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BodyTiteTM射频溶脂辅助脂肪抽吸术在腰腹部 塑形中的应用

2019-12-2 作者:陈晓东 王金明 陈刚   来源:中国美容整形外科杂志 我要评论0

腰腹部脂肪堆积的患者除了皮下脂肪异常堆 积外,往往合并皮肤松弛和弹性下降。传统的负压 脂肪抽脂术易损伤血管,导致术后出现血肿、血清肿、皮下脂肪结节、长时间的皮肤色素沉着及麻木 感,更有甚者,单纯行吸脂术后加重了皮肤松弛[1]。 射频溶脂辅助脂肪抽吸术在一定程度上既可以破 坏脂肪细胞,减少皮下脂肪的厚度,同时又可加热 真皮层,收缩胶原纤维,刺激组织新生,起到收紧皮 肤的作用,为一次性解决腰腹脂肪堆积和收紧皮肤 提供了可能[2]。自 2016 年 12 月至 2018 年 6 月,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江苏省中医院)整形外科 采用射频溶脂辅助脂肪抽吸术治疗腰腹部脂肪堆 积的患者 81 例,取得了较满意的临床疗效。现报道 如下。

1 临床资料

本组共 81 例患者。男性 21 例,女性 60 例; 年龄 19~65 岁,平均(33.10±5.82)岁。术前测 量经脐腰围平均为(86.23±3.68)cm;超声检测 皮下脂肪厚度平均为(3.53±1.13)cm。

2 手术方法

2.1 仪器与参数 BodyTiteTM 射频溶脂平台(Invasix Ltd., 约克尼 穆,以色列)的身体手柄由内部电极和外部电极组 成。内部电极是套管, 可连接负压装置,在射频发射 热量的同时,溶解并抽吸出一部分脂肪(图 1);外部 电极作用于皮肤,与内部电极形成射频治疗回路。 主机工作参数包括射频电源、组织类型、功率、临界 温度和当前皮肤温度、累积治疗时间及能量[3]。功率 为 30~45 W,皮肤临界温度为 38~42 ℃,能量为 35~85 kJ。



2.2 评估与设计 患者取立位, 标记腹及侧腰部脂肪堆积的范围, 分别用软尺及超声检测经脐腰围与皮下脂肪的厚 度。于脐及两侧腰部标记 3 个手术切口,切口长度 为 3~5 mm。

2.3 操作步骤

2.3.1 射频溶脂 采用全身麻醉联合局部肿胀麻 醉法。采用 Klein[4]湿性肿胀渗透技术(肿胀夜配置: 2%利多卡因 25 ml+0.1%肾上腺素 1 ml+ 生理盐水 1000 ml)。利多卡因浓度为 0.05%,肾上腺素浓度为 1∶100 万。采用蠕动泵将肿胀麻醉液注射腰腹部皮 下脂肪层,通常为 1500~3500 ml,充分作用 15~ 20 min,于皮肤表面涂抹超声探头凝胶,在保护皮肤 的同时使治疗头在滑行中皮肤阻力达最小。 采用射频溶脂平台,功率为 30~45 W,皮肤临 界温度为 38~42 ℃,能量为 55 kJ。术者将治疗头沿 切口进入皮下脂肪层,溶脂层次由深层至浅层,以 溶解皮下深层脂肪为主;边溶脂边吸出含部分油滴的脂肪混悬液,一般情况出血量较少。术中可听到 机器闭环反馈装置发出的声音信号,缓慢 Z 字往返 均匀进行溶脂,使能量均匀分布。

2.3.2 脂肪抽吸 采用电动吸脂机 (北京燕山 XYQ-2B 型),使用直径 3~4 mm 带侧孔的钝性抽 脂针进行吸脂。调节吸脂机的压力(0.4~0.6 kPa), 使其缓慢均匀地将射频溶解后的脂肪油滴及部分 皮下颗粒脂肪混悬液吸出。为保证腹部形态,脂肪 抽吸时应保留 1~2 cm厚度的皮下脂肪。

2.3.3 收紧皮肤 采用射频溶脂平台,功率为 25~ 40 W,皮肤临界温度为 38~42 ℃。收紧过程在皮下 层操作,可以感到皮肤表面有温热感,且局部皮肤 有轻微发红为佳。在整个治疗过程中皮肤测温仪实 时监测皮肤温度。当超过临界温度时,设备会自动 报警。避免在 1 个部位停留过长时间(1~2 min)。预 先备好冰水混合液袋,在射频治疗后,即刻冰敷 5~ 10 min,以降低皮肤表面温度。术毕,挤压排出残余 液体,缝合抽脂孔,用无菌敷料覆盖,适当加压包 扎。然后穿戴束身衣返回病房。

