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3日实验论文改投到《自然生物技术》,大概2016年2月文章被接收。2015年12月21日CN201510971234.5中国浙江大学  同样是在基因编辑领域的研究,同样成果都在世界顶级期刊发表。但是" > 6月3日实验论文改投到《自然生物技术》,大概2016年2月文章被接收。2015年12月21日CN201510971234.5中国浙江大学  同样是在基因编辑领域的研究,同样成果都在世界顶级期刊发表。但是"/>
加载中........
×

科研人员在成果保护中存在的问题 —韩春雨与John van der Oost

2016-5-13 作者:沙晨博客   来源:科学网 我要评论2
Tags: 专利  科研人员  基因编辑  

近几天,韩春雨副教授在Nature Biotech发表重大原创成果的报道抢占了很多媒体的头条,让众人称赞。很多研究人员认为韩春雨报道的NgAgo-gDNA技术更适合人类基因组编辑,将有可能超越CRISPR-Cas9技术。出于专业兴趣,作者检索了韩春雨的专利,发现了一些问题,在此提出来供研究人员参考。

韩春雨和John van der Oost都在nature发表了论文

先看一下韩春雨从产生研究想法到《Nature Biotech》报道其研究成果的整个过程。

韩春雨对NgAgo的研究受Wageningen University(荷兰)的范德欧斯特研究组(John van der Oost)在《Nature》杂志上发表的文章《DNA-guided DNAinterference by a paokaryotic Argonaute》启发,该文章介绍了TtAgo(Thermus thermophilus Argonaute)能以DNA为模板切DNA。

受到van der Oost的启发,2014年上半年,韩春雨团队开始着手实验,2个月之后,得出NgAgo可以做基因编辑工具。初步获得实验结果之后,韩春雨向《科学》杂志进行了投稿,在《科学》杂志审稿期间,韩春雨课题组不断对实验结果进行完善。2014年秋天,浙江大学沈啸也开始参与这项工作。经过《科学》杂志小半年的审稿,韩春雨的投稿最终被拒,估计这个时间大约在10月份。在补充了实验内容之后,2015年6月3日实验论文改投到《自然生物技术》,9个月之后,也就是大概2016年2月文章被接收,2016年5月2日在线发表。从开始研究,到论文见刊,前后大约两年的时间。

另外,要介绍一下John van der Oost。

John van der Oost目前就职于荷兰Wageningen University,2005年即开始研究CRISPR领域,是早期CRISPR的研究成员,与张锋和Jennifer Doudna都有合作,最新公开的专利显示John van der Oost也在Caribou Biosciences公司的发明人名单当中,该公司由Jennifer Doudna创建。

John van der Oost研究组的文章《DNA-guided DNAinterference by a paokaryotic Argonaute》,投稿时间是2013年7月30日,发表于2014年2月16日。

韩春雨和John van der Oost都申请了专利

先看John van der Oost围绕TtAgo申请且已公开的专利:


再看韩春雨申请的专利:


同样是在基因编辑领域的研究,同样成果都在世界顶级期刊发表。但是,对技术成果的保护却让人感觉意外。韩春雨的成果优于van der Oost的成果,但是,直到第二次投稿半年后才申请专利,专利发明人有两个,且第一发明人为浙江大学沈啸,还没有申请国外专利。而相比之下,van der Oost在投稿之前就申请了专利,且之后还进行了PCT国际申请。我想基因编辑领域关于CRISPR-Cas9的权属之争应该无人不晓,在这种情况下,这么重要的成果仍旧没有进行积极的专利布局。这反映的是我国研究人员对科研成果的态度和观念还停留在实验室,没有考虑市场应用,以及成果能给社会和人类带来什么样的福利。

因此要提醒

1、发表论文了不等于你拥有了该项技术的所有权。我国诺奖得主屠呦呦发现的青蒿素药物举世闻名,但是该药物只进行了论文公开,而没有进行专利保护,国际药企可以任意使用青蒿素技术进行营利。这里不讲专利法规,请记住,有好的技术请先进行专利保护。

2、尽管申请专利了,但是不同的专利撰写人员,写出的专利水平参差不齐。暂不论权项布局合不合理,相比于van der Oost的20多项权利要求韩春雨发明的专利只有8项权利要求,本人在2011年参与过基因药投资项目,与国外类似动辄就几十上百项权利要求比,如此重要的技术仅有8项权利要求是远远不够的。专利质量的好坏对于后续实施和维权至关重要。

3、对于合作研发,当事人一定要约定好权属问题。对于韩春雨团队申请的专利,发明人来自两个高校,但是申请人只有一个,如果没有约定好,可能会对后续实施产生影响。且该专利许可费用如何分配,都是需要讨论的问题。

4、专利转化运用并不简单,相反非常复杂且成本很高。很多科研人员不仅不愿意对专利申请事物投入足够的精力和费用,而且更不愿意对专利转化运用投入人力、物力和财力。其实,专利转化的要求非常高,不仅需要相关的专业知识,还需要沟通、管理、谈判等诸多知识和技能,而科研单位和大学很少有这类人才。所以,并不是技术好就能转化,要找专业的团队。

原始出处:


专利申请是自己申请还是请代理事务所申请比较好呢?

由于专利申请文件属于法律性文件,涉及到很多具体问题,如技术方案保护范围大小的问题、专利是不是授权的客体、三性的判断等,需要大量专利法律知识和充足的经验,所以一般都是由专业的代理机构协助申请。

梅斯医学(MedSci)携手中国商标专利事务所,为广大科研工作者提供专利申请服务。

为了避免这种以上种种错误,推荐大家观看由MedSci推出的关于专利的系列课程,了解更多相关知识,也可在手机上观看:推荐下载MedSci医学APP,随时随地获取最新的科研动态。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所属期刊:NATURE 期刊论坛:进入期刊论坛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doctorJiangchao

继续关注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6-9-17 14:23:00 回复

doctorJiangchao

继续学习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6-9-17 14:23:00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