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龄化来临,我们该怎样对待老人的离去,做什么样的缓和医疗?

2018-11-12 吴卫红 健康报医生频道

全球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建立与年龄相协调的缓和医疗将是未来的社会需求。在建立过程中,有怎样的法律问题?医保问题?社会公众认知问题?临床医生决策问题?来听听来自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国记忆中国大陆地区、台湾地区的缓和医疗专家们怎么说……


全球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建立与年龄相协调的缓和医疗将是未来的社会需求。在建立过程中,有怎样的法律问题?医保问题?社会公众认知问题?临床医生决策问题?来听听来自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国记忆中国大陆地区、台湾地区的缓和医疗专家们怎么说……

提升死亡质量,应推动缓和医疗

01

缓和医疗发源地——英国伦敦圣克里斯托弗宁养院Jan Nobel教授:我们的健康和社会保健服务必须与年龄相协调。建立与年龄相协调的缓和医疗,其重要原则包括:保持老年患者的一贯性,维系老年人的人格,不断适应和平衡功能丧失的状况,建立老年患者赖以生存的社交网络和社区。尽管这项工作目前存在诸多障碍,但在我们未来的社会中将显得愈发重要。

中国老年医学学会会长范利:我国老年人人口多,有很好的福利政策,而死亡质量却是倒数。在全世界81个国家死亡质量排名中,中国仅排第71位。要提升我国死亡质量的国际地位,推广缓和医疗是一个关键点。

北京大学医学部韩济生院士:医生的责任是救命,但是医生还有一个责任就是让病人有尊严、少痛苦地死亡。缓和医疗的目的是要让患者无痛苦离世,在这方面,疼痛医师应大有可为。

美国安德森癌症中心姑息治疗和综合肿瘤学部Wai Kit David.Hui教授:肿瘤患者由于肿瘤并发症、抗肿瘤治疗、心理社会应激等原因,往往存在多种痛苦症状,需要缓和医疗来处理。

Hui教授分享的研究证据显示,缓和医疗能缓解肿瘤患者的症状、提高生活质量,甚至改善生存,尤其在门诊患者中体现更为明显。未来对最佳整合模式的探索需要在政策、研究、教育临床实践等方面同时发力。

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圣文森特医院和维多利亚综合癌症中心的Jennifer Philip教授:晚期非恶性疾病与恶性肿瘤一样预后不好,有些症状的痛苦程度超过了肿瘤。由于观念滞后、评估和纳入标准以及干预时机不统一、人力资源有限等原因,非恶性肿瘤患者获得缓和医疗的比例及时间,均远低于恶性肿瘤患者。

“将缓和医疗纳入非肿瘤患者照护体系,从而建立最佳的整合模式。”2017年,英国国家健康与临床优选研究所已发布了帕金森管理指南,首次明确将终末期帕金森病患者的缓和医疗纳入管理路径,允许在治疗的任何阶段介入。

我们在临床实施中确实遇到了困难

02

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肿瘤科于世英教授:何时介入缓和医疗,何时转入安宁病房,判断这个时间节点是临床难点。例如晚期肿瘤患者,为了保证较好的生活质量,应尽早进行缓和医疗和死亡教育

每个患者的晚期生存时间都不一样,有的晚期时间很长,甚至达到10年,这是没办法预估的。当病人离死亡不远时,应该在大医院还是肿瘤专科医院,在安宁疗护病房还是回到家中,目前临床医生都是凭经验做出判断。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唐丽丽教授:通过合作研究,我们需要制定符合国情的缓和医疗指南,建立心理社会肿瘤学服务模式。“任何临床模式在推广应用之前,都需要多中心、大样本的随机对照研究,去验证其在临床工作中的可行性和有效性,以获得高质量的证据支持。”

