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2014回顾:贝伐珠单抗等在妇科肿瘤的应用

2015-2-16 作者:佚名   来源:医脉通 我要评论4
Tags: 贝伐珠单抗    妇科  肿瘤  

2014年妇科肿瘤治疗有了显著的进展,包括贝伐珠单抗增加了宫颈癌和卵巢癌的适用证。医脉通整理自Medscape对Maurie Markman教授就贝伐珠单抗在妇科肿瘤应用进展进行了采访,详情如下:

宫颈癌

今年关于宫颈癌治疗的最重要研究是妇科肿瘤小组发表的研究结果,该项研究在复发性或转移性宫颈癌的细胞毒药物化疗方案中增加抗血管生成药物——贝伐珠单抗的作用进行了比较[1]。化疗的基础药物是顺铂+紫杉醇或者托泊替康+紫杉醇。(注:这一研究同时比较了这两种联合化疗方案的相对活性,结果发现两种方案之间没有明显差异。)

在化疗方案中增加贝伐珠单抗能够提高客观缓解率(48% vs 36%;P=0.008),延长疾病进展的时间(中位数分别为:8.2个月和5.9个月;风险比[HR],0.67;P=0.002),并且最重要的是能够延长总生存期(中位数分别为:17.0个月和13.3个月;HR,0.71;P=0.004)。抗血管生成药物联合化疗会增加高血压(>2级:25% vs 2%)、胃肠瘘(>3级:3% vs 0%)和血栓相关不良反应(>3级:8% vs 1%)的风险。

这些数据提示,存在瘘或深静脉血栓的情况下应用贝伐珠单抗时要谨慎。这些情况在难治性或转移性宫颈癌的患者中并不罕见。

意识到贝伐珠单抗在转移性宫颈癌细胞毒性化疗方案中的有益影响后,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在8月14日正式批准贝伐珠单抗的这一适应征。

卵巢癌

2014年发表的许多研究都有可能对卵巢癌未来的治疗或预防产生影响。

已经有研究证明BRCA胚系突变的患者进行预防性双侧卵巢切除术可以大幅度降低以后发生卵巢癌的风险。然而,直到今年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研究发表,该研究是一国际注册中超过5500例具有这种突变患者的随访报告,该做法对总生存期的影响(由于所有原因)是不确定的。这项研究明确预防性双侧卵巢切除术后,BRCA1和BRCA2突变基因携带者一生中卵巢癌的发病风险会降低80%,而且所有原因的死亡率会下降77%[2]。
 
贝伐珠单抗治疗卵巢癌的效果在一些临床设置(一线治疗,复发性,潜在地对铂类敏感,铂类耐药)的3期随机试验进行了研究。可能该研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结果是在今年同行评议的文献综述中报道的,该综述中包含了对铂类治疗抵抗的卵巢癌患者[3]。

AURELIA试验一项非常具有创新性的试验设计,允许研究者从3种生物学上或临床上客观缓解率较高的单一化疗药物中选择一种(聚乙二醇脂质体阿霉素,每周应用紫杉醇或者拓扑替康)[4]。在试验组中,将贝伐珠单抗加入到这些药物中的一种中。

抗血管生成药物+化疗可以明显延长无进展生存期(中位数:6.7个月 vs 3.4个月;HR,0.48;P<0.001)。此外,增加贝伐珠单抗后客观缓解率提高了2倍多(27.3% vs 11.8%;P=0.001)。尽管包含贝伐珠单抗的试验组中总生存期有了一定的提高(中位数:16.6个月 vs 13.3个月;HR,0.85;P<0.174),但是这一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关于总生存期,要注意的很重要的一点是,对照组中大约40%的患者最终在应用指定方案治疗后,疾病发生进展,改用了抗血管生成药物。

有趣的是,应用包含贝伐珠单抗的方案后,患者的腹痛的发病率有了明显的下降。有明确的迹象表明这一方案对临床上癌症相关的症状的减轻存在有利的影响[4]。

最后,值得注意的是,AURELIA试验是首个显示新的治疗方案对铂类抵抗的卵巢癌患者的治疗评价项目(无进展生存期)中占优势的3期试验。很可能是由于这一重要的结果,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最近批准贝伐单抗联合化疗用于临床中难治性患者的治疗。

