次因非瓣膜性房颤抗凝治疗以及第一次行复律治疗治疗的1,230名患者。其中 37%(n = 456)的患者使用达比加群; 63% (n = 774)的患者使用华法林。达比加群组和华法林组复律时间分别是4.0 周(IQR 2.9 to 6.5)和 6.9周 (IQR 3.9 to 12.1);在前4周内复律OR= 2.3 (95%CI 1.7 to 3.1),提示该阶段达比加群更优。

在30周华法林和达比加群群累积卒中、出血、死亡发生率分别为2.0%和1.0%,两组比较aHR=1.33 (95% CI 0.33 to 5.42)。30周后因房颤再入院的发生率在华法林和达比加群组分别为9%和11%,两组比较aHR=0.66 (95% CI 0.41 to 1.08)。

研究结果表明,对非瓣膜性房颤患者,使用达比加群可以比华法林在更短的时间内恢复窦性节律,并且有效性和安全性也稍优于华法林。

原始出处:

Pallisgaard JL, Lindhardt TB,et al.Cardioversion and Risk of Adverse Events with Dabigatran versus Warfarin-A Nationwide Cohort Study.PLoS One. 2015 Oct 29;10(10):e0141377.


相关资讯

Stroke:口服抗凝药进行血管内治疗是安全的

背景和目的:口服抗凝药(OAC)在房颤患者的卒中预防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代替禁忌静脉注射组织型纤溶酶原激活物。血管内治疗仍是潜在的再灌注措施,然而支持的相关数据较少。方法:从2010年10月到2015年期间血管内治疗的前瞻性研究分析OAC(维生素K抗凝剂及新型口服抗凝剂)和正常止血及静脉给予组织型纤溶酶原激活物。初级安全终点是脑实质血肿。次级安全终点为90天死亡率。有效终点为成功再灌注(脑梗死溶栓治

Int J Cardiol:COPD并发房颤患者死亡率增加

背景: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与心血管疾病患者不良预后相关。COPD并发房颤的患者发生卒中和死亡风险尚未得到充分研究。方法:研究者分析来自ARISTOTLE中18201名房颤患者,这个试验是为了比较阿哌沙班和华法林对卒中或全身性栓塞发生的风险的影响。校正治疗分配,抽烟史及其他危险因素,应用Cox比例风险模型评估COPD和卒中或全身性栓塞的风险及死亡率的相关性。结果:1950名(10.8%)患者

J Intern Med:心率慢?小心房颤!!!

曾经听说人这辈子心跳的次数是注定的,跳的慢的人寿命就会长。这种总量一定论的说法却忽视了任何领域都会出现的变故或天灾人祸。不管是不是设计好的,现实总是不会跟着梦想走。心血管疾病是一种严重威胁人类健康和生存的疾病,全世界每年死于心脑血管疾病的人数高达1500万人,居各种死因首位。目前现有的研究提示,收缩压(SBP)的增高、静息心率(HR)的增快均与心血管疾病息息相关。而心房纤颤(AF)是心血管疾病中最

Medicine:新型口服抗凝剂(NOAC)改善非血管性房颤患者的抗栓治疗

指南推荐缺血性卒中的房颤患者应用口服抗凝剂(0AC)。但是,世界范围内华法林的应用处于处方不足或剂量不足的状态。研究人员旨在探索对非血管性房颤(NVAF)的缺血性卒中患者进行抗血栓治疗时,应用新型抗凝剂(NOAC)是否有效。2011年1月到2013年12期间,招募了360名NVAF的急性缺血性卒中患者。根据NOAC应用的日期(2012年7月)将病人分为两组。在2012年7月之前共招募184名患者,

利伐沙班可有效预防房颤相关卒中

据ESC会议上呈现的XANTUS研究揭示,房颤患者应用利伐沙班预防卒中后的出血量及卒中率较低。这项研究证实了临床研究数据,并且证明了口服抗凝药物利伐沙班对于AF患者预防卒中发生是安全有效的,无论这些患者的血栓性疾病风险高或低。 XANTUS研究首席研究员,英国伦敦乔治大学心血管和细胞科学研究所临床心脏学教授A. John Camm称:“欧洲有1000万AF患者,这一数字只会继续增加,对于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