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哪类医生更关心医改?结果你可能想不到

2018/1/14 作者:郝兰兰   来源:健康界 我要评论0
Tags:
分享到:

近期,流感高发,儿科医生供不应求矛盾再次凸显。有人为儿科医生挨打鸣不平,有人呼吁放开医生多点执业以缓解现状,有人剖析儿科医生短缺深层根源……

1月10日,烧伤超人阿宝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表题为《当你抱着高烧的孩子在急诊留着眼泪苦苦等候的时候,你是否依然觉得医闹和你无关?》的文章,将儿科医生大量流失最重要的原因归为医疗暴力。

随后,小儿外科医生李清晨发文称,儿科医疗资源供不应求的根本原因是“儿科不挣钱”。李清晨反问:“把儿科医生荒简单地归结为医闹等暴力事件的同行们,我说你们不知道自身苦难的根源,我冤枉你们了吗?”

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从经济学角度分析称,儿科医生短缺的原因是医疗服务项目收费低,而医疗服务行政定价扭曲,则源于公立医院医生拥有铁饭碗。朱恒鹏建议,应该废除医生事业编制,放开医生自由执业。

管中窥豹,不仅是儿科医生,以上“症状”出现在所有医生身上。近期,中国医师协会印发《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医生生存状态、医生多点执业、医生关注医改等方面数据,对以上三种观点进行相关佐证。

医师生存状态有待改善

尽管国家采取多种手段,出台多项政策,开展各种打击涉医违法犯罪等行动,但在参与调研的30个省份中,所有省份的医生均认为医师执业环境并没有得到改善。仅在三分之一的省份,参与调研的医生认为自己的工作得到认可与尊重。

医生的认知并非空穴来风。数据显示,62%的医师发生过不同程度的医疗纠纷,66%的医师经历过不同程度的医患冲突。在医生工作压力的来源中,医疗纠纷与伤医事件构成了医师认为工作压力大的重要原因,仅次于工作量大的属性。

由此可见,烧伤超人阿宝对于医疗纠纷导致儿科医生少的论断不无道理。其实,伤医事件频发也导致了医生对于子女从医意愿的降低。在中国医师协会本次调研中,45%的医师不希望子女从医。

包括儿科医生在内,医生生存状态差,导致医生数量短缺。白皮书显示,男性被调查者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为 50.90 小时,按每天工作8小时计算,相当于每周工作6.3天。女性为 49.79 小时。


工作时间长,导致医生休假制度难以落地。在2018年全国卫生计生会议上,完善医生休假政策被列为重点工作之一。调查显示,23.6%医师不休年假,一半医师少休,4.4%医师不知道有年假。

医生从业年龄在变化,职称在变化,但工作时间却未发生明显变化。由此导致的结果是,医生自身身体状况低下。数据显示,仅19.2%的医师认为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很好,35%认为一般,4.9%认为差;在身体对工作的影响上,31.1%的医师认为身体状况对工作造成了中度以上的影响。

身体状况较差的现实,使得医生心理状态不甚理想。调查显示,年龄在25岁以下组和26-35岁组在主观幸福感上没有显着差异,显着低于36-45岁组。

高等级医院医改参与度低

李清晨强调,儿科医生短缺源于医疗服务定价弊端,但医生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针对医生对医改的态度,白皮书进行了专项调研。

在对医疗体制改革的态度上,年轻组主动参与性差,且学历越高,主动参与程度越低;调查显示,较高收入的医师对医改的态度更被动,这一点值得医改设计者和宣传部门重视,应该让医师们明白改革只会越来越好,从而调动其积极性。

另一方面,职称高、职务高的群体对医改的主动参与性越高;但与此不相适应的是,所在医院等级越高的医师,被动接受医改比例越高,积极参与的程度越低,这一现象值得关注。

此外,男性和女性被调查者在主动参与上没有显着差异。在消极和被动接受两个因素上,男性都显着高于女性。

在年龄维度,36-45岁组、46-55岁组和56岁以上组在主动参与上得分最高,他们都显着高于26-35岁年龄组,后者又显着高于25岁以下年龄组。这一统计结果表明,年轻医师参与医改的积极性有待提高。

对于不同学历调查者而言,在主动参与上,学历越高程度越低。在消极和被动接受两个因素上,学历越高程度越高。

从收入方面看,现在较高收入的医师对改革是否会影响到自己的收入存有疑虑,让医师们相信改革一定能让医师更受益,从而调动更多医师参与医改的积极性很有必要。

高层管理者对医改的态度积极正向、主动参与意识强。普通工作人员对医改的主动参与意愿不强,同时抱有消极、被动心态,需要积极引导。基层管理者和中层管理者对医改的态度具有矛盾性,既愿意主动参与,又对变革的过程和可能的结果持消极态度。

多点执业喜忧参半

医生生存状态不尽如意,医改政策艰难前行,如何在短期内改善现状?多点执业被视为解决医生数量短缺、合理有序流动的改革举措。正如朱恒鹏所言,只有打破铁饭碗,实现医生自由执业,才能提高其合法收入。

但白皮书显示,在多点执业问题上,男性更看重多点执业的有利因素,女性更看重多点执业的不利因素。同时,男性对自己医院的认同感也更强; 随着年龄的增加、职称的晋升、收入的增高,被调查者对所在医院的认同感越来越强。

从年龄角度看,25岁以下年龄组对多点执业的“利”并不特别看重,26-35岁年龄组最强调多点执业的有利因素,此后,随着年龄的增加,被调查者对多点执业的有利因素的认同程度越来越弱。与此同时,随着年龄的增加,被调查者对所在医院的认同感越来越强。

工作时间对医生多点执业认知影响较大。调查显示,每周工作40小时以上的被调查者对多点执业有利因素的认同程度,和对多点执业不利因素的担心程度,都显着高于每周工作40小时及以下的被调查者。但从医生工作时间来看,大部分医生每周工作时间在40小时以上。

从职称角度,白皮书显示,职称越高,对多点执业有利因素的认同程度越低。而医院等级越高,对多点执业的有利因素的认同程度越高,同时,对多点执业不利因素的担心程度也越强。

纵观白皮书从各个维度对多点执业的调研,医师对多点执业的认同与担忧参半。突破多点执业壁垒,还有一段路要走。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分享到: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