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19岁女孩没能挺过手术…听协和院长讲罕见病

2017-9-7 作者:李光亚   来源: “医学界”微信号 我要评论1
Tags: 协和医院  罕见病  

还记得曾经轰动一时的“冰桶挑战”吗?这场呼吁关注肌萎缩侧索硬化症(又称渐冻人)的事件当年在网络迅速走红,通过公众人物传播,让罕见病走入大众视野。在“国际罕见病与孤儿药大会”前夕,北京协和医院副院长张抒扬教授接受了《医学界》的专访。



张抒扬:北京协和医院副院长兼中国医学科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副院校长,北京协和医院药理研究中心主任,转化医学研究中心副主任

张抒扬告诉《医学界》,“在全民健康的时代,罕见病患者作为社会一员,他们的问题应得到足够重视,医者与社会要关爱‘每一个生而不凡的生命’。”

罕见病是指一类发病率低、患病人数相对较少的疾病。欧盟将其定义为患病率不超过两千分之一的疾病,美国将其定义为患病总人数不超过20万的疾病。

中国对罕见病的患病人数还没有统一、公认的数字。尽管单病种发病率低,但考虑到人口基数,中国患者的绝对数量是相当庞大的。

在全球范围内,罕见病影响了5%-10%的人口,其中约50%是孩子。更不幸的是,多数罕见病往往是危重的、慢性的、具有遗传性的,且通常危及生命,约30%的患者寿命不到5年。多数患者在确诊前平均寻找了5-10名医师就诊,约需5-30年方可明确诊断,误诊率高达44%;且治疗费用昂贵,不少的罕见病年均治疗费用高达甚至超过200多万人民币。

每个科室都能碰到罕见病,

你漏诊过吗?

《医学界》:您的从医经历中,对罕见病诊治有怎样的感受?

张抒扬副院长

北京协和医院一直是疑难重症患者的诊治指导中心。我在协和工作31年,诊断了不少罕见病,但依然觉得很多病不认识,教科书里没有相关知识,深深感受到医学的未知远大于已知。

过去,受诊疗水平限制,来协和的患者不一定都能得到明确诊断。近年,随着医学进步、互联网的发达,以往不被诊断的罕见病,根据临床表现、实验室检查、影像学结果等,通过文献检索,深入学习,得到诊断的患者越来越多。协和医院因此积累了丰富的罕见病病历,已形成研究罕见病的信息资源库。

可以说,协和医院每天、每位医生都能碰到来就诊的罕见病患者。心脏科每周一次的科室大查房,其中80%应该是罕见病会诊。

但问题也来了,诊断出的罕见病越来越多,根本治疗能不能得到呢?大多数只能对症处理,想从源头解决问题的有效治疗药物太少,在中国上市的则更少。每当遇到这种情况,医生的无能为力,让患者和家属以及我们自己都感到很失望。

怎么办?还得往前走一步,从诊断走到治疗。

以前国人创新的热情更多在重大传染性疾病、心脑血管疾病、代谢病、肿瘤等,从预防到发病后康复都得到很大重视和投入。

其实,多数罕见病可以找到发病靶点,突破这类疾病处处体现创新,企业应该看到此领域新药研发的巨大前景,加大投入,加快技术转化。

现在政府提倡“全民健康”,在《“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指出:形成具有中国特色、促进全民健康的制度体系。罕见病患者作为社会成员一份子,在求医困难、药品少、治疗费用昂贵的情况下,更需要政府主管部门、社会力量、企业人士等的关注和支持。

《医学界》:可以举一个让您印象深刻的病例吗?

张抒扬副院长

十几年前,一个19岁的女孩,大学生,课堂上频发心绞痛。这么小年纪,发生心绞痛,是不寻常的,或属罕见。问病史得知她从小胆固醇都是在上升状态,但一直没有医院告诉她怎样治疗。查体我发现她浑身都是黄素瘤,各种检查明确冠状动脉三支血管严重狭窄或闭塞,主动脉瓣严重狭窄,心电图显示广泛的心肌严重缺血。她大小便不能,因为身体不动都有严重的胸疼发作。

这是一种常染色体显性遗传病,称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FH),以血液中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升高为主要表现,导致早发冠心病。纯合子的FH常过早死亡,一般活不过30岁,杂合子型FH,也是早年、多次发生动脉粥样硬化事件,导致死亡或者致残。

