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寿村真存在吗?美国研究称,夸张或欺诈或许是“长寿的秘密”

2019-08-18 周亦川 搜狐健康

世界某些地区被称为“长寿村”,有不少老人已超过百岁,也有的超过110岁,被称作“超级百岁老人”。8月14日生命科学网(livescience)报道的一份研究却指出,“长寿村”的秘密可能是夸张或欺诈。来自于《生物资源》(BioRXiv)杂志的这份研究介绍,世界上有为数不多的“长寿村(地区)”,比如意大利撒丁岛和日本冲绳岛,在这两个地区110岁以上的超级百岁老人数量“惊人”。我们常常认为,“长命百岁”

世界某些地区被称为“长寿村”,有不少老人已超过百岁,也有的超过110岁,被称作“超级百岁老人”。8月14日生命科学网(livescience)报道的一份研究却指出,“长寿村”的秘密可能是夸张或欺诈。

来自于《生物资源》(BioRXiv)杂志的这份研究介绍,世界上有为数不多的“长寿村(地区)”,比如意大利撒丁岛和日本冲绳岛,在这两个地区110岁以上的超级百岁老人数量“惊人”。

我们常常认为,“长命百岁”是长寿村的基本寿命要求,但事实恰恰相反,这些地区的人口预期寿命反而是相对最低的。

百年以前的美国发生的案例也许可以解释这个现象。19世纪末,美国拥有数量众多的超级百岁老人,但到了20世纪初,这个数字稳步下降。当然,这种下降不能说明社会健康程度恶化,因为美国人预期寿命一直在稳步增加。作者指出,造成这种变化的根本,是因为美国各州开始启用了人口信息记录,特别是出生和死亡证明。

作者发现,每当一个州开始正式记录出生时间时,该州超级百岁老人数量就会神秘下降69%—82%,这意味着每10名超级百岁老人中,就有至少7、8名比自己报上去的年龄更小。这不一定是他们有意为之,但可以证明,在出生记录不完善的地区,超级百岁老人要比他们上报的要少得多。

美国案例表明,错误报告可以大大扭曲一个地区超级百岁老人的数量。虽然意大利数百年来一直在做人口记录,但这不能证明撒丁岛就是“长寿村”,在一些所谓的“长寿区”中,有着各种来源的数据误报。研究人员发现,这些区域并没有常说的健康老龄化人口特征,百岁老人越多的区域,人口预期寿命越低。比如,这个地区的居民没有高质量的生活及医疗保健措施,识字率低、犯罪率高,整体健康状况不佳,这些不利条件均证明其年龄数据十分可疑。——也许他们可能真的是记混了出生时间,还有可能是“养老金欺诈”,利用其他老人的身份骗取养老金。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2010年一项日本调查发现,23.8万名百岁老人实际上处于失踪和死亡状态,只有40399人知道家庭住址,许多所谓的百岁老人在二战后已经死亡或离开日本。

现有据可查的年龄最大的女性是122岁的Jeanne Calment,死于1997年。但今年1月,有人发现“她”真实的身份很可能是她99岁的女儿,而她本人则死于1934年。女儿为了免除遗产税一直沿用着她的名义生活。目前,调查人员对这一欺诈指控尚未得到证实。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数据科学家Saul Newman举了Carrie White的例子,她是三年前记载的活得最长的女人。White的长寿记录保持了23年,直到被曝出在旧的精神病院记录中存在笔迹错误。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的年龄完全依赖于一个1900年普通护理员的记录,那么,出现错误也就不足为奇了。

Newman指出,我们不能说每一个长寿村的数据都存在着错误或欺诈,但这恰恰说明了单纯用一个数据的不准确性,特别是用于评估一种罕见事件。比如说,在1000个人中,只有1个人能活到110岁。但是,如果有一两个人记错了或者故意造假,那么这1000人中的超级百岁老人数量就会翻一两番。

《舌尖上的中国》导演陈晓卿在一次访谈中提到了他拒绝某“长寿村”的拍摄邀请时,更是直言不讳:长寿之名是因为户籍制度混乱。

活到100岁有什么秘诀吗?也许有,但长寿村的人不会向我们透露吧。

参考资料:

1. Livescience

The World's Oldest People Might Not Be As Old As We Think

https://www.livescience.com/oldest-people-may-not-be-so-old.html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Eur Heart J:解读百岁老人的遗传“密码” ,寻找潜在的心血管疾病新疗法

在过去的研究中,国际癌症研究中心神经医学中心、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多学科中心以及萨莱诺医学院组成的研究小组发现了编码BPIFB4蛋白的变异基因,即所谓的LAV-BPIFB4(长寿相关变异基因),这种基因在长寿人群(超过100岁)中普遍存在。近些年多项研究更加明确了这一理论,即长寿老人之所以更长寿,可能正是由于他们的“基因天赋”。

全民长寿不是梦?哈佛 “抗衰神药”100吨量产在即

近日,一款风靡富人圈的“长寿药”β-烟酰胺单核苷酸,因其宁波100吨工厂即将投产而连续登上多家权威媒体的版面。

Mayo Clin Proc:英国研究称,走路快的人长寿

英国莱斯特国家卫生研究院(NIHR)莱斯特生物医学研究中心发表的一项新的研究表明,步行速度较慢者的预期寿命比步行速度快的人要短。

AGING CELL:抑癌基因PTEN如何介导长寿?

含PDZ结构域的蛋白质(PDZ蛋白质)可以作为蛋白质-蛋白质相互作用的支架,并且对于各种信号转导过程是至关重要的。然而至今为止,关于PDZ蛋白在机体寿命和衰老中的作用我们仍然知之甚少。

Nature Commun:家里人长寿的多,自己也会长寿

荷兰莱顿大学分子流行病学研究人员在《自然通讯》杂志上发表研究称,如果你来自一个有许多长寿者的大家族,那么你也会遗传长寿基因,也是一个长寿的人。 这个大家族包括你的父母以及你的父母的兄弟姐妹。 研究者分析了大约315000人的家谱,这些人来自2万多个家庭,可以追溯到1740年。 他们观察到,父母都是‘极其长寿者’的人比没有这样的长寿父母的同龄人死亡的风险要低31%。

AGING CELL:二甲双胍消除运动带来的益处?

已有的研究显示,二甲双胍和运动可独立改善胰岛素敏感性,并降低患糖尿病的风险。二甲双胍最近也被提议作为减缓衰老的潜在疗法。然而,一些证据表明,运动中加入二甲双胍可以抵抗运动引起的胰岛素敏感性和心肺健康的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