解放军总医院南楼肿瘤内科李小梅教授:“缓和医疗全程管理面临的首要问题是如何告知坏消息。”告知坏消息在中国还面临伦理和法律的冲突。

从伦理角度,应该告知患者坏消息,但《执业医师法》有明确表示,应“避免不良后果”,这就增加了告知坏消息的考量和难度。

从本质上看,缓和医疗主要是对症治疗,目的是减轻患者的身心痛苦,改善生活质量。重视缓和医疗也不要忽视对因治疗,如何准确把握对因和对症治疗之间的度,这是临床实践面临的巨大挑战。例如,随着肿瘤治疗领域的进展加快,以前判定的“已无抗肿瘤治疗指征”,目前可能已经过时。肿瘤治疗不仅存在治疗过度,还有不少治疗不足使病人利益受损。李小梅还呼吁建立多学科团队,来进行高质量的缓和医疗。

不仅是医院,全社会都应关注缓和医疗

03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协名誉主席韩启德:过去的一年里,中国缓和医疗有了巨大发展。未来,应在死亡教育与宣传、制度保障、安宁疗护机构发展、生前预嘱的推广壮大等方面大力推进。

推广缓和医疗首先需要群众基础,如果患者及其家属不愿意承认并接受缓和医疗服务,这项工作就难以推动。

“缓和医疗只有直接服务病人和家属,让患方有了善生、善终、善别的体验,自然就会得到民众的支持并顺利推广。”台湾成功大学医学院赵可式教授强调。

法律的支持也不可或缺。例如,生前遗嘱是实施缓和医疗的第一步,如果病人不做任何声明,医生或者医院在病人病危时一定会全力抢救。而这个生前预嘱需要有法律效力,才会被医生和医院接受。

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会长罗点点:从世界各国的经验来看,推广生前遗嘱的主体一定是国家和政府。

缓和医疗、安宁疗护能否由医保付费,也是大家关心的焦点。开设安宁疗护病房医院最常遇到的问题就是,按照物价规定服务收费,而缓和医疗除了止痛药外,其他药物开得很少,所收的费用难以维持运营成本。对此,多位专家提出了各自的建议,如把安宁疗护作为一个病种,按人头付费等。

总之,缓和医疗在中国仍是一个新兴领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一文读懂!这恐怕是最详细的医养结合发展方向

医养结合如何发展?北大医学部提出7大问题6点建议。

两个老龄化:一个严重的警讯

时下中国正在进入老龄化社会,两个老龄化一起降临到我们面前,是整个社会的难以承受之重!

中国医生老龄化加剧,60岁以上医生比例十年翻4倍!

人口老龄化已经成为我国一个极为严峻的社会问题,然而,都在说人口老龄化,你们有关心过医生老龄化吗?种种数据表面,中国医生的“老龄化”已经十分严重了

JAMA Otolaryngol Head Neck Surg:认知和年龄相关听力损失相关性研究

最近,有研究人员利用来自英国的一个老年群体调查了ARHI与认知舰队之间的联系情况,并且还探索了未治疗听力损失与社会孤立作为该观察结果解释的可能性。研究为一个代表性的分析,包括了第7波英国老龄化纵向研究(ELSA)中的男性和女性,他们的年龄均为不小于50岁,并且均为英国社区人口。研究排除了那些诊断患有痴呆症、阿兹海默症、帕金森氏症或者耳朵感染和耳蜗移植的参与者。研究包括了第7波ELSA中的9666名

老年医院“名不副实” 老年医学地位边缘

银发浪潮之下,我国老年医院发展正遭遇燃眉之急。

Conversation:素食与肉食,我们的健康究竟倾向谁?

素食是否是健康老龄化的关键,否则对那些接受健康老龄化的人来说,这会是一种风险吗?这些问题是广大公众和许多科学家的混淆之源。为什么?营养是一门复杂的学科,它很难提供简单的答案,就像一系列饮食习惯和健康结果之间的关系一样广泛。素食饮食是好还是坏?我们可以用140个字符或更少字符来发送答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