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这群儿科医生“炫富”年终奖 158位家长联名送锦旗

2018-2-6 作者:唐梦霞   来源:浙江新闻客户端 我要评论0
Tags: 儿科  锦旗  


快过年了,浙大儿院新生儿重症监护室(以下简称NICU)的医护人员集体在朋友圈“炫富”年终奖。这份年终奖很特殊,它是158位家长联名赠送,写满早产儿名字的锦旗。

这背后是怎样的故事?



2月3日,设在NICU护士站的呼叫器响起了一阵音乐声,保安单师傅说有家属送来锦旗。接到消息的施丽萍和马晓路两位主任医师走出监护室的门,看到的场景却让她们震惊了,那不是一面普通大锦旗,那是六面锦旗,每一面锦旗上排列着出院孩子的名字。

“那一刻,我们体会到医护人员和患儿家长是一家人,那个画面真的让人泪目。”施丽萍医师说,这不只是NICU的锦旗,而是所有医务人员共同的荣耀。有了这些理解和支持,每个医务人员都会更有动力。

“密谋”这份惊喜的发起人是早产儿小奕的妈妈,她联合了一百多位出院的早产儿家长送来了锦旗。“没有你们的付出,就没有这么多健康的孩子。我们一直在想把爱传承下去,帮助更多孩子和家长。”

365天,每天24小时,NICU的医护人员一直接力奋战在这间聚集了早产危重患儿的4间病房。


刘太祥医生朋友圈截图

“虽说医生苦,儿科医生更苦,但苦中亦有甜,好好坚守自己的岗位,每一个平凡的岗位上都有一段不平凡的人生。”NICU刘太祥医生在朋友圈上说了这番话。

下面,分享一下三位早产儿家长与NICU医护人员“并肩作战”治疗、抚养宝宝的心路历程。



一、

“我是小奕的妈妈,因为凶险性前置胎盘,7个月不到就大量出血,被诊断是宫内生长受限,孩子生出来可能只有800克,可能是脑瘫,没必要保胎了。当时家人为了保大人都决定放弃孩子了,甚至可能还保不住子宫。那时,我几次送进ICU抢救,对于一个妈妈来说,当时生命,子宫都已经不重要了,只要孩子能够健康的活下来,能多在肚子里呆一天,就多一点存活希望。我的身体情况不好,最终接受紧急手术,剖出来孩子才1420克,当天就转到了NICU,宝宝是那么的小,脚只有我老公大拇指那么大,当时觉得孩子没有希望了。

我老公送孩子去浙大儿院的路上,看到孩子好几次睁开眼看着他,好像是告诉爸爸他想活下来。一想到宝宝可能会离开我们,我们的心都碎了。住进NICU,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我每天以泪洗面,不知道孩子会怎样,第四天送奶去,NICU保安单大叔和我老公说没有电话就是好事,有了他的安慰放心了不少。

每一天,我最关注的就是浙大儿院的APP上的清单和报告单,看看他的情况,一直以为他会出现很多接受不了的情况,连想都不敢想他会那么快健康了,29天的时候护士打电话说可以让我去医院“袋鼠”抱宝宝了,我激动得哭了。第一次见到宝宝的时候,虽然小,但已经长得蛮好了,从2.8斤快长到4斤了。

在NICU病房,我亲眼看到,护士们拿每个孩子都当自己的宝宝,喊着小宝贝,眼神是那么的温柔。说实话没有NICU,我孩子不可能恢复得那么好,真的感谢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有NICU这个团队,是她们让那么多提早来到这个世界的宝宝存活了下来。

我替孩子和家人向NICU全体医护人员说声谢谢,谢谢你们不求回报地付出,我记得那里医生护士说过的一句话,孩子好了出院的那一刻是她们最想看到的。宝宝们都很坚强,希望孩子的爸爸妈妈都要相信孩子,不要轻易地把孩子放弃了,也希望早产宝宝们都健健康康的。



二、

我是小希的妈妈,我宝宝是在江山妇保院出生的,出生体重是1000克,出生第25天,当地医院建议我们放弃,当时我们心都碎了。我想去医院见宝宝最后一面,我流着泪看我的宝宝,好像有心灵感应一般,宝宝突然睁开眼睛,好像告诉我,她很想活,让我不要放弃她。

当时,我看着宝宝一直哭,一个护士让我把宝宝转到浙大儿院试试看。我必须要试一试。当天,救护车把宝宝送到浙大儿院,没想到,到了浙大儿院,值班医生说“你宝宝情况这么好,放弃治疗太可惜了,我们会尽全力帮救宝宝的,请你安心等待。”

听了医生的话,我安心很多。我全心信任医生,期待宝宝能有奇迹般地好转。没想到,虽然宝宝被下了几次病危通知,可居然在医护人员的救治、照顾下,一天天慢慢地好转起来,从开始的一毫升奶慢慢地加上去,现在宝宝恢复得非常好,是活泼好动的宝宝!



