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盘点】最新听力损失研究小结

2019-5-20 作者:AlexYang   来源:MedSci原创 我要评论0
Tags: 听力损失  

听力损失(hearing loss)又称聋度(deafness)或听力级(hearing level)。是人耳在某一频率的听阈比正常听阈高出的分贝数。由于年龄关系产生的听力损失称为老年性耳聋;由于社会环境噪声(年龄、职业性噪声和疾病等影响除外)产生的听力损失称为社会性耳聋;职业性噪声导致的听力损失称为噪声性耳聋。梅斯医学小编整理了近期听力损失的研究进展,与大家一起分享学习!


现存的有限的前瞻性研究报道在关于肥胖和听力损失方面的结构存在矛盾的地方。最近,有研究人员在一个大规模的日本工作人员群体中,调查了肥胖和听力损失之间预期的相关性,以及代谢表型与听力损失之间的相关性。

研究包括了48549名工作人员,年龄在20-64岁,并且在基线时间点没有听力损失。研究跟踪调查的平均时间为7年,期间共有1595名个体发展为1kHz时的单边听力损失,3625名个体发展为4kHz时的单边听力损失。1kHz时听力损失的调整后风险比为1.21 (1.08, 1.36),与那些BMII<25.0 kg/m2的个体相比,那些BMI 25.0-29.9 kg/m2和BMI≥30.0 kg/m2的个体,调整后风险比为1.66 (1.33, 2.08)。4kHz听力损失的患者,相关的HRs为1.14 (1.05, 1.23)和1.29 (1.09, 1.52)。与那些代谢健康非肥胖的个体相比,调整后HRs在1kHz时非肥胖、健康肥胖和非健康肥胖个体中分别为1.19 (1.03, 1.39), 1.27 (1.01, 1.61)和1.48 (1.25, 1.76)。而对4 kHz听力损失的患者,相关的HRs分别为1.13 (1.04, 1.25), 1.21 (1.04, 1.41)和1.26 (1.12, 1.41)。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超重和肥胖与听力损失风险的增加相关,并且代谢非健康肥胖可能会引起额外的风险。


MYO15A变异与人类非综合症常染色体隐性耳聋(DFNB3)有关。大多数的MYO15A变异与先天性重度到永久性听力损失表型相关,除了MYO15A在第二个外显子上的变异,该变异引起了较为轻度的听觉表型,表明了MYO15A中基因型与表型的相关性。然而,不在第2个外显子上的变异与轻度的表型也存在相关性,表明了MYO15A中基因型与表型的相关的复杂性。最近,有研究人员提供了更多的MYO15A变异案例以及不同的表型,从而来解析上述相关的复杂性。

研究包括了15名常染色体隐性非综合症听力损失(ARNSHL)个体且携带MYO15A变异(8名男性)。他们来自于14个不相关的家庭。研究人员在15名患者中鉴定了16个新的变异和12个已经报道的病理性MYO15A变异。其中2名患者表现出了轻度的表型。有趣的是,其中1名患者在第2个外显子上携带了2个已经报道的病理变异,而其他的案例则携带了2个新的变异且不在第2个外显子上。基于他们的文献研究,MYO15A基因型与表型相关性分析表明了几乎所有基因区域均与轻度表型有关。然而,在N末端区域的变异更倾向于引起轻度表型。通过二代测序技术,研究人员发现MYO15A中的轻度表型变异在最近有所增加。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他们的工作扩展了MYO15A变异谱,丰富了对听觉表型的认识,并且在不同的群体中探索基因型与表型之间的相关性,从而来调查MYO15A中复杂的基因型与表型的关系。


最近,有研究人员在重度到永久性突发感官听力损失(SSNHL)患者中调查了外周血单核细胞(PBMCs)中的糖皮质激素受体(GR)和组蛋白脱乙酰化酶2(HDAC2)基因表达的情况,并探索了GRs和HDAC2在糖皮质激素(GC)不敏感中的作用。

