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盘点】听力损失研究盘点

2018/7/23 作者:AlexYang   来源:MedSci原创 我要评论1
Tags: 听力损失  

听力损失(hearing loss)又称聋度(deafness)或听力级(hearing level)。是人耳在某一频率的听阈比正常听阈高出的分贝数。由于年龄关系产生的听力损失称为老年性耳聋;由于社会环境噪声(年龄、职业性噪声和疾病等影响除外)产生的听力损失称为社会性耳聋;职业性噪声导致的听力损失称为噪声性耳聋。梅斯医学小编整理了近期过敏性鼻炎的研究进展,与大家一起分享学习!


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心血管疾病(CVD)相关风险因子与听觉功能在老年人(>80岁)中的相关性。

研究发现,在433名患者中(67%为女性;平均(SD)年龄:89 [5.8] 岁)。与平均(SD)低频率纯音均值(LFPTA)为36.9(3.5)分贝听力损失(dB HL)相比,至少存在一种心血管并发症的患者与提高的LFPTA 42.4(1.6)相关,两者的LFPTA差异为5.47(95% CI, 4.15-9.49)dB HL。在年龄不小于80岁且具有2种听力图的96名患者中,他们的听力损失比例可以进行计算,其中,32名患者患有CVD或者具有相关风险因子,64名为健康的对照。研究发现,那些至少具有1种心血管疾病的患者表现为加速的听力损失。患有心血管并发症的患者LFPTA均值(SD)减少速度更快1.90 (0.27) vs 1.18 (0.42) dB HL/y,两者的差异为 0.72 (95% CI, 0.08-1.36) dB HL/y。在条件研究中,冠状动脉疾病具有与听力阈值最高的相关性,并且在所有测试的频率中与听力损失相关,且语言认知评分低。另外,听力损失与CVD的相关性在男性中要比女性更强。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在老年人中,心血管风险因子和疾病与更差的听力和听力恶化更快的速度相关。在女性中,听力损失与CVD的相关性较弱,可能由于雌性激素对心血管的影响。听力损失与CVD严重程度和治疗的相关性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最近,有研究人员进行了旨在比较2种不同的镫骨足板造孔技术在临床不同时间点对听力结果影响的研究。研究人员对内窥镜手术组(组1,n=37)和显微镜手术组(组2,n=57)进行了回归性的比较。在所有的患者中都运用了小的膜孔和聚四氟乙烯活塞技术。在假体和砧骨之间用骨水泥来进行固定,并且旨在内窥镜组中使用。比较参数中包括了骨传导阈值和气骨差异。

研究发现,术前气骨差异在组2中为31.26dB,在组2中为32.51dB。术后气骨差异在组1中为8.93dB,在组2中为14.28dB。另外,在术后气骨差异中,2个小组之间具有显著的差异。而在术后骨传导阈值中,2个小组之间没有明显的差异。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利用骨水泥固定的内窥镜技术对缩小气骨差异更加合适。


最近,有研究人员评估了听力损失对儿童行为诊断、社会情绪和行为状态的影响。研究人员分析了美国国民健康调查(NHIS)儿童数据,时间为2011年到2015年,且评估了报道的听力损失与相关NHIS项目的相关性。

研究发现,与听力正常儿童相比, NHIS耳聋儿童调查对象具有更大的报道具有发育迟缓的情况(调整后风险比(AOR)=11.1;95%置信区间(CI)=3.8,32.4)、注意力缺陷障碍(AOR=3.1; 95% CI=2.5, 3.9)、孤独症诊断(AOR=2.9; 95% CI=1.8, 4.9)和轻微到严重程度的社交困难(AOR=3.9; 95% CI=3.2, 4.7)。当询问到他们的儿童是否行为良好,调查对象更加倾向于回答"有时候是"或者"不是"(AOR=2.7; 95% CI=2.2, 3.4)。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听力损失增加了儿童行为诊断、行为问题和社交困难的可能性。尽管病因和专业误诊可能导致流行度提高,作为一种公共健康问题,对语言不足关注的缺乏阻止了进一步的流行病学研究。因此,语言不足作为一种社会健康决定性因素需要调查和关注。


最近,有研究人员在新加坡调查了首次助听器(HA)使用、HA选择和使用情况相关的因素。研究是一个回顾的代表性研究。研究包括了1068名HA使用者,时间为2001年到2013年,地点在一个三级医院。