2.3.4 术后处理 24 h 之内避免下床活动,减少活 动性出血的发生。术后第 1 天换药, 适当加压包扎; 术后 8~10 d 拆线;继续穿戴束身衣 1~3 个月。

2.4 统计学处理

采用 SPSS 25.0 进行统计分析,记录患者的基 本信息及手术的相关数据,以 x±s 表示。对术后塑 形和皮肤紧致效果的评价,采用医师盲评与患者自 评的方法。P<0.05 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3 结果

本组共81例患者。平均手术时间为(151±56)min; 射频平均使用能量为 55 kJ(35~85 kJ);静置后平 均抽脂量为(2110±1310)ml(1000~3800 ml);术后 平均经脐腰围为(82.04±2.44)cm;术后皮下脂肪厚度 为(2.30±0.82)cm, 两组均具有统计学差异(P<0.05)。 随访 1~6 个月,术后并发症共有 6 例(7.4%),其中 3 例为局部不平整; 1 例出现浅Ⅱ度烫伤; 2 例出现 吸脂孔瘢痕增生。无血肿或血清肿以及感染等严重 并发症。对术后塑形与皮肤紧致效果的评价,采用 医师盲评与患者自评的方法。见表 1,表 2。


4 典型病例

例 1,患者男性,36 岁,自觉腰腹部臃肿肥胖 3 年。诊断为“腰腹部脂肪堆积”,于全身麻醉下行 “腰腹部射频溶脂辅助脂肪抽吸术”,术中共抽吸静 置后脂肪 3000 ml。射频总能量 70 kJ,术前经脐腰围 93.0 cm,皮下脂肪厚度 3.6 cm。术后 6 个月,经脐腰围 83 cm,皮下脂肪厚度 2.1 cm。医师和患者对疗效 的评价均为优。见图 2。



5 讨论

5.1 传统的负压吸脂存在的问题 拥有健美匀称的身体曲线是所有爱美人士的愿 望, 但对于多种原因导致局部肥胖的患者, 控制饮食 与健身难以达到较好的局部塑形效果。自 1983 年, YG Illouz 首次发表湿性肿胀抽脂技术以来,吸脂的 方法便根据临床需要而进行了不断的改进和创新。 传统负压吸脂术的往返机械运动,易导致术后出现 血肿、血清肿等并发症,而对于伴有皮肤松弛的患 者, 术后往往又会加重皮肤松弛[1]。近年来出现的多项 辅助技术,为单纯脂肪抽吸术带来了新的发展。这 些技术包括超声、水动力、激光及射频等[5-6]。最新的 循证医学报道表明[7],超声与激光辅助技术比传统 吸脂具有一定的优势,主要体现在对男性乳房发育 症的治疗上, 不仅能减少吸脂术中的出血量,而且能 同时收紧皮肤。

