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杨帆:2019NSCLC指南三大变化解读

2019-10-17 作者:赵广娜   来源:健康界 我要评论0
Tags:

肺癌风险和肺癌筛查:少谈成绩,多谈成本

关于吸烟者接受肺癌筛查获益的研究主要来自st研究,入选的人群包括:55-80岁;吸烟>30包/年;戒烟<15年。开始的时间为2002年8月,结束时间是2009年12月,筛查频率为每3年筛查1次低剂量螺旋CT,中位随访时间为6.5年。经过跟踪研究调查降低了20%的肺癌特异死亡,但是我们不能光看成绩不看成本,成本是怎么样的呢?

所有患者中总体上的肺癌筛查出非钙化结节的比例是24.2%,接近1/4,也就是说1/4的患者为阳性,这些阳性患者中,发现其中只有3.6%是恶性的,换而言之96.4%都是假阳性, 这就说明我们付出了巨大的成本,但是获益并没有那么多。

那么肺癌风险和肺癌筛查获益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我们把吸烟>30包/年的老年人进行筛查发现,1万人中能减少肺癌死亡为0.2,也就是说10万人中才能降低2个人的肺癌死亡率,但是我们付出的成本是巨大的。

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对于一个吸烟满30多年的老烟民最低微的情况下,筛查多少人才能降低1个死亡率呢?我们需要筛选5276个患者,付出1646个假阳性代价以后,才降低1例肺癌相关死亡,所以对于肺癌筛查来说,我们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看肺癌的风险因素。

2019年肺癌筛查更新内容

只有高危人群才需要做肺癌筛查。什么是高危人群呢?高危人群指的是年龄在55-74岁,吸烟≥30包/年,仍在吸烟或者戒烟<15年(1类证据);年龄≥50岁,吸烟≥20包/年,另雪附加一项危险因素(2A类证据),危险因素包括:氡气暴露史,职业暴露史,恶性肿瘤病史,一级亲属肺癌家族史,慢性阻塞性肺气肿或肺纤维化病史。推荐对高危人群进行低剂量螺旋CT筛查。

对于不是高危肺癌人群来说就没有必要进行肺癌筛查,所以要不要肺癌筛查要看自己是不是高危人群。

胸腔镜下的微创手术比传统手术并发生降低30%

对于1-2期肺癌治疗的更新。总体治疗原则:手术+辅助化疗。

2019年手术更新内容

把胸腔镜为代表的微创手术,从二级上升到一级推荐。从1992年国际第一例微创肺叶切除诞生,再到2006年进入肺癌治疗指南,从诞生到feasible option(可行性的选择)的叫法,整整经历了14年的时间。

可行性的选择其实就是备胎的意思,但是备胎要想转正必须要证明比传统手术更好。一些回顾性的研究,比如MSK的数据、美国SDS数据库的数据,以及美国国家住院患者的数据都能看到,微创手术确实比传统开放式能大大降低手术相关并发症的发生,降低的比例大概在30-40%左右。

下面是各国微创手术期的优势:

杜克大学:匹配284对VATS对比开胸手术患者,手术并发症降低约37%;(第34届美国西部胸外科学会年会。)

纽约MSKCC:398例VATS vs 343例开胸手术,VATS手术并发症降低29%(第88届美国胸外科协会年会,AATS)

美国胸外科医师协会(STS)数据库:匹配1281对患者资料,VATS降低并发症41%。(第89届美国胸外科学会年会)

美国国家住院患者数据库:68350例肺叶切除资料,其中VATS10554例,开胸57796例,匹配研究显示VATA手术并发症少,住院时间短。

实际上手术风险的降低并不仅仅是患者住院风险的降低,更大程度上使得患者和家属更倾向和乐于接受手术,使得那些犹豫不决的患者以及那些费力又不确定结节的患者能够真正得到及时的治疗,使得肺癌治疗的关口能够有效的前移,这是肺癌早期治愈率提高的关键,这样看来这并不是技术的前景,而是我们通过技术的前进,实现让患者从早筛到早诊再到早治,这才是微创的真正意义。

关于辅助化疗:化疗是一把双刃剑

前面我也提到了关于1-2期的患者总体的治疗原则是手术+辅助化疗。前面我们讲的是手术,现在讲化疗。化疗也有更新。把第8版分期的T2bNOMO 4-125px增加了辅助化疗推荐(第7版分期的T1b分期)。我们说辅助化疗真正的治疗指征是让患者从中获益,而不是分期的移动,不是说从二期到三期,就让患者按照三期的治疗原则去治疗。

所有治疗原则特别是对辅助化疗来说,我们真正针对的是最基本的主流大小N和M,那么对于A smart分析来说是鉴定了辅助化疗这个基础的研究,5.4%的生存的五年生存率改变是6.5%的6.4的肿瘤特异死亡的降低,减去1%的肿瘤特异死亡的增加的差值得到了5.4%的五年生存,那么说明化疗并不是一本万利的化疗,化疗是要付出代价的。

2019年辅助化疗更新内容

根据IASCL/UICC第8版分期,2A期指T2bNOMO。

第8版分期T2bNOMO 4-125px增加辅助化疗推荐(第7版分期T1b期)。

另外一个研究发现,五年之内接受辅助化疗的患者的生存是占优的,但是五年之后体现的是辅助化疗是有毒性的,因此接受辅助化疗的患者五年以后的生存是劣势的,因此化疗是一是一把双刃剑!

NCCN2019年指南中,提出了辅助化疗需要考虑高危因素,包括分化差(包括神经内分泌肿瘤)、脉管侵犯、楔形切除、肿瘤>100px、胸膜侵犯以及Nx。这些因素中单独一个may not be 化疗指征,在决定是否需要化疗时可作为考虑因素。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