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以后,可能没有医生愿意救你了”

2017/6/16 作者:佚名   来源:《康健》杂志 我要评论7
Tags: 医疗诉讼  重症医师  
分享到:


死神镰刀

晚上十点左右,电话响起,急诊医师那头跟我说:“男性42岁,主诉呼吸困难,初步胸部x光和检查看似正常,他说他父亲是你的老病患,想叫你会诊看一下。”

我心里很奇怪,怎么会因为患者要看我而急会诊?只听电话那端:“学长,其实我是觉得这个病患怪怪的,说不出所以然,也就是那种感觉不能轻易给他回家,因为一直低血压,但是人又显得似乎一派轻松…”

我可以了解我学弟的感觉,因为我们急重症医师对病患,有时候就是会有那无法解释的不寻常感觉。

因为好奇,我就到了急诊室和学弟一起去看那病患,病患旁边太太正拿着一杯可乐,而病患正在大口吃炸鸡,学弟就有点生气说:“不是告知你先别乱吃东西吗?待会可能还还有其他检查呢!”“可是我饿坏了呀。”

我知道这是一个比较不合作的病人,而且酒味很重,我向他介绍自己,什么~重症?医师你是重症,我不会是你的病患,你搞错了吧。我才不回应他的质疑,我只想知道他现在身体感觉如何。“我刚刚来是吸不到气,给了我氧气,呼吸困难变成好太多了,只是刚刚有点胸闷,其他还不错,我等一下打完点滴,就要回家了……你什么重症的,别来吓人啊。”

我看了学弟一下,学弟马上知道了:“马上做心电图。”病患又被叫躺平非常不合作,最终心电图呈现在我们的眼前,我们心冷了,因为心电图波形宛如死神镰刀倒插在导线上,尖峰升高得非常明显,我们一个急诊专科、一个重症专科,非常清楚,那是急性心肌梗塞。

从这刻开始,这是一个和死神搏斗抢时间的考验,我们必须以最短时间送这个病患到心导管室,作紧急心导管手术,我们要立刻夺下那插在心脏上的镰刀!

求求你救救他

我的学弟早已马上联络心脏科医师要紧急做心导管手术,而我同时已在向病患和他的太太解释病危状态。只见他太太一副轻率对我说:“你们医生就是常常要说超级严重,吓我们家人不敢乱动!我先生平常不抽烟,又很喜欢运动,怎么会有那么严重!?”

半躺在床上的病患,也趁机抬起那没有在打点滴的手臂,秀出壮大的二头肌。我对病患直接说:“我们会马上用抗血小板药物、抗凝血药物,先防止血栓恶化,马上要去做紧急的心导管手术!”

“医师,你太小题大作了吧,我现在可比之前好多了。”我当然很坚决表示:“我待会给你们病危通知书,因为这是严重疾病,你们夫妻先讨论,我必须马上把药物开出来!”我5分钟左右已经马上回来床边,“你们商量如何了?”他们夫妻互看一下,太太才说:“我们决定要转院,到大医院去再确诊一下。”我身边的急诊医师已经快抓狂了:“不可以!这急性心肌梗塞,随时会猝死,你们不能拿命开玩笑,让你签同意转院会害死你先生啊!”

那太太竟回应我的学弟:“医师,留下一点口德好吗?我先生还没有死咧!”我的值班手机响起,楼上有个病患不好,急需我马上去处理,我叮咛急诊医师:”把人留下,我去处理楼上病患,等等就回来!”我转身即走出了急诊。

我在病房处理病患后,就去便利商店买两杯咖啡,缓解自己紧绷的假日值班生活,顺便又走回急诊。学弟一看我就很无奈的说:“我说服他们很久,他们还是要去大医院,跟他们告知随时可能会有危险,他们还是坚持要转院,大概才转出十分钟吧!”

我把手上另一杯咖啡给了学弟;我们俩就各自拖着疲惫的身躯,趁小片刻空档,坐在椅子上,我看到他无奈、气愤、约略又担心,我拍拍他的肩膀:“我们尽力告知,就无愧于心了,毕竟我们医师不是军警人员,对患者和家属没有权力强制扣押他们于急诊…...”“只有祈祷和祝福吧……”这句话未说出,一阵骚动狂叫:”医生救命呀!”