5.2 射频溶脂辅助脂肪抽吸术的优势 与超声辅助溶脂不同,射频溶脂不额外增加切 口,内外电极闭合回路的设计可以在溶脂的同时保 护皮肤。能量由插入皮下的内部电极头发放,内部 电极头很小,能量聚焦到脂肪层内,可以起到溶解 脂肪、收缩血管的作用。而与皮肤接触的外部电极头较大,可大大降低作用于皮肤表面的能量密度, 起到保护皮肤不被烫伤的作用[8]。在治疗过程中皮 肤测温仪实时监测皮肤温度,当皮肤温度接近临界 温度时,BodyTiteTM射频仪会发出报警声。与激光溶 脂相比,射频溶脂的升温速度更快,能量分布也更 均匀,可有效地保护皮肤,预防烫伤[9]。 射频溶脂可对皮肤加热,起到刺激胶原生成的 作用。在以往的研究中发现,射频溶脂皮肤温度维 持在 38~42 ℃,且持续 1~2 min,可以更好地刺激 皮肤胶原生成[2-3]。组织病理学切片也证实,经过射 频治疗的皮肤即刻可发现胶原束被破坏,胶原蛋白 间隙缩小,皮肤收缩。而在长期效果中发现,真皮层 与皮下连接处增加了较厚的胶原蛋白带与弹力纤 维[9]。有学者报道[10-11],使用射频溶脂平台后,12 个月 内皮肤收缩达 35%,而普通的吸脂手术仅为 8%。在 本组中,患者对塑形与皮肤收紧效果的评价其优秀 率分别为 92.6%与 75.3%。 使用射频溶脂的优势:能够减轻术后瘀斑、肿 胀,缩短恢复期和增加患者满意度。⑴注射后按摩 停留 15~20 min 再手术,可使药物充分发挥作用, 减小光纤传导电阻,增加溶脂效率。⑵射频内部电 极插入皮下脂肪深层加热, 在溶脂的同时可以显著收 缩并凝固较为粗大的皮下血管网[9],在后续吸脂过程 中减少出血量。⑶溶脂后部分脂肪细胞液化为油滴混 悬液, 在减少负压抽吸阻力的同时可明显降低机械性 损伤以及术后淤青、 瘀斑及严重肿胀的发生率。 手术安全可靠,无严重并发症发生。本组中共 有 6 例患者出现轻度并发症,其中 3 例腹部轻度不 平整,考虑是术后肿胀、皮肤收缩不均匀所致。嘱患 者按摩、热敷后自行好转; 1 例出现了浅Ⅱ度烫伤, 于术后第 2 天换药时发现表皮轻度剥脱,遂予以重组人表皮生长因子 (易孚)(桂林华诺威基因药业有 限公司)外用换药, 1 次 /d,1 周后恢复,未遗留明显 瘢痕等不良后果; 2 例吸脂孔处出现瘢痕增生,于瘢 痕处予以醋酸曲安萘德注射液(浙江仙琚制药股份 有限公司,杭州)注射治疗,症状缓解。

5.3 腰腹部射频溶脂辅助脂肪抽吸术的体会 近年来,BodyTiteTM 射频溶脂术在面颈部及上 臂等精细部位的治疗优势显著[5]。小部位的治疗通 常可在局部麻醉下进行,但由于射频的热刺激致 痛觉较为明显一般为 0.1%~0.15%[5,12]。JA Klein (1990 年)提出,利多卡因的安全剂量为≤35 mg/kg。 GH Pitman 等(1996 年)认为,利多卡因肿胀麻醉的安 全剂量可达 63.8 mg/kg。Theodorou 和 Moyer[7]提出, 在局部麻醉患者中平均使用利多卡因的剂量为 32.7 mg/kg (3.8~83.3 mg/kg),且并未出现利多卡因 造成不良反应,认为肿胀液中利多卡因的使用剂量 远远大于 35 mg/kg。主要依据为[7,12]:⑴肿胀液中的 肾上腺素可以收缩血管,减慢药物吸收。⑵脂肪与 利多卡因有亲和性,可延缓吸收 12 h。⑶注射后大 量药物随脂肪抽吸而吸出。对于肿胀液中利多卡因 的使用剂量目前尚存在争议,仍需进一步论证。对 于腰腹部位肿胀液总的用量较大,考虑到利多卡因 用量的安全性及患者的舒适性,我们通常采用全身 麻醉加 0.05%利多卡因肿胀液进行治疗。 对于面颈部、上臂等小面积的治疗部位,射频 可在溶解脂肪的同时显著收紧轮廓曲线[12-15]。而溶 解的脂肪通常无需额外负压抽吸,机体可通过吞噬 作用自然溶解。对于腰腹部大面积的治疗,尤其是 对于脂肪堆积明显的患者,单纯依赖射频自带的负 压抽吸难以达到高效率的减容效果, 不仅增加了手 术时间,而且射频的能量会增加治疗风险与费用。 因此,我们在治疗的模式上采用先射频溶脂,再用 负压吸脂机抽吸脂肪,最后再收紧的三步模式。一 方面充分利用了射频的热作用先收缩脂肪层中粗 大的血管,减少出血量,同时溶解部分脂肪,打通隧 道,降低抽脂阻力;另一方面电动负压吸脂机可以 更高效地达到显著的抽脂效果;最后的射频皮下治 疗可以起到创面止血,加速愈合,并刺激皮肤胶原 蛋白生成, 起到收缩塑形的作用。 将 BodyTiteTM 射频溶脂与负压脂肪抽吸术联 合,可经一次手术达到同时改善腰腹部轮廓和收紧 皮肤的作用,提高了患者的满意度,是一种安全可 靠的治疗手段,值得临床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略。

原始出处:

陈晓东, 王金明, 陈刚, 等. BodyTiteTM射频溶脂辅助脂肪抽吸术在腰腹部塑形中的应用[ J ]. 中国美容整形外科杂志,2019,30(10):590- 593.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