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JAMA主编对话CDC专家吴尊友:新冠肺炎最新进展

2020-2-17 作者:佚名   来源:转化医学网 我要评论0
Tags: 新冠肺炎  疾控  感染  

截至2月15日,新冠肺炎已确诊病例66576人,死亡1524人,其严重性可见一斑,那么截至目前新冠肺炎的控制力度到底怎样,针对其治疗方案又有哪些进展,《美国医学会杂志》主编Howard Bauchner(H)于北京时间2月13日晚10点30分对中国疾控中心首席专家吴尊友(W)进行电话专访,就目前最关心的几个问题进行了提问。

吴尊友背景介绍

吴尊友,现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1995年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获得流行病学博士学位,2003年曾参与“非典”防治工作,今年1月中旬开始参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防治工作,主要工作为收集病例的数据,从流行病学角度分析疫情的模式和趋势。



H: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如何确定已确诊与疑似冠状病毒病例?

W:我们的核酸检测容量是有限的,所以确诊会有所滞后,我们已经集中力量尽可能地调拨有能力检测的工作人员前往武汉支援,那么这些疑似病例是已经有了临床症状但是没有来得及做核酸检测的病例。

H:作为流行病学专家,您对这次疫情有哪些看法?

W:有两个时间点是我们做流行病学研究所需要关注的,一个是传染发生的时间,另一个是报告确诊的时间,那么对于政府和公众来说他们只能知道这个病例报告的时间,我们流行病学的工作就是通过目前已有的数据进行判断,那么目前的结果是,传染峰值是发生在1月23日到1月26日之间,而目前疫情势头已经开始下滑,这是由于我们政府采取的严格的管控措施,但这也与春节期间大家宅在家中,人口流动放缓有关,那么现在进入了复工时期,疫情依旧是有复发的可能的。

H:那么可以理解为这次疫情正在改善而没有恶化吗?

W:可以这么理解,那么这次疫情分成了两种模式,一种是目前中国除湖北武汉以外的这种传染模式,一开始的病例都与武汉有关,后面的二次传播也主要是家族聚集性的而不是社区型的所以现在其他省份的情况都正在转好,而武汉目前的情况就比较复杂,因为被感染的人数多,所以目前可以看到每日的新增确诊病例并没有下滑。

H:对于目前的病死率您是怎么看的?

W:就像您刚刚说的目前的病死率在2%左右,然而鉴于湖北省以外的病死率远远低于这个数,还有这个比率的分母中缺少了一些被感染后没有发生症状或者自行好转的病例,所以,目前疫情的实际病死率应该低于2%。

H:您对这种疾病存在无症状感染者的情况怎么看?

W:我们对它的认识在不断加深,一开始我们不认为会有无症状感染者,只不过是症状没有出现而已,但是随着病例的增多,我们发现有相当一部分的患者核酸检测为阳性,但是却没有出现症状。

H:JAMA即将发表一篇关于婴幼儿感染新冠病毒的论文,对于婴幼儿感染您怎么看的?

W:只有非常少的婴幼儿患者,这与这个年龄段的暴露程度低有关,而多数低龄婴幼儿的感染病例,也都是在病毒蔓延至湖北以外后才开始陆续出现的,超过90% 的患者年龄段在30-79岁之间。

H:除支持治疗外,还有什么其他治疗方法出现?

W:目前,医院针对确诊病例主要采取的是支持性治疗方案,同时也在尝试一些药物,比如抗艾滋药物“克立芝”,研究人员也正在对未上市的药物进行临床试验,比如吉利德的在研广谱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临床试验现已进行一周,主要针对的是住院患者,吉利德为此提供了800剂药物。我没有直接参与临床试验,按照程序,临床试验是有设置对照组的,但不清楚是否设置了安慰剂组。

H:对于新冠病毒,您有什么觉得特别惊讶的地方吗?

W:它的致死性相对于SARS较弱,但是传染性非常强,仅仅几周就从武汉蔓延至全国各地。

H:有些人认为它的表现更像某些流感,但症状有所不同?

W:是的,如果从传染模式角度来说的话,确实比较像流感,但是和流感不同的是,有一些病人一开始有康复的迹象,但是仅仅几天他们就去世了,这种“炎症风暴”发生的原因依旧是一个谜。

H:有关这种冠状病毒起源的任何新信息吗?

W:目前已知确切的证据是早期出现的病例主要与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有关,但是并没有其他证据表明它具体是从哪种动物发展而来的。



H:您对世界各地的流行病学家和临床医生有何建议?

W:中国在过去数周已迅速采取了防控措施,延缓了疫情蔓延至湖北以外。但现在,一些国家仍然出现了病例,可见流行病是没有边界的。尽早发现病例极为重要,要加以监测,并采取相应的隔离措施。

H:中国如何限制人员流动来帮助阻止这种疾病的传播?

W:首先是新冠病毒的危险性对公众进行警示,我们在2003年已经有了SARS防控的经验,隔离是最有效的防控手段。在湖北以外地区,83%的聚集性疫情是以家庭为单位的,但这些疫情只在家庭里传播,没有在社区中蔓延。因此,追踪接触者并将之隔离,是行之有效的方法,能将疫情控制在家庭之中。

H:您是否有疫苗开发方面的信息?

W:就我所知,已经有几组研究人员投入疫苗开发中,中国在2009年甲型H1N1流感暴发时,只用了6个月就研制出了疫苗。因此乐观来看,疫苗的研制至少需要半年的时间。

H:对于免疫功能低下患者的诊断往往是个难点,因为他们可能对于PCR检测响应不足,对此是否有研究进展?

W:目前还没有,因为这个病毒蔓延开来的时间有限,这还需要生物学家和免疫学家的进一步研究。

H:我们看到13日上午公布的数据,确诊人数增长了14000多,这只是因为核酸检测能力跟上来了导致的吗?中国目前是否有重组的试剂盒?

W:不是的,这是因为把之前临床诊断的病例数加上去导致的。目前国内的检测试剂盒是充足的,只是需要人工操作,而随着火神山与雷神山医院投入使用,当地的收治能力也已有所改善。

H:中国在两周内建造了两家医院时,令全世界都惊叹不已。那么是否有足够的临床设施来照顾患者?

W:火神山医院在十天内就建造完成,政府也尽可能完善医院的医疗监护设施,我们是有足够的条件的。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