另一个令人兴奋的新策略是,将PARP抑制剂olaparib作为对铂类化疗方案二次敏感的卵巢癌患者维持治疗方案。II期试验最新的结果显示,对于BRCA突变的患者而言,这种治疗方案对疾病进展的时间有获益的影响。与安慰剂对照组患者相比,这一随机试验中应用olaparib的患者疾病进展时间将近翻了3倍(11.2个月 vs 4.3个月;HR,0.18;P<0.0001)。BRCA野生型患者应用olaparib治疗后,疾病进展的时间也有所延长(中位数:7.4个月 vs 5.5个月;HR,0.54;P=0.0075),但是这种差异不像突变阳性的患者中那么大。被随机分配到安慰剂组或olaparib组患者的总生存期没有明显差异,但是,对照组中很大比例的患者最后都应用了PARP抑制剂治疗。

在Markman教授看来,FDA咨询委员会投票反对批准这种药物用于卵巢癌患者的治疗[5],是不太适当的。(注:写这篇评述时,关于这一问题FDA还未做出最终决定。)

还有很多关于卵巢癌治疗,肿瘤学家会感兴趣的研究,但是它们对疾病治疗的最终影响比起之前提到的结果仍然不够确切。这些研究主要包括以下几个:

※  证据表明在作为铂类化疗方案后的维持治疗方案,抗血管生成药物帕唑帕尼可以延长疾病进展的时间(但是也存在很多的临床相关不良反应)[6]。

※  证据表明每周应用卡铂+紫杉醇对严重不良反应存在有利的影响,但是作为卵巢癌的原始治疗时对生存期结果没有影响[7]。

※  证据表明在复发性卵巢癌患者中,与单纯应用紫杉醇治疗相比,试验性抗血管生成药物trebananib+紫杉醇方案可以延长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8]。

※  证据表明在复发性、可能对铂类治疗敏感的卵巢癌患者中,与olaparib单药治疗相比,试验性抗血管生成药物西地尼布+olaparib可以延长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9]。

回顾

在过去的一年里,有很多可能显著改善女性盆腔恶性肿瘤预后的相关文献发表。

参考文献:

[1]Tewari KS, Sill MW, Long HJ, et al. Improved survival with bevacizumab in advanced cervical cancer. N Engl J Med. 2014;370:734-743. [pdf free]

[2]Finch APM, Lubinski J, Moller P, et al. Impact of oophorectomy on cancer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in women with a BRCA1 or BRCA 2 mutation. J Clin Oncol. 2014;32:1547-1553.



[5]Markman M. Lack of justification for delaying regulatory approval of olaparib in ovarian cancer. Am J Hematol Oncol.2014;10:25-27.

[6]Du Bois A, Floquet A, Kim J-W, et al. Incorporation of pazopanib in maintenance therapy of ovarian cancer. J Clin Oncol. 2014; 32:3374-3382. 

[7]Pignata S, Scambia G, Katsaros D, et al. Carboplatin plus paclitaxel once a week versus every 3 weeks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ovarian cancer (MITO-7): A randomized, multicentre open-label, phase 3 trial. Lancet Oncol. 2014;15:396-405. Abstract

[8]Monk BJ, Poveda A, Vergote I, et al. Anti-angiopoietin therapy with trebananib for recurrent ovarian cancer (TRINOA-1): A randomized, multicentre,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phase 3 trial. Lancet Oncol. 2014;15:799-808.

[9]Liu JF, Barry WW, Birrer M, et al. Combination cediranib and olaparib versus olaparib alone for women with recurrent platinum-sensitive ovarian cancer: a randomized phase 2 trial. Lancet Oncol. 2014;15:1207-1214.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ljjj

很不错学习了

2015-5-16 19:26:00 回复

orthoW

不错的文章,学习了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5-2-22 9:26:00 回复

xiaotian628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5-2-18 22:29:00 回复

Johnny1989

谢谢分享!

2015-2-16 15:14:00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