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 Bull:海马影像组学是阿尔茨海默病早期识别标记

2020-04-14 紫冬君 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

阿尔茨海默病(Alzheimer Disease, AD),俗称“老年痴呆症”,作为一种不可逆的神经退行性疾病,是老年人群中最为常见的认知障碍疾病。传统上,大脑海马区(hipp

阿尔茨海默病(Alzheimer Disease, AD),俗称“老年痴呆症”,作为一种不可逆的神经退行性疾病,是老年人群中最为常见的认知障碍疾病。传统上,大脑海马区(hippocampus)的萎缩被认为是与AD相关的一个影像学标志物,然而既往关于AD的影像学研究大多是基于单中心、小样本的结果,标记物的泛化性且存在争议。

为突破AD的早期诊断和疗效评价所面临的巨大瓶颈,中科院自动化所脑网络组研究中心牵头,联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天津环湖医院和山东大学齐鲁医院等国内外多家单位共同发展了一套基于海马影像组学的AD早期识别的研究框架(HR4AD:Hippocampal radiomics for AD)。团队基于1900余例脑影像样本,发现海马影像组学可以作为AD的影像学标记,并从标记的泛化性、个体化精准诊断可行性与生物机制解析等方面进行了系统的研究。

HR4AD研究框架

针对现有的临床直接应用影像学标记的泛化性能不足这一关键问题,脑网络组研究中心瞄准利用磁共振影像对AD进行辅助早期识别这一目标,收集了6个中心的AD及轻度认知损害(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AD高风险人群)病人的脑影像、临床与认知评估等数据,并利用美国ADNI数据库(包括基因组学、脑影像、临床认知评估、蛋白沉淀等临床数据)作为验证数据。在多中心、大样本数据的基础上,首次在多中心、大样本的数据中证实了海马的影像组学是AD稳定的生物标记,在此基础上探索了影像标记与基因风险、认知能力、蛋白沉淀等临床信息的潜在的关系,并在纵向跟踪的数据中验证了影像学标记可以用来跟踪高危人群的病情发展。

HR4AD研究的主要创新性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 多中心融合分析表明AD中存在着显著可重复的异常海马影像组学特征表达; (2) 独立中心交叉验证表明HR4AD可以用于AD的个体化识别; (3)基因、生物标记和纵向变化刻画HR4AD背后的生物学意义。

综上,该研究表明海马的影像组学是一种AD稳定、有效、可泛化、并且有希望应用于临床辅助诊断的生物标记的个体化诊断的生物标记,可能对未来AD临床的精准辅助识别、高危人群的纵向跟踪都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

该研究以“Independent and reproducible hippocampal radiomic biomarkers for multisite Alzheimer’s disease: diagnosis, longitudinal progress and biological basis”为题,近日在线发表于Science Bulletin。脑网络组研究中心刘勇研究员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的张熙教授担任通讯作者,第一作者是刘勇研究员小组的硕士研究生赵坤。

相应的研究方法可推广至其他神经精神疾病的研究。团队已经共享了研究中更新后的应用程序(https://github.com/YongLiulab)。这也是该团队继基于多中心的功能磁共振阿尔茨海默病脑活动改变研究(Science Bulletin, 2019,64: 998-1010)之后,在AD的脑影像异常表征上取得的又一重要进展。团队后续的工作将集中在更多独立中心、纵向跟踪的高危人群的验证工作,希望和更多的团队建立进一步的合作。

该研究受到国家重点研发计划课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面上项目、中国科学院先导项目和模式识别国家重点实验室开放课题等项目的支持。

相关资讯

JAMA Neurol:无临床症状患者脑淀粉样蛋白升高因素研究

家族老年痴呆史及APOEε4等位基因是最重要的脑淀粉样蛋白升高因素

JAMA Neurol:压力增加神经退行性疾病风险

压力相关疾病导致血管神经退行性疾病风险增加,这再一次证明脑-血管通路存在紧密的关联

Clinica Chimica Acta:早期阿尔茨海默病中胆碱能和5 -羟色胺能系统的血浆改变

在世界范围内,阿尔茨海默病(AD)的社会和经济成本很高,由于缺乏可靠的早期诊断和疾病发展中涉及的复杂的生理机制,目前仍然没有一个有效的治疗方法。在疾病过程中,胆碱能和5 -羟色胺能系统可能被改变。本研究通过测定这些途径的代谢物,建立一种无创的早期诊断模型,提高对该病生理病理机制的认识。研究人员分析了来自AD患者(MCI-AD,n = 25)和健康对照(n = 25)的血浆样本。 研究结果表明

Neurology: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出血性和缺血性卒中风险

由此可见,与具有相似风险特征的非AD对照相比,AD患者出血性卒中而非缺血性卒中的风险更高。

2019年阿尔茨海默病十大临床研究进展

1、NEJM:BACE-1抑制剂Verubecestat治疗前驱性AD痴呆研究失败 1454名患者参与研究,其中12mg剂量组485人,40mg剂量组484人,安慰剂组485人。12mg剂量组、40mg剂量组以及安慰剂组104周CDR-SB得分变化分别为1.65、2.01以及1.58,高剂量组患者治疗后症状加重,各组患者每100随访年确诊AD病例分别为24.5、25.5以及19.3例,相比于

J Neur Sci:补充酮或可对抗阿尔茨海默病

美国神经科学学会期刊《神经科学杂志》9日刊发的一项小鼠模型研究表明,一种保护性蛋白水平降低,会导致阿尔茨海默病小鼠的抑制性中间神经元—GABA能神经元数量减少,进而造成小鼠神经元网络活动异常,而通过饮食干预手段补充酮,则有助于恢复该蛋白水平,抑制小鼠神经网络活跃度,并降低死亡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