研究包括了55名重度到永久性SSNHL患者。根据GC治疗后的听力改善结果,患者分配成2个小组:GC敏感组和GC抗性组。参照组包括了20名健康的志愿者且不具有听力损失。定量分析和蛋白免疫印迹分析用来检测GRα、GRβ和HDAC2的mRNA表达情况和蛋白表达情况。研究发现,GC治疗之前,在SSNHL患者中,GRs和HDAC2在PBMCs中的蛋白表达水平要比参照组更低。与GC抗性组相比,GC治疗之后,GC敏感组中GRα和HDAC2的表达mRNA水平和蛋白水平均显著增加。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在GC抗性SSNHL患者组中,类固醇治疗后GRα和HDAC2诱导的缺乏可能在GC不敏感中具有基础的作用。GRα和HDAC2对类固醇治疗的响应也许能够预测SSNHL患者中听力改善的预后。


耳鸣是颞下颌紊乱患者中最常见的耳科症状。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耳鸣与颞下颌紊乱之间可能的相关性。

研究人员对PubMed、Ovid、ScienceDirect和Web of Science等数据库进行了在线搜索,文献截止日期为2018年9月。搜索使用的关键词为耳鸣和颞下颌。研究包括了那些代表性的、群体的或者案例-对照研究。研究包括了22篇满足入选标准的文章,并对其中的8篇文章进行了元分析,通过计算风险比来调查耳鸣与TMDs之间可能的关系。研究发现,在颞下颌紊乱的耳鸣频率研究中,风险比范围为1.78到7.79;而在耳鸣的颞下颌紊乱频率研究中,风险比为1.80到7.79,表明了耳鸣与颞下颌紊乱存在显著的相关性。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耳鸣与TMDs存在很强烈的关系。他们的发现表明了在耳鸣患者中探索TMDs迹象以及在颞下颌紊乱患者中探索耳鸣的重要意义。


最近,有研究人员评估了感官损伤(视觉、听力和嗅觉障碍)与双手握力之间的典型的相关性。

研究包括了947名年龄在65岁及以上的参与者,他们通过测力计对双手握力进行了测量,并通过视敏度<20/40定义视觉损伤,纯音空气传导阈值均值大于25dBHL(500-4000Hz)定义为听力损伤。研究人员还通过圣地亚哥气味识别测试对嗅觉进行了测量。研究发现,在多变量调整后,感官损伤与双手握力存在边缘显著相关性。比如,那些没有感官损伤的女性(18.59 ± 0.3 kg; p=0.06)或者只有1种感官损伤的女性(18.58 ± 0.3 kg; p=0.05)要比患有2种或者3种感官损伤的女性具有更高的调整后双手握力均值(17.47±0.5 kg)。而在男性中没有观察到上述相关性。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多重感官听力损失的女性肌肉力量减少,即双手握力减少大约1.1kg。


因为听力的恢复是非常的困难,因此听力损伤(HI)的预防非常重要。流行病学研究已经调查了HI的风险因子,然而,高血压与HI之间的相关性仍旧不清楚。最近,有研究人员鉴定了高血压与HI之间的相关性。

在24823名在同一个公司工作的工作者中,研究人员在年度健康检查中招募了13475名经历听力测试的参与者。另外,还包括了体重测量、血液检测和喝酒/抽烟状态等数据(平均年龄:49.4岁;男性:86.4%)。研究发现,980名参与者(7.3%)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HI。在这些参与者中,441名参与者(3.3%)表现出了在1kHz时的中度HI,787名参与者(5.8%)在4kHz时表现出了中度的HI。患有高血压的参与者表现出了任何程度HI更高的患病率。总的中度HI、1kHz时中度HI和4kHz时中度HI在高血压参与者中的患病率分别为8.7%, 4.3%和6.8%;而在不患有高血压的参与者中分别为6.9%, 3.0%和5.6%(显著性分别为p<0.01, p<0.01和p=0.01)。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在日本工作者中,高血压与中度HI具有相关性。


最近,有研究人员对2010年到2014年弗吉尼亚常规新生儿听力筛选(UNHS)中确定为听力损失的儿童进行了回顾性的研究,目的是比较患有单边听力损失(UHL)儿童和双边听力损失儿童(BHL)中联合委员会关于婴儿听力风险因素(JCIH)的发生率情况。

