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急诊科医生公开信:特朗普的冠状病毒计划不仅危险而且致命

2020-03-27 cnn cnn

当地时间周一,美国前副总统拜登指责特朗普在冠状病毒感染初期犹豫不决,称特朗普政府“计划和准备的失败”加剧了美国面临的健康和经济危机。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实

当地时间周一,美国前副总统拜登指责特朗普在冠状病毒感染初期犹豫不决,称特朗普政府“计划和准备的失败”加剧了美国面临的健康和经济危机。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实时数据,截至美国东部时间23日12时50分,美国确诊病例突破4万,累计41026例,累计死亡479例。

美国疫情

亲爱的总统先生,

我是急诊科的住院医师,我们院是纽约市最大医院系统之一,纽约市也是美国新冠肺炎大流行的中心。在过去的几周里,我已经收治了无数个COVID-19的病人,有些人看起来病情没有那么重,但是有些人却脸色发青,每分钟呼吸70多次。我自己的脸常常就离病人的面部只有几英寸,把呼吸管插入他们的气管,这一过程让我自己和房间里的每个人感染的风险成倍增加。

我每周都在一个满是咳嗽病人的房间里坐上60个小时,我一直为自己现在和未来几个月的安全担忧,因为疫情正在恶化,而我们原本就不够充足的个人防护装备供应也将迅速消耗殆尽。在全国范围内,口罩和其他用品严重短缺,如果没有它们,几乎不可能保证医护人员的安全,也不可能承受越来越多来前来我们医院诊治的病人。我让一些病情不那么严重的病人回家,我亲眼看到一些病人就死在我眼前。我曾在电话中与一名重症监护病房年轻男子哭泣的母亲通话,并告诉她:“不,您不能进医院去看望您的重病儿子,因为我们不允许家庭成员进入疫情期间的医院。”在这里我只能轻描淡写,在过去的几周里,我经历了太多太多让人心碎的时刻。在接下来的几天或几周,医院的病床和呼吸机将会被用完。来我院的重症COVID-19患者的人数每天会增加一倍。

如果疫情继续这样发展下去,我很快就会被迫去做出决定,决定到底谁有机会活下去,而让谁死去。这是一件我必须去考虑的事情,根本不可想象,更不用说去做了。告诉我——当只有一个呼吸机可用时,它应该给年轻的护士还是给一个有多种合并症而且事先要求“不插管/不进行复苏”的老年妇女?那要是有三个孩子的单亲妈妈怎么办?还是给上周和我一起工作的那位深受尊敬的急诊主治医生?或是那个合并多种疾病,会说老掉牙笑话让我想起我父亲的中年男人——或者他就是我的父亲呢?或者是因强奸入狱的犯人呢?因持有大麻而入狱的有色人种呢?一个受人爱戴且富有的名人呢?当我们试图帮助他,他却会向我和其他医务人员吐痰的那些无家可归的酗酒者呢?那个住在我家的街角,每天对我微笑,说“上帝保佑你”的无家可归的人呢?这不是那么容易选择的,不是吗?

在过去的一周里,我在急诊科和新成立的COVID呼吸机应急小组之间轮班工作了12个小时,我尽我所能阻止这噩梦般的进展。我在社交媒体上恳求我的朋友和家人待在家里。我已经签署了无数的请愿书,联系了当地政府,请求得到更多的个人防护设备和呼吸机。如果我能知道其他我能做的任何事,我也会去做。

在过去的一周里,我在急诊科和新成立的COVID呼吸机应急小组之间轮班工作了12个小时,我尽我所能阻止这噩梦般的进展。我在社交媒体上恳求我的朋友和家人待在家里。我已经签署了无数的请愿书,联系了当地政府,请求得到更多的个人防护设备和呼吸机。如果我能知道其他我能做的任何事,我也会去做。

我们的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不知疲倦地工作,以获得更多的个人防护设备和呼吸机。他恳请您请举国之力去整合医疗用品,但您拒绝了他。他恳求市民呆在家里,虽然有些人在听,但很多人没有,如果他们不听,那将是一场灾难。但是,州长或者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能独自去做的只有这么多。在这一点上,我们能一起做的可能就只有这么多了。但我们必须去尝试。

周二,您告诉福克斯新闻(Fox News),您“很乐意开放国家,并渴望去参加复活节”。您说选择复活节是因为,“那个时候全国各地的教堂都挤满了人,您认为这将是一个美好的时刻,而这也恰好是一个正确的时间安排。”一想到这个我就想吐。如果我们这样做,将会有呈指数增长的人得这种疾病,我们的医院系统根本没有能力去处理这么多的病人,和像我这样的医学专业人员将不得不让无数人死去(甚至是我们所爱的人的生命),同时继续把我们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当我们用尽呼吸机时(如果我们取消现有的隔离限制并且像现在那样任由疫情蔓延开来),我将不会去做那些让谁活着或者让谁死去的决定。当那一刻来临时,我不知道我在晚上如何入睡。您会吗?现在并不是可以放松警惕的时候。

如果您做了正确的事情,人们会记住您,感激你。恳求您帮助我和其他医务工作者去拯救这无数人的生命(可能包括我们自己的生命)。这样,我们国家就不必遭受这难以想象又即将来临的灾难。求您更认真地对待这次疫情,请您立即采取行动。

真诚的,

Rachel Sobolev, MD

相关资讯

6月7日全球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简报,确诊超696万,疫情严重程度美国仅排名第11

Worldometers世界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6月6日7时30分,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超过696万例,达到6,962,446例,累计死亡病例超过40.1万例,达到401,542例。与昨

Lancet: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需警惕儿童川崎病风险

新冠肺炎流行期间,意大利Bergamo地区的川崎病的发病率增加了30倍,且疫情期间患儿的年龄较大,心脏受累率较高并有巨噬细胞活化综合征特征。

柳叶刀撤稿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无效的文章,羟氯喹临床研究可能重启

全球新冠病毒肺炎(COVID-19)确诊患者已超过500万例,寻找有效的治疗药物迫在眉睫。然而,目前仍没有“特效药”出现。美国总统特朗普大力提倡的抗疟药羟氯喹在治疗COVID-

6月6日全球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简报,超683万例,单日新增创新高

Worldometers世界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6月6日6时59分,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超过683万例,达到6,839,281例,累计死亡病例超过39.7万例,达到397,442例。与昨

6月5日全球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简报,确诊超668万,单日治愈超15万

据实时信息数据更新网站Worldometers的统计数据显示,Worldometers世界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6月5日8时00分,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突破668万例,达到6,688,82

NEJM:羟氯喹不能降低新冠肺炎密切接触者的感染风险

新冠肺炎密切接触者,在暴露后4天内使用羟氯喹不能降低其感染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