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哈佛医学院这门课,独一无二,好评如潮……

2018-8-21 作者:姜飞熊   来源:医学界 我要评论2
Tags: 哈佛  医学院  动物园  
分享到:

医生实习轮转可以选择去附近的动物园,这种操作见过没有?

没见过也别奇怪,因为全世界只有一家医学院这么干了,那就是哈佛大学医学院——

他们在学生的医院实习阶段,设置了这样一个可选课程,叫做One Health,主要内容是让学生去医学院附近的动物园轮转。

别看是去动物园,每天的日程还蛮紧凑的,课业要求是天天4-6小时的动物临床医疗,也就是帮动物们看病,还要有2-4小时的独立研究。课程结业的时候,既要考验平时看病的情况,还要每人拿出一份相关的研究设计,还挺严格的。

和哈佛医学院合作的动物园是这家——

Franklin Park Zoo,据哈佛大学的课程介绍,这家动物园目前有三名兽医,四名护士。

上面这张官网宣传图上,左边的小哥其实就是哈佛医学院的医学生,动物园方面也介绍了哈佛的这个ONE HEALTH课程。

其实哈佛的这门轮转实习课程,也刚刚开始没多久,才三年而已,不过这课程看起来是相当成功的。一来好评很多,二来,它的第一届毕业生里就出了一个明星医生,就是下面这位老哥……

这位老哥叫Gilad Evrony,本科上的是麻省理工,出来以后帮以色列国防部情报部门打过一阵工,然后上了哈佛医学院,拿了双博士学位,嗯,MD+PHD一块儿拿的。

他参加了第一届的动物园轮转实习,实习完写了一点心得,直接发到了JAMA主刊上——

也是这篇文章,让母校的这项轮转课程一炮而红……

这里说个题外话,实习心得发JAMA已经够牛逼了吧,这位老哥还干了一件事,他以唯一作者的身份,在Science主刊上发了一篇这个——

然后这篇文章还拿了当年的Eppendorf & Science Prize for Neurobiology大奖……

顺便说一下,这位Evrony老哥现在正在纽约西奈山医院当儿科医生。

说回这门课程。

老哥在JAMA的文章中提到的心得,有很多和后来参加这门课的同学们是共通的……

比如,Evrony认为,人类的疾病并不是被自然界放在神坛上的什么特殊之物,很多人类疾病和动物是共通的,人类人为的在其中划出了分界线。

在医学院的时候,学习成为人类医生的医学生很难接触到这方面的知识,当他在动物园轮转的时候,才意识到很多人有的疾病,动物也有。

对兽医来说,他们长久以来都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很多兽医在给动物看病的时候,会寻求给人看病的医生的经验。但是,Evrony指出,给人看病的医生很少反过来这样做。

Evrony认为,这些自然动物的疾病,与医生和科学家在实验室里用实验动物做出的疾病模型是不一样的,观察和接触这些在自然中生病的动物,有助于医生对疾病发生的理解以及对病因的思考。

比如他曾经诊断出自己家的可卡犬患有Evans综合征,这是一种少见的自身免疫疾病,免疫系统会攻击自身的血液细胞,包括红细胞、血小板、白细胞等……所以患者会出现血小板减少、自身免疫性贫血等症状。

在发现自家狗狗有Evans综合征之后,他做了一番调查,发现可卡犬比其他犬种更容易患Evans综合征,这说明这种疾病在病因上很受基因的影响。

Evans综合征当然也发生在人类身上。

在人类医院临床轮转的时候,他的第一批患者当中就有患Evans综合征的,在诊断过程中,他甚至脱口而出“我们家狗也有这病!”

然后在同事们震惊的目光中,向他们传授自己关于动物和人类共通疾病的经验……

Franklin Park Zoo里有一只狐猴,患有1型糖尿病——

这只狐猴让Rosenthal小哥(给貘听诊的那个)体会到了人类疾病和动物疾病的共通性。

小哥表示,一开始选择给这只狐猴看病,是考虑到糖尿病在我们人类当中非常多见,自己很了解,应该能手到擒来。

在帮狐猴看病的过程中,他意识到,自己如果每次帮狐猴注射胰岛素都要把它从栖息地里弄出来,是会对狐猴造成长期的压力伤害和精神伤害的。

“这件事给了我一个启示,”小哥说,“我们给人类的慢病患者看病的时候,也应该注意患者周围环境的稳定性,以及改变环境对患者造成的额外伤害。”