研究发现,有一半的患者在他们较好的耳朵中表现出了更加严重(>55dB)的听力损失(HL)。在多变量分析中,较大的年纪、马来民族、传导性和混合型HL以及HL类型的组合均与更加严重的HL相关。另外,超过70%的患者年龄大于65岁。较好耳朵更差的纯音听觉(PTA)阈值、渐进性和感官性HL与更大的年龄相关。在单边佩戴助听器患者中,PTA阈值是更好的耳朵辅助的唯一决定性因素。更好的PTA阈值、更小的年龄和感官HL与耳内HAs的选择有关,而与耳后HAs的选择不相关。更小的年龄和更好耳朵更差的PTA与每天不小于4小时HA的使用相关。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年龄、种族和HL类型是更严重HL患者首次HA选配的重要决定因素。更大年龄患者和那些具有较好听力的患者不太可能规律的使用HAs。


感官听力损失(SNHL)是最常见的感官损伤。在SNHL早期,综合的二代测序(NGS)已经成为了标准的病因诊断方法。然而,对靶标基因区域的准确选择、分析能力和变异的注解仍旧在临床实施中具有相关的困难。

最近,有研究人员开发了一个新的NGS panel,包括了199个与非综合征/综合征SNHL相关的基因。他们在10个之前已经鉴定过的淋巴母细胞细胞系的DNA的混合物中,评估了新panel在1624个已知核苷酸变异位点(SNVs)和缺失中的敏感度和特异性,还分析了不是由GJB2/GJB6、 OTOF或者MT-RNR1引起的遗传性SNHL的50名西班牙患者。研究发现,在不同细胞系的DNA混合物中,对检测SNVs和缺失的分析敏感性大于99.5%,特异性为99.9%。对SNHL患者的诊断产出为42%(21/50):47.6%(10/21)的患者为常染色体隐性遗传模式(BSND, CDH23, MYO15A, STRC [n=2], USH2A [n=3], RDX, SLC26A4);38.1%(8/21)为常染色体显性遗传(ACTG1 [n=3; 2 de novo], CHD7, GATA3 [de novo], MITF, P2RX2, SOX10);以及14.3%(3/21)为X染色体连锁遗传(COL4A5 [de novo], POU3F4, PRPS1)。另外,46.9%的致病变异(15/32)并不包含在数据库中。28.6%的遗传诊断案例(6/21)具有之前并没有检测出的综合症(Barakat, Usher type 2A [n=3]和Waardenburg [n=2])。19%的以遗传诊断(4/21)可归因于大的缺失/重复(STRC缺失[n=2]; 部分CDH23重复; RDX 外显子2缺失)。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在精准医疗领域,获得SNHL的病因诊断是重要的。研究人员也指出,利用正确的方法,NGS能够运用的临床实践中,从而提高SNHL遗传诊断到50-60%的水准,并且还可以改善诊断/预后准确性,完善生殖和遗传咨询以及解释临床相关的未诊断症状。


最近,有研究人员利用基于全国人口的数据库,评估了韩国重度到永久性听力损失(HL)流行度情况和分析了依赖于年龄、性别和区域的10年HL趋势情况。

研究人员回顾性调查了2006年到2015年的韩国国民健康保险服务数据,并将重度到永久性HL分成6个等级,主要是基于HL在两只耳朵中均差于60dB。研究发现,HL的患者数目在2011年最高(25万人;男性14万人;女性11万人);随后直到2015年均逐渐降低。总的HL患病率在2010年最高(0.5%;251954人),但到2015年逐年减少(0.46%;237272)。HL患病率的趋势在2010年到2015年表现出了逐渐减少的现象。另外,重度到永久性听力损失在男性群体中总是更高(2015年男性是女性的1.19倍)。HL在乡村的流行度要比城市区域的流行度更高(2015年为1.4倍)。重度到永久性HL在韩国所有年龄组中的数量逐年减少,在2010年到2011年具有最高峰的年龄较大组组中同样如此。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尽管HL案例在年龄高于80岁群体快速增加,韩国重度到永久性HL患病率在所有年龄组中均逐年减少。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版权声明:本文系梅斯MedSci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177wUfd****(暂无昵称)

学习了,谢谢分享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8/7/23 22:33:55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