三、

我是龙凤胎悦妹、泽哥的妈妈。因为我自身身体原因,两小只早早地来闯荡世界。真正见面那天,因为高度近视我只看到个模糊的大概的轮廓,然后他们就被抱走了。两个月后,妹妹出院;三个月后,哥哥出院。

哥哥和妹妹一出生就住到浙大儿院的NICU,因为孕周太小,刚进去两张病危通知书就下来了。我在做月子的时候,最怕听到医院的电话,一听到电话铃声就我精神紧绷,可幸运的是,我听到的好消息比坏消息多。

月子出了后,我开始自己跑医院,一三五问病情每次都到,只要有家长在那里我就开始听他们聊天,了解他们宝宝的情况,特别是孕周相符的“遛湾”姐妹花的爸爸。

那时,我也慢慢知道,哥哥的情况有点复杂,经过一次感染后他开始喂养不耐受了,总是腹胀,排便困难。我开始很焦虑,也害怕孩子不好。那段时间,常在NICU外面泡着,保安单大伯和我聊了很多,讲了很多案例,给了我很多信心。

万分感谢的是NICU医务人员,妹妹病情控制得很好。在她快两个月时,我第一次见到她,开始尝试袋鼠疗法。我把软软的妹妹抱在身上,亲子关系真是世界上最奇妙神奇的关系,在抱了妹妹七八次后,妹妹腹胀问题基本消失,体重也长得不错。

2017年10月1日,妹妹美悦出院了,四斤多点,很小一只,多亏了NICU的护士老师们教了我很多护理知识,我才敢独自护理她。

因为哥哥阿泽还在医院,我两头跑,每天睡眠不足,头昏脑涨。自己压力也非常大,觉得自己离抑郁不远。但很幸运的是,我和“遛湾”姐妹花的爸妈及—宸总妈咪,童仔妈咪,暖妹妈咪等很多家长认识了,我们相互添加的微信,我们有不明白的就大家聊一聊,有不舒心的也聊一聊,晚上通宵奶娃也出来聊一聊。渐渐地,微信群里有了欢声笑语,有了松快的气氛,大家都相互安慰着鼓励着,我们的宝宝们也都往好的方向发展。

哥哥阿泽因为孕周小,体重轻,NICU施丽萍主任担心过早手术不利于孩子,这期间一直坚持保守治疗,希望宝宝能通过自身的发育慢慢地建立好的肠道系统,但这并不容易。

后来,哥哥阿泽经历了两次手术,刚完成造瘘手术出来的时候,我手足无措,术后他继续在NICU 里住着,因为很多血液指标都没恢复,直到11月中旬哥哥才出院回家。因为是造瘘宝宝,NICU造瘘专科护士还专门给我上课,教我如何护理造瘘口,对此我真的非常感恩,之后在家护理的两个月里,阿泽的造口一直很好,护理得当使得造瘘非常干净,宝宝也很健康。

宝宝们从出生到回到我们身边的这几个月里,都是靠NICU里面的医生护士。有很多感谢地话,有很多的感恩。谢谢女儿医务组的陈敏燕医生,儿子医务组的冯万里医生。还有那些虽然看见熟悉却叫不出名字的医生护士们。还有造瘘护士,还有一个专门给我打电话说宝宝太可怜,因为身上有很多管子不符合袋鼠护理的要求,他一直没有得到来自母亲的拥抱,这使得我的阿泽非常的缺乏安全感,这个护士给宝宝洗澡时,我阿泽居然趴她胸口甜甜地睡着了。这使得她非常心酸,她特意去咨询医生,想把我单独安排小房间做袋鼠护理。真的万分感谢这个护士,我甚至都不知道你的名字,谢谢你安排了袋鼠护理,使得我和阿泽有亲密的接触。

作为一对早产儿的妈妈,我知道孩子们住院期间时间是非常难熬的,但我们不得不勇敢,因为父母良好的情绪会影响孩子。也要相信医生,给医生足够的信任,跨过最艰难的时光,我们才能得到的最幸福的结果!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