动物园轮转的另一个心得是——更深刻的体会到人类疾病只是大自然的一环,受到自然界平衡变动的影响。

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莱姆病。

莱姆病近些年在美国的发病率升高,主要的原因竟然是生态不平衡造成的。而这点,学生们是到了动物园才知道的。

莱姆病原来由鹿蜱传播,但是鹿和人类接触得并不频繁,怎么发病率还上升了呢?是由于现在大多数的莱姆病是由老鼠传播的,而居住在城市中的老鼠缺乏天敌,人类一旦灭鼠失败或者懈怠,老鼠的数量就急速增加,于是莱姆病传播能力上升,发病率呈现上升……

Evrony在JAMA上发的文章中也提到这一观点,他认为,医生认识到人类疾病和人类不过是自然界的一环是非常重要的,这种认识能够让医者跳出看病时只思考“一种疾病”“一种器官”的限制,对患者甚至是整个医疗思路有更好的把握能力。

第三个好处非常的现实,那就是培养医生正确的处理医患关系。

就像我们前面提到的,Rosenthal在治疗狐猴糖尿病的时候,注意到如果为了给狐猴打针而强行让狐猴离开栖息地,狐猴的病情可能发生不良变化。

除了这样的问题,给动物看病和给人看病有一个极大的不同,就是动物不会说话,也听不懂人的指示。

Evrony提到自己获益匪浅的一个案例,是给动物拍X光片。并不是所有的动物都能麻醉后再拍片,比如说乌龟。

Evrony就给一只重达150磅的苏卡达象龟拍过X光片,拍这张片花了他一个上午。

要一边让龟龟保持不动,一边自己去操作机器,是非常不容易的。

“但是我做到了!”Evrony给陆龟拍X光片是为了检查它是否有尿路结石,最终结果是阴性的,他很高兴。

不难看出,这件事完全就是在锻炼医者的耐心,和乌龟是没法用语言沟通的,怎么能成功的完成医学检查呢,那就要凭医生自己的本事了……

拍片、推胰岛素之外,还有取血……给兔子、耗子取血我们很多人都有经验,给清醒状态的蛇取血,就又是一回事了……

最后,学生们结业的时候,还需要出一份研究大纲。

许多学生在这方面都很有想法,比如今年就有学生提出壶菌病(一种两栖类真菌感染病)相关的课题。

这位叫Zack的学生认为,蛙壶菌传播力如此之强,已经消灭了很多两栖类的动物,极大的破坏生态平衡,也威胁到人类的健康。他认为可以通过研究真菌对其他物种的毁灭,以及其他物种对真菌的抵抗,来寻找人类应对真菌的方案。

哈佛医学院的这一标新立异,世界唯一的课程,已经引起许多媒体的兴趣,比如纽约时报就在前不久以“医生,你的病人在等候了。它是只小熊猫。”为题,对哈佛的这一课程进行了详细的报道——

在纽约时报这篇报道的评论中,有读者认为,这门课不应该只是选修课,它应该成为必修,应该让所有医生都对“人作为自然的一环”有一个立体深刻的认识。

有读者留言说,这门课是一门“良心课”,对动物有真挚感情的人对病人会有同情心……

也有读者很生气,认为哈佛医学院在浪费资源,美国有那么多基层社区和农村缺乏医生,哈佛还在把自己优秀的实习医生送去动物园轮转,应该让这些人去基层社区轮转,正好一方面填补医疗空白,一方面培养他们对基层群众的感情。

有一位做动物谱系培育的读者留下了经验之谈,他认为这种教育是非常有道理的,因为他曾经用自己在多年培养纯种赛马的经验,帮别人找出了家族性遗传疾病……

另有医生读者留言说,大家对“如何培养更好的医生”一直有各种尝试,但是尝试的结果往往说服不了彼此,这种动物园轮转也是尝试之一而已。

不管怎么样,独一无二的哈佛医学院开了这门独一无二的课,它自己和动物园都挺满意的。

目前,园方希望能将这种轮转模式推广,他们欢迎更多的医学院参与进来,如果对方愿意,他们甚至能推出时间更短的轮转模式,以方便更多轮转期的实习医生参与……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分享到: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liumin1987

好课,点赞点赞。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8-8-22 7:57:15 回复

太阳系小猪

还挺有意思的呢,可能会让一批医学生投身动物医学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8-8-22 6:58:44 回复

web对话
live chat

扫码领取IF曲线

IF连续增长的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