我们俩直接反射往急诊大门冲去,眼前刚刚那病患又被救护人员急送回来,正疾奔急诊室,在急救床上的病患已经完全不动了,随着进来的太太整个人额头冷汗,加泪水,她一直扒抱住病患胸口不放,啊!由于病患太太此举动阻碍了我们的急救动作,急救区所有人员都同时在呐喊:“走开,你快走开!”争取分秒急救。

病患太太吓到脚软跪在地上,我只好叫保全把她挟去急救区外休息。急诊医师就插管位置、而我在电击胸压位置;跟来的救护人员陈述:“我们才出车不久,病患就两眼呆滞、失去意识、心跳呼吸停止、摸不到脉搏、血压量不到;我们一路上启动AE,一路上一直在电击……”

急诊医师学弟已经在说:“血氧95%,准备插管,打上气囊,固定呼吸内管、接上呼吸器……”一切急救动作如此快速和熟练、有条不紊的一场战役。这是一场从死神夺取镰刀的战役、没有预演机会,急诊医师学弟和我这个重症医师,站在属于自己的战斗位置上、身上细胞是热腾的、手脚却没有一丝慌的情况,这就是我们专业能力训练出来的!

我出声:“暂停胸压、有恢复心跳了吗?”所有人动作瞬间停止,目光转向监视器看,那固定频率的心跳和仪器发出的声音,冲击出我们这些人内心的喜悦,没有错,死神镰刀还没有完全摧毁他的心脏,还有得救!

我们只花了15分钟完成所有的急救动作,他的太太对这15分钟恍如隔世的无助。见到我出现,焦虑问:“病情稳定了吗?我可以去看看他吗?求求你,一定要救活他啊!”这前后态度判若两人的太太,真是令我鼻酸,先生本来可以不会如此发生的,只因为他们俩用自己的想法,忽略专业人士的苦口婆心劝说,然而事已经发生了,我也只好坦白说:”由于心跳有过停止和急救,也许脑细胞会缺氧,不知道以后会不会醒过来,但现在最危急是要处理急性心肌梗塞……”

太太已抢说:“我同意,我同意做,一切按照你们说的,医生求求你救救他啊……”她低着头,像是犯错的小孩。还好心导管室所有人员还在,我们五分钟内已经送到导管室了。不到半小时心导管手术完成,那原本如尖峰的死神镰刀插在心电图形消失。啊!那个夜晚,为了救他,我值班整整20个小时没有睡觉……这真是苦战役。本来只需花30分钟就可以脱离险境,病患和太太却跟我们拉巨战好几个小时……想了真替他们惋惜。

医生的梦魇

不过,好像要惋惜的是我这个重症医师了。那已经是三个月以后的事了,病患儿子投诉我处理不当,害他的父亲至今植物人躺在床上没有醒过来!天呀!这就是重症医师的梦魇。通常病患最危急,完全没有在现场的家属最难接受一切紧急变化;有些即使在现场骤变的生命,或只要重症病患,没有恢复如家属期望的健康,家属就可以有权质疑一切的处置,而这是合法的!唉!这是可悲?还是可惜?人性的关怀和互信,现在或许已降到最低冰点了。

猛然惊醒。这几天,全台湾的舆论都在讨论胸腔重症专科医师考试今年只有38人报名,以往都有六、七十人,担心重症医师“稀有”,将严重冲击未来加护病房的重症医师人力,直接受影响的就是民众在病危时的医疗质量。

台湾医疗诉讼率全球第一,一年有300百多位,几乎就是每日都有医生被控告,我的同业早已有人去法庭内解释病情了。我常常想:若有一个行业如此,您们各位谁会愿意安心从事救人工作呢?难怪记者会写下:“以后可能没重症医师愿意救你了!”

重症医师专业如我:对于病情病重,我们早已训练得一点都不慌,随时想尽办法夺下死神的镰刀,但面对人性的自私冰冷,却出奇的“慌”了。物质丰盛的社会,人心、感恩是如此贫乏。在此环境影响下,重症医师这特殊行业,也许真的会“荒”了。大家不慌吗?

我似乎又听到死神的邪笑声了,因为愿意投入血路,夺下死神镰刀的专家正逐渐凋零中……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分享到:
登录才能发表评论!马上登录

秋分

学习了提高了。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7/6/19 7:24:53 回复

D.Jh

这情况在中国太多了!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7/6/17 11:35:32 回复

135****7952平儿

学了。。。。。。。。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7/6/17 6:29:12 回复

Mr.Li先生

无知的人类。。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7/6/16 12:29:25 回复

我是谁??

学习了。。。。。。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7/6/16 9:31:05 回复

Norene

学习了。。。。。。。。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7/6/16 9:28:12 回复

152********(暂无匿称)

好可怕啊。。。。。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7/6/16 9:24:02 回复

web对话
live chat

扫码领取IF曲线

IF连续增长的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