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Lancet增刊:来自中国民营医院医生发表的中国医疗现状调查研究

2016-1-14 作者:MedSci   来源:MedSci原创 我要评论2
Tags: 医疗  调查  

在2015年第386卷的The Lancet上你可以搜索到一篇论文摘要,题为:“Doctor and patient perceptions on health care in Shanghai hospitals: a cross-sectional survey”,第一作者是周璐靖,单位是“中国上海瑞慈医疗集团,诊所事业部”。

虽然,这篇文章实际上是在柳叶刀-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科学峰会上的会议论文和摘要(The Lancet-CAMS Health Summit Abstracts ),该大会上的报告最终也发表在Lancet增刊上(该增刊文章不进入检索系统,所以大家在pubmed上查不到)。但是,民营医院参与国内专业的学术会议,这也是迈出重要的一步!甚至有人认为这是瑞慈医院的软文,但是,纵是软文也也无妨,勇敢迈出第一步才是最重要的。

中国民营医院未来长远发展,一定要靠学术!梅奥之所以有今天,不是靠规模取胜,也不是靠地理位置取胜,而是靠学术研究!梅奥的医学学术研究是全球顶尖的,这是保证梅奥长久不衰的根本。中国民营企业如果未来立志在为梅奥,离开学术,都是空谈!

民营医院有可能会鼓励员工发表论文,但绝对不会用论文发表的数量或质量来考核员工,更不会要求发表SCI论文了。但是,上海瑞慈医疗集团周璐靖医生的名字,却“不经意”地出现在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医学杂志上。没有理由不为周医生点赞,为瑞慈点赞,也为民营医疗机构点赞。

周璐靖,31岁,大学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原是上海市静安区中心医院消化科医生。她在上海瑞慈医疗集团连锁诊所事业部担任总经理助理,迄今工作刚刚满8个月;她还是一对14个月大双胞胎的母亲。白天被老板“剥削”,晚上经常自我加班,夜里还要被两个孩子“折腾”,然后还要挤时间撰写并发表高水平学术论文。对此你不感到惊讶吗?不觉得不可思议吗?来说说她的故事。

“我只是想写,为了想写而写”

为了职称而写文章,这是许多医生心中的痛。“急诊女超人”于莺就曾公开表示写不完的文章是她离开体制的重要原因。那么作为一名民营医疗集团的管理人员,周璐靖的职位和薪酬都和写文章无关,到底是为什么她愿意花很多时间写论文呢?

“我只是想写,为了想写而写”, 周璐靖是这样回答的。作为一名有五年临床经验的医生,她深深为中国医患关系的紧张而不安。

2007年,一位心脏有疾患的老太太不遵医嘱,在值班医生劝解无用的情况下,签字回家(读到这里你是不是想到《老炮儿》了?),于当夜在自家心跳永远停止。家属们认为医院有过,而且还非常愤怒,于是蜂拥至医院“讨说法”,由于听说当晚值班的是“一位女医生”,因此他们围住了当时他们能找到的唯一一位女医生-周璐靖,要求“一命填一命”,周璐靖万般无奈之下只能跳窗逃离值班室,这件事情给当年的年轻实习女医生心中留下了指数极高的“雾霾”。

2008年大学毕业之后她一直忙碌在临床工作的一线,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她总觉得这样每天跟打仗似的在公立医院工作和生活,不仅缺少了些什么,而且还不受尊重。于是,她决定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2012年,她离开公立医院,放弃医生职业,前往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深造,攻读医疗管理硕士学位。在读研的两年时间中,在与导师和美国医生相处的日子里,周璐靖时刻用心看,用心研究。总所周知,美国的医患关系是相对友好的,辱骂医生或医患肢体冲突的现象极为罕见。且不追究这种良好医院关系的深层次原因,周璐靖在美国发现,几乎每位病人看诊结束后,医生都会问一句:“Any question?”然而在中国的公立医院,也许医生太忙,也许不习惯,也许其他原因,医生在看诊结束后的常用词多是:下一位!而不是“还有什么问题吗?”医生几乎没有时间去满足患者想要深入倾谈的需求。学成归国后的她,坚定地选择私立医疗机构作为工作单位,希望通过私立医疗的平台首先改善医患沟通,希望尽自己的一份努力,实现医疗回归本质——“人”和“人”的平等沟通。

“当你真正想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你就会变得强大”

为了探求目前中国这种可以称之为血淋淋医患关系之后的背景,周璐靖开始了这篇论文的研究。研究期间,也就是时至2015年6月,周璐靖也如愿以偿地加入了瑞慈医疗集团,并担任连锁诊所事业部的重要职务。

从题目设定、文献搜集到发放问卷,分析数据,到最后的得出结论,她前前后后花了一年的时间。研究结果显示: 医生获取的患者信任往往比医生自身意识到的要多(P<0.0001),但看病过程中患者对于医生表达内容的理解远远低于医生的预期(P<0.0001)。由于沟通不畅,患者的自我报告显示他们对于是否接受到了足够医疗干预不能充分判断。当她和美国教授在柳叶刀-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科学峰会论坛上分享此项研究时,引起了当时许多国内外交流者的关注。

“当你真正想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你就会变得强大”,回顾这十分艰苦的一年的时间,周璐靖觉得这篇论文有着它别样的意义。中国的医患关系确实存在很多问题,这些问题当然源自医患双方,也有社会因素。然而,周璐靖直言不讳地说:缺乏有效的医患沟通,医生话语太少,常常是引发医患矛盾的重要原因,多问几个“any question”,可能会少了很多“problem”。瑞慈诊所的专家给病人看诊,没有少于20分钟的,绝大多数专家看诊一个病人的时间在30分钟以上,最长者达两个小时!这样的设计,周璐靖有一份功劳。

“无论是公立医院,还是民营医院,都应该回归医疗的本质——以人为本”

不论是公立还是民营医疗机构,无论是健康管理还是治病救人,无论是医院还是诊所,都应该首先“心中有人”,要以人为本。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医疗服务,一定是优质的,也是回归本质的。同时,我们决不能忽视实施医疗的主体——医务人员,关爱医生,关心医生作为“人”的基本属性,医疗服务的人性化才能得以实现。说到底,对医生的人性关爱,会折射到对病人的人性关爱。民营医院应该首先在这种回归医疗本质方面做出更多尝试和努力。

发表一篇高SCI分值的论文真的算不得什么,但是对刚过而立之年的周璐靖却算得了很多,对民营医疗机构也算得了很多。周璐靖自嘲道:我是一个小人物,在医疗机构管理方面不过是一个菜鸟,但我也是一个很乐意走出体制内的人,是一个小小的“鲶鱼”,想在未来的职业生涯中,在民营医疗机构这个大大的鲶鱼池里做一个成功的搅动者。

MedSci编辑认为,虽然这仅仅是会议论文,也不进入检索,实际学术价值是不大的。但是,作为民营机构,能有这种想法,本身就是值得鼓励和支持的!

(内容报道主要来自于健康界,MedSci进行学术性整理与澄清)

原始出处:

Lujing Zhou, Jesse Heitner, Mark Heitner.Doctor and patient perceptions on health care in Shanghai hospitals: a cross-sectional survey.S27 ummaryFull-Text HTMLPDF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版权声明:本文系梅斯MedSci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桐花

私立医院能做到一个患者看20分钟,公立医院能做到吗?板子别打在医生身上,我国医疗资源严重短缺问题,是谁之过呢?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6-1-15 12:50:00 回复

I come

制度僵化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6-1-14 22:58:00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