研究包括了1004名听力损失儿童(占所有新生儿比例为0.2%),其中544名(51%)儿童至少具有1中JCIH风险因子。总的来讲,18%具有听力损失的儿童在起始诊断时并没有通过UNHS诊断出,在携带有风险因子的所有儿童中,226名(42%)为UHL,318名(58%)为BHL。其中,最常见的风险因素为新生儿指标(69%),颅面异常(30%),HL综合征特征(14%)和家族史(14%);BHL中最常见的风险因素为新生儿指标(49%)、家族史(27%)、HL综合征特征(19%)和颅面异常(16%)。另外,具有阳性家族史的儿童更可能患有BHL,而那些具有颅面异常的儿童更可能患有UHL(p<0.001)。新生儿指标在UHL和BHL群体中为最常见的风险因子。患有UHL的儿童更可能患有颅面异常,而BHL儿童则更可能患有听力损失家族史。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进一步研究评估听力损失病因和相关风险因素还是需要的。


最近,有研究人员鉴定和分析了中频感官听力损失(MFSNHL)随着时间的进展情况。研究包括了37名患者,并在一个三级护理听力学及神经科中心对2012年到2017年的图表进行了回顾分析。

研究发现,平均的起始年龄为11.8岁(范围8个月到70岁)。在所有的个体中,平均的中频阈值为47dB,在500Hz和8kHz时为27dB。23名患者(62%)在均值为4年的跟踪调查内具有多重的听力图。起始听力图的所有频率(0.5、1、2、4和8kHz)均值为37dB,而在最终听力图的所有频率均值为30dB。那些具有连续听力图的患者中,只有5名患者的阈值变化为10dB或者更多。在该5名患者中,只有1名发现MFSNHL具有恶化情况。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MFSNHL是一种不常见的听力测定结果,且长期结果不稳定。研究人员阐释了大多数的MFSNHL患者(96%)在4年的跟踪调查期间听力阈值不会临床恶化。另外,MFSNHL患者长期的发展情况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GJB2基因(编码耳蜗连接蛋白26(Cx26))中的变异是非综合征耳聋最常见的病因。之前的研究表明了Gjb2基因在耳蜗上皮中的敲除能够引起严重的耳聋,显著的听毛细胞(HC)丧失和支持细胞缺失(一类支持细胞,PCs)。

最近,有研究人员建立了Cx26表达呈现梯度减少的不同小鼠模型来调查耳蜗Cx26表达不同水平的减少对听力和PCs发育的影响。根据耳蜗Cx26减少的水平不同,这些模型被命名为高KD组、中KD组和低KD组。在低KD组中,小鼠表现出了正常的听力且PCs发育良好。在高KD组,多达90%的支持细胞(SCs)不表达Cs26。这些小鼠表现出了重度耳聋、快速的听毛细胞退化和PCs发育不良。在中KD组中,将近一半的SCs不表达Cx26。然而,这些小鼠表现出了中度的耳聋和晚发的听毛细胞丧失。更多的是,中KD组中几乎所有的PCs均处于部分分化状态。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他们的结果表明了耳蜗Cx26产后表达的减少能够以剂量依赖的方式诱发听力损失。在一些SCs中,Cx26能够影响PCs的发育状态和听毛细胞的退化模式。PCs异常的发育模式也许是Gjb2相关听力损失的潜在原因。


之前的研究表明,根据种族群体和区域的不同,耳聋基因的变异频率和变异谱差异显著。中国温州非综合征听力损失的分子病因还没有系统的阐释。为了给该区域提供精确的遗传测试和咨询,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温州耳聋群体的NSHL分子病因。

研究发现,GJB2在整个群体中的检出比例为22.92%(116/506),SLC26A4变异在群体中的均检出比为6.52%(33/506)。GJB3变异在群体中的检出比为0.79%(4/506)。线粒体DNA 12SrRNA在患者群体中的检出比为17.40%(88/506),包括了17.00%(86/506)的m.1555A>G变异和0.40%(2/506)的m.1494C>T变异。c.235delC变异的等位频率为14.62%(148/1012),该值比 c.109G>A (33/1012, 3.26%)、c.299_300delAT (13/1012, 1.28%)和c.176_191del16 (6/1012, 0.59%) 显著更高。另外,SLC26A4最常见的病理变异为c.919-2A>G(37/1012, 3.66%),其后依次是c.2168A>G (6/1012, 0.59%)和c.1229C>T (4/1012, 0.40%)。更多的是,在该群体中还鉴定了5个稀有的GJB2病理变异和8个SLC26A4稀有病理变异。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GJB2是温州耳聋患者的主要致病基因,这与大多数中国人群体中观察到的一致,但是m.1555A>G变异在温州患者群体中的比例要比中国其他人群中显著更高。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版权声明:本文系梅斯MedSci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