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快,26岁小伙喝了半瓶农药……"

2018-4-20 作者:最后一支多巴胺   来源:"最后一支多巴胺"公众号 我要评论4
Tags: 医患关系  

120急救车呼啸而来!

“快一点,快一点.....”

抢救室的大门还没有打开,就能够听见急诊走廊里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

只见飞驰而来的抢救担架床上真横夸着一个白色身影,这一幕对急诊医生来说经常出现:有人正在为患病进行心肺复苏!

“你去把刘主任刚下的医嘱执行了,这个病人交给我了!”王朝一将手中的病历夹递给了身边的赵俊,然后冲了上去。

“心跳停止多久了?”

王朝一一边将手指放在患者的颈动脉处判断是否有大动脉搏动,一遍向跟车而来的120急救医生。

“喝了半瓶农药,最少有两个小时了,我们是9:17分赶到的,当时就没有了生命体征。”120急救医生气喘吁吁的回答着。

此刻,急诊墙壁上悬挂着的电子钟定格在了上午9点43分。

也就是说120急救人员用了26分钟将患者送进了医院,而患者发生心跳呼吸骤停的时间要远远超过26分钟了!

王朝一接替过120急救医生,继续坐着心肺复苏,直到此刻他才从患者的身体上闻见一股浓烈的蒜臭味。

“小李,戴上口罩手套,赶快做一份心电图!”

“赵大胆,扣上面罩,准备气管插管和吸痰!”

“那个新来的护士,连上心电监护仪,打开静脉通道,准备肾上腺素和阿托品!”

“把除颤仪推过来备用,小赵!”

王朝一下达完命令后又自言自语道:这个人估计没有希望了,时间太久了!

“医生,你们要求求他呀!”

家属蜂拥而至,拥挤在抢救室里不肯离去。

“把家属请出去,关上抢救室大门!”王朝一大声的对护工马师傅喊道。

面对心跳骤停的患者,我们第一时间应该做的便是心肺复苏然后拨打120寻求帮助。

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大多数人可能都做不到这一点。

因为极度缺乏医学常识和急救知识的我们,根本没有能力去辨别患者是否发生了心跳呼吸骤停,更加没有能力做出正确的心肺复苏,甚至没有意识去拨打120寻求帮助。

这也是绝大多院外心跳呼吸骤停得不到成功救治的根本原因,这样的患者被送进医院后,即使医生进行了积极的救治,也终将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院外发生心跳呼吸骤停,被送进医院的,心肺复苏可能只是宣布死亡前的某种仪式。因为心跳呼吸骤停患者留给人们的抢救时间只有那么宝贵的几分钟,一旦错过了最佳的复苏时间,我们就可能错过了一条生命。

为其它病人下完医嘱的赵俊赶忙接替过王朝一继续做着心肺复苏,而王朝一则马上要进行气管插管。

即使戴着双层口罩,一股浓烈的酸臭味依旧扑鼻而来。

“王老师,你说这个人喝的是什么农药?”

“应该是有机磷吧,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味道”

很快,王朝一便完成了气管插管,几乎是一气呵成。

接上呼吸机后,王朝一嘱咐赵俊继续胸外按压和反复静推肾上腺素等药物:“我去和家属谈谈。”

说完,他便拿着心电图来到了抢救室门外。

此刻,抢救室门外已经围满了家属,看见王朝一走了出来,一下子全部围了上来。

“医生,怎么样了?”

“医生,你们做作好事,救救他吧,孩子还年轻!”

王朝一对着一位年纪稍大的家属说:“患者被送进医院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心跳呼吸,现在我们已经做了气管插管,里面的医生正在抢救。但是,耽误的时间太久了。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听完王朝一的话后,几个女性家属顿时哭喊了起来。

“他到底喝了什么农药,喝了多少,喝了多久?”

“就是喝了半瓶XXX,到现在不会超过两个多小时吧”。

这位年纪稍张的家属是患者的舅舅,从他的口中王朝一了解了事情的大概经过。

原来患者还有一个哥哥,中午时分,两个人因为家中拆迁分割财产而起了言语上的冲突。

让人意外的是,弟弟竟然躲在屋中喝下了半瓶剩余的农药。

直到闻讯赶来调节纠纷的舅舅发现推不开患者的房门,家属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

砸开房门后,患者已经掩面躺在了地上,口觉处有大量的分泌物。

王朝一还在同患者舅舅沟通,一个中年男子突然闯了进来:“我弟弟还活着,120一直抢救着,不会死的!”。

原来这位情绪激动的中年男子正是患者的哥哥,很显然此刻他已经失去了理智。

“我们会尽力的,你们也要做好准备!”王朝一并没有理会患者的哥哥,同患者舅舅沟通后便返回了抢救室。

“怎么样了?”

已经满身是汗的赵俊沮丧的说:“看来是没有希望了,到现在连室颤都没有!”。

“我来替你一会”。

王朝一戴上手套接替赵俊继续胸外按压着:“看来家属很难接受这个事实,毕竟患者太年轻了!”

此时躺在床上的患者嘴巴里插着气管插管,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

事实上,患者已经两瞳孔散大到边,对光反射完全消失,心电图始终呈一条直线,心点活动消失。

有机磷是农业生产中最常见的农药之一,常见的有敌百虫/乐果/敌敌畏/内吸磷等等,有机磷中毒也是急诊工作中最经常遇见的病种之一。

10:30分,经过了一个小时的抢救后,患者已经毫无生命体征。

从经验上来说,患者已经没有了抢救的必要,他的命运如同大多数院外心跳呼吸骤停的患者一般,永远的被死神带走了。

王朝一拿着最新的心电图走出了抢救室,这一次他要和患者的直系家属谈话。

“我弟弟是不可能死的,一定是你们抢救有问题!救不活,你们都要偿命!”

虽然隔着厚厚的电动控制大门,在抢救室里依旧忙碌着的赵俊/赵大胆/苏小花依旧能够清晰的听见家属的嘶吼声音。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陈军

威胁杀别人犯法.威胁杀医生就不犯法?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8-4-21 7:53:38 回复

131****2916

不错的文章值得推荐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8-4-20 22:51:13 回复

155********(暂无匿称)

不错的文章值得拥有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8-4-20 22:36:59 回复

三生有幸

学习一下谢谢分享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8-4-20 22:33:24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