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云港“药神”案初定5月22日二审开庭,律师将做无罪辩护

2019-05-13 陈雷柱 澎湃新闻

备受争议的连云港版“我不是药神”案有了最新进展。5月13日,记者从该案一名辩护律师邓学平处获悉,这起由代购、销售印度仿制抗癌药物引发的销售假药案,目前初步确定将在5月22日二审开庭。据记者此前报道,2018年8月31日,连云港中院曾以销售假药罪,判处何永高、林永祥等11名被告人3年9个月到6年半不等的有期徒刑,另有1人被判处缓刑,3人免于刑事处罚。在这事案件背后,是价值数千万元的印度仿制抗癌药,以

备受争议的连云港版“我不是药神”案有了最新进展。5月13日,记者从该案一名辩护律师邓学平处获悉,这起由代购、销售印度仿制抗癌药物引发的销售假药案,目前初步确定将在5月22日二审开庭。

据记者此前报道,2018年8月31日,连云港中院曾以销售假药罪,判处何永高、林永祥等11名被告人3年9个月到6年半不等的有期徒刑,另有1人被判处缓刑,3人免于刑事处罚。在这事案件背后,是价值数千万元的印度仿制抗癌药,以及成千上万的癌症患者。

一名癌症患者家属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曾表示,尽管何永高等人销售的印度仿制抗癌药被认定为假药,但它在许多患者眼里却是能够救命的“续命药”,价格却比正版药便宜许多。

连云港市食药监局相关负责人在此前接受采访时也曾表示,涉案药品“以假药论处,但与假药是两码事”。

这起案件从2013年底开始陆续有15人涉入其中。一审获刑后,何永高及林永祥不服判决,提出上诉。2019年5月13日,林永祥的辩护律师邓学平告诉澎湃新闻,已在当天接到江苏省高院电话通知,初步定在下周三(5月22日)在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该案。

邓学平称, 他将与葛绍山律师一起对林永祥作无罪辩护。他说,这起案件跟陆勇案一样,第一被告林永祥没有销售行为。林永祥只是在香港帮助中转和兑换货币。每瓶药收取3美元的固定酬劳,这是正常的劳动报酬,而非销售利润。“此外,这起案件中,没有一例不良反应,没有接到过任何投诉,客观上没有造成任何危害后果。”

相关资讯

重庆版“程勇”销售印度版抗癌药二审改判免予刑罚,法官释因

随着《我不是药神》电影的热映,电影主角“程勇”的故事原型陆勇引起公众广泛关注。陆勇曾帮数千名患者代购印度生产的仿制格列卫抗癌药,后被检方起诉。但在考虑法、情、理综合因素后,检察院决定向法院请求撤回对陆勇的起诉,法院作出准许裁定。

“时代楷模”王逸平:他就是人民的“药神”

王逸平生前是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他不忘初心、胸怀大爱,始终把解除人民群众病痛作为人生追求,研发现代中药丹参多酚酸盐,造福2000多万患者;他追求卓越、锐意创新,先后完成50多项新药药效学评价,构建了完整的心血管药物研发平台和体系;他坚韧执着、奋发忘我,以顽强的毅力和乐观的精神,25年与病魔不懈抗争,默默无闻投身科研,谱写了一曲感人至深的中药现代化奋进者之歌。2018年4月11日,王逸平

“求药神,不如求药审”:中国“新药把关人”的三年进击

“要我说,求‘药神’,不如求‘药审’……” 肿瘤专家江泽飞话语刚落,台下近2000人纷纷报以掌声和笑声。这是2018年全国临床肿瘤学大会(CSCO学术年会)上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下称药审中心)的专场论坛,药审中心多位部门负责人现身。面对多位肿瘤专家的寄语,化药一部部长杨志敏在发言中回应:“刚才听到(专家)希望药品审评单位能够助推更多的新药、新疗法上市,而不是成为阻碍。我其实在台下很想说,

如何减少代购“药神”:对从境外代购药品的监管能放宽吗?

因为电影《我不是药神》的热播,各地又报道出多个类“陆勇”,包括上月为肝癌病友代购PD-1类药物欧狄沃等而被刑拘的翟一平。近日,翟一平的律师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写信,称当前法律对于假药的认定中,“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进口的药品”,实际上可能是治疗癌症的救命药,定性为假药,超过国民对于假药文义范围的理解。律师建议,对自救自助性质的国外代购药品,必须设置有危害后果的条件,如果没有危害后果,无论是否

疑问重重的上海版“药神”,解放日报记者直面当事人翟一平

现象级电影《我不是药神》余热未消,一名与电影主角“程勇”和原型人物陆勇有着相似却不同经历的46岁男子翟一平闯入公众视野:因为给QQ群、微信群的病友“代购”德国抗癌药物PD-1利尤单抗注射液和E7080仑伐替尼胶囊,今年7月24日,他因涉嫌销售假药罪被刑事拘留。在网上流传的文章里,翟一平被称为“又一个现实版‘药神’”,他的“初衷是可以救病友的命,也能赚点小钱”——然而这也正是这一个“药神”的吊

内地买不到“抗D免疫球蛋白”,熊猫血妈妈们寻找“药神

家住深圳的西西每个月最少要往返香港一趟。和普通代购不同的是,除了去商场采购奶粉、化妆品,她跑的最多的地方是药房——她的一项重要业务,是帮助客户代购一种名为“抗D免疫球蛋白”的针剂。抗D免疫球蛋白是一种专门针对“熊猫血”孕产妇的药物,可以有效预防新生儿溶血症,在国外的售价约为200美元一支。然而,由于中国内地一直没有上市,国内的“熊猫血”妈妈们至今无法从医院等正规合法途径获取。西西本人就是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