FH患者的LDL-C水平可用他汀类药物得到部分控制,但在儿童、孕妇中应用他汀类药物是受限制的。近一两年在美国上市的新型降胆固醇药物,如PCSK9抑制剂,是一种全人源性单克隆抗体,是控制LDL-C的有效药物,但价格十分昂贵,美国人也难以承受。

当时考虑患者冠状动脉和瓣膜问题都很严重,不能满足基本生理需要,只能选外科手术快速解决心肌供血。结局非常遗憾,小女孩没能挺过手术…

一个花季女孩这样离开人世,这种遗憾与悲痛让我永生难忘。

可以想到,中国有很多罕见病患者还没被诊断,随着二胎政策放开,罕见病患者也一定会增多。如果不从源头抓起,未来国民健康、素质会成问题。

现在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时期

《医学界》:您觉得这些年罕见病在诊疗上有变化吗?

张抒扬副院长

有很大变化。临床方面,我们发现罕见病转诊会诊增多了,可见医生的认识在提高。另外,随着基因检测技术突飞猛进,代谢组学检查日益普及,诊断率大大提高了;国家高度重视产前诊断及出生缺陷防控,优生优育取得了可喜成绩。

2010年之后,患者组织也快速增多。这些组织通过社会呼吁与筹集研究基金、促进患者注册登记、为药物开发和临床试验提供支持等各种方式,推动着罕见病研究和诊疗进展。

可以说现在是解决罕见病最好的时期。国家鼓励科技创新,对罕见病的利好政策也逐渐出台,在与国际接轨。例如,对罕见病治疗新药的注册申请实行特殊审批,优先办理;鼓励罕见病用药和儿童适宜剂型研发等。

罕见病研究已纳入十三五规划

《医学界》:您是“国家十三五精准医学研究发展规划”中罕见病队列研究的首席专家,这是项怎样的研究?

张抒扬副院长

首先要感谢国内众多专家在这项研究课题申报和实施过程中给予的大力支持。

“国家十三五精准医学研究发展规划”中与罕见病研究相关的有两个项目,一是我牵头的罕见病队列研究,另一个是中国医学科学院张学教授牵头的罕见病诊疗技术研究。队列研究的课题将涉及全国多家医院。

项目将实现“一台两库”建设,即一个国家罕见病注册登记平台(已上线),一个临床资料库,和一个是生物样本库。此外,项目还将注册登记50种以上疾病,涉及全身各个器官组织的罕见病,几乎涵盖所有专业。

希望通过项目,能建立覆盖全国的研究网络,培养一支强大的多学科研究团队,建立一个罕见病的资源共享平台,同时吸引国家政策倾斜、外界资源投入以及国际组织的科研协作,共同攻关,突破难点。此课题预计5年完成。

《医学界》:与您主持过的其他大型多中心研究相比,此研究有什么难度?

张抒扬副院长

难度在于资金支持不足,相应专职人员不够。我们希望能获得政府多方面支持与帮助,更希望民间力量能投入。另外,管理方面更需要参与者抱持开放共享的心态,国家大力支持临床数据共享和集中式生物样本库的建设,意义也在于此。

这方面,要借鉴国外先进经验,通过创新机制使大家乐于共享资源。例如,积极与国际罕见病研究体系沟通交流,为国内外学者学术交流提供平台。又如,为国内罕见病研究者提供免费的临床注册登记信息平台、中文罕见病知识库、临床信息术语管理服务、基因组学数据分析平台服务等,支持参与单位罕见病科研能力的建设和提升。

最后一点是,该研究参与单位多,临床数据和组学数据质控是难点。这方面,除了必要的人工操作及对各参与单位的严格要求外,我们通过信息学中术语本体控制技术及生信分析平台中严格的质控技术加以克服。

困难很大,但我们充满信心。经过研究者不懈努力,各方支持,患者积极参与,我们一定会取得进步。

研究体系必须走向国际化

《医学界》:为何说精准医学对罕见病诊治意义很大?

张抒扬副院长

罕见病是精准医学的一个突出代表。

很多罕见病是单基因遗传性疾病,利用精准医学的理念可以有效支撑罕见病研究,对特定基因靶点的探索可以用于诊断和治疗。这方面可先从人数相对较多、危害更明显、社会关注度更高的病种开始,例如肌萎缩侧索硬化症(渐冻人)、成骨不全症、粘多糖贮积症(糖宝宝)等。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执着追梦

学习.谢谢分享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7-9-8 6:42:15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