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克利夫兰新任总裁兼CEO反思迁徙之路:哪些事才值得去做?

2018/6/13 作者:谢笑笑(编译)   来源:健康界 我要评论1
Tags: 医学人文  
分享到:

当你问我一生中做出的最重要的决定是什么,我会本能地去想:“什么事是值得做的?”

离开生我养我的国家,值得吗?离开受尊敬的外科医生岗位,到一个更小的城市,选择一份同样的工作,拿着同样的薪水,值得吗?现在,在即将知天命的年纪,又改变职业,换下白大褂,走向高管层,值得吗?

这些决定都需要停下来认真思考,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我出生在克罗地亚,那时候克罗地亚还是南斯拉夫的一部分。我父亲是一个企业中层管理者,母亲是一位教师。我们的生活还是较为舒适的,但我能得到的机会却非常有限,因为我家人对当时社会主义体制是抵制的。

1989年,我从萨格勒布大学医学院毕业,当时的南斯拉夫联盟正摇摇欲坠,深陷内战之中。我随即决定去其他地方继续深造,我报了3个月的德文速成班,随后在苏黎世大学医院找到了一份助理职位。

几年后,我在波士顿找到一份备受追捧的培训项目职位。那时,我却不得不做出选择:回克罗地亚接受亲戚介绍的一个稳定职位,还是去美国争取成为一名医生?我不知道哪个才是正确的选择。

最终,我选择去布列根与妇女医院担任一名心脏外科医生,专攻机械二尖瓣修复方向。阿图尔·葛文德是我在布列根与妇女医院实习时的指导老师。他曾问我:你来到这里重新开始,从最底层的工作做起,一直做到医生,你比我了解外科,更了解团队管理,但是我从未见你心生抱怨,为什么?我说,因为我认为能够有机会在布列根与妇女医院任职就已经很难能可贵了,我非常感激能够有如此机会在那里接受培训,没有任何事是值得我去抱怨的。

2004年,我受邀来到克利夫兰,离开波士顿,选择了一份薪资相当职责相同的工作。可能在别人眼中,就算要横向调动,最好也是担任科室主任或者学院教授。当时的同事们完全不理解我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因为新职位既不提供更丰厚的薪酬、更高的职位,也不能带来更多的名望。那么,这样的选择真的值得吗?

但我的直觉告诉我,来到克利夫兰医学中心的决定是正确的选择,即使我当时无法完全解释清楚个中原因。我与阿图尔曾讨论过“来自管理层的经验:选一份没有人愿意做的工作”这个话题,这也许是我做选择的部分原因。如今,转眼14年,我成为了这所享誉全球的机构的总裁兼CEO。我想克利夫兰医学中心的整体文化可以帮助我解答这个“是非”题,答案就是:价值观、环境、思想。

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充分展现了美国之所以成为世界强国的价值观。

美国每天都践行着这样的思想:世界上所有人在这里都可以发挥特长获取一席之地,不论肤色、性别、性取向或宗教。世界上可以实现这个理想的地方真是少之又少。而克利夫兰医学中心是其中之一。

它不是个体与不同医院的简单组合,而是一个鲜活的思想整体,让每一个人了解到每个人不同之处在于个人特色,而不在于头衔及职位。我们会团结一致,致力于争取如何给病人以最好的治疗,会为正确的事据理力争即使这件事看起来并不受人待见。

能够践行如此价值及思想的机构并不多。克利夫兰医学中心是举世闻名的,作为总裁兼CEO,我的使命不仅是传承这种思想的力量,更要继续与时俱进,拓展其外延,服务患者,让这种思想尽其所能地使更多人受益。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分享到: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sslx2010

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务实创新合作.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8/6/13 23:04:28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