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双免疫联合治疗消化道肿瘤新进展

2019-6-12 作者:佚名   来源:肿瘤资讯 我要评论2

晚期免疫治疗三线或二线治疗可以改善患者的生存期。与此同时,免疫治疗也在晚期肝细胞癌二线治疗显示了良好的疗效并获美国FDA批准应用于临床。其中,纳武利尤单抗和伊匹木单抗作用机制互补,已在多个瘤种中显示出协同抗肿瘤活性及持续的肿瘤应答。本次ASCO对CheckMate 040和CheckMate 142研究数据进行了更新,进一步证实了纳武利尤单抗联合伊匹木单抗用于消化道肿瘤的疗效与安全性,以及免疫联合疗法在消化道肿瘤治疗上的大有可为。

王崑教授,北京大学临床肿瘤医院肝胆外科副主任、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肿瘤外科专业委员会青委副主任委员,中国医促会肝癌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MDT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抗癌协会胆道外科青年委员,中国医促会直肠癌肝转移委员会委员。

【ABS4012】CheckMate 040队列4结果

背景:根据CheckMate 040临床研究结果,纳武利尤单抗单药治疗已获FDA批准用于接受过索拉非尼治疗的肝细胞癌(HCC)患者治疗。纳武利尤单抗单药用于二线治疗为患者带来14%的客观缓解率(ORR),56%的疾病控制率(DCR)和15个月的中位生存期(mOS)。CheckMate 040队列4首次评估了纳武利尤单抗联合伊匹木单抗对于接受过索拉非尼治疗的晚期HCC(aHCC)患者的临床疗效和安全性。

方法:本研究将入组患者随机分为3组,入组情况如所示,HBV/HCV感染和未感染患者均被纳入到研究中。治疗持续到不可耐受毒性出现或疾病发生进展。主要研究终点包括安全性和耐受性。次要研究终点包括ORR(RECIST 1.1)、反应持续时间(DOR),疾病控制率(DCR)和OS。数据截止日期为2019年1月。

结果:148例接受过索拉非尼治疗的晚期HCC患者参与到随机分组。从随机分组开始到最后截止日期,OS最短随访时间为28个月。在基线时,34%患者存在血管侵犯,82%患者存在肝外扩散,91%患者BCLC分期为C期,84%和14%患者分别因疾病进展和不可耐受毒性导致索拉非尼治疗中断。本研究中,ORR为31%(7例完全缓解[CR]),DCR为49%。A组患者的mOS为22.8个月,而B组和C组患者的mOS分别为12.5个月和12.7个月。总体而言,纳武利尤单抗联合伊匹木单抗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耐受性良好;A、B和C组中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s)的发生率分别为94%,71%和79%,尽管A组患者TRAEs发生率高于B组和C组,但三组患者TRAEs类型基本一致,最常见的免疫相关不良事件(IMAEs)为皮疹、肝炎和肾上腺皮质功能不全。各治疗组中大部分IMAEs,包括肝脏IMAEs,经过管理均得到解决。

结论:对于接受过索拉非尼治疗的晚期HCC患者,纳武利尤单抗联合伊匹木单抗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具有较好的临床疗效和安全性。相比于纳武利尤单抗单药治疗,联合治疗组ORR提升至2倍以上(14% vs 31%)。A治疗组患者mOS最令人振奋,可达到22.8个月。

【3521】纳武利尤单抗联合伊匹木单抗一线治疗MSI-H/dMMR mCRC

背景:MSI-H/dMMR转移性直肠癌(mCRC)患者一线化疗对患者总生存期改善相对有限。CheckMate 142研究的队列3使用纳武利尤单抗联合低剂量伊匹木单抗作为一线方案治疗MSI-H mCRC的初步结果在2018年ESMO上作为Late Breakthrough Abstract (LBA)进行了报道。研究结果显示,纳武利尤单抗联合低剂量伊匹木单抗(NIVO+IPI)一线治疗可以明显改善患者生存期,同时安全性可管理。(Ann Oncol 2018;29:LBA18),此次ASCO大会上报道了中位随访19.9个月的结果。

方法:研究纳入的均为MSI-H/dMMR mCRC,并且针对转移性疾病未接受任何治疗的患者,主要终点是研究者评估的ORR。

结果:研究共入组45例患者,中位随访时间为19.9个月。纳武利尤单抗中位用药计量为32次, 伊匹木单抗中位用药计量为11次。就有效性而言,研究者评估ORR为64%,比随访13.8个月时ORR升高4个百分点,说明随着随访时间的延长双免疫治疗可以使这一类患者能获得持续且深度的缓解。DCR为84%。相比于基线状态而言,84%可评估患者肿瘤负荷降低。截至目前为止,总体人群的中位PFS和OS数据尚在随访当中。第15个月PFS率和OS率分别为75%和84%。亚组分析显示无论ECOG体力状态评分、原发肿瘤位置、KRAS/BRAF基因状态和既往辅助/新辅助治疗经历患者均能从治疗总获益。在更长的随访时间内,没有新发治疗相关死亡事件发生,20%患者发生3-4级TRAEs,另外有5例(11%)患者因任意级别TRAEs发生而导致治疗中断。

研究结论:纳武利尤单抗联合低剂量伊匹木单抗显示出强大而持久的临床获益,并且耐受性良好。亚组分析显示无论包括年龄、ECOG体力状态评分、原发肿瘤位置、KRAS/BRAF基因状态和既往辅助/新辅助治疗经历和突变状态患者均能从治疗总获益。对于MSI-H/dMMR mCRC患者,纳武利尤单抗联合低剂量伊匹木单抗可能代表新的一线治疗选择。

讨论

上述CheckMate 040和CheckMate 142研究数据在此次ASCO会议上均进行了更新。研究结果显示,对于接受过索拉非尼治疗的晚期HCC患者,纳武利尤单抗联合伊匹木单抗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具有较好的临床疗效和安全性。既往有研究显示,纳武利尤单抗二线单药治疗接受过索拉非尼治疗的晚期HCC患者可以获得14%的ORR; 而此次CheckMate 040研究最新数据显示,纳武利尤单抗联合伊匹木单抗治疗ORR达31%,较单药纳武利尤单抗治疗提升了2倍以上,极大改善了晚期HCC患者的生存预后。在OS方面,A组患者OS可以达到22.8个月,结果可喜。另一方面,CheckMate 142研究更长时间随访结果显示,对于MSI-H/dMMR mCRC患者,84%患者较基线状态肿瘤负荷发生降低,中位PFS和OS数据尚未达到,还在随访当中,第15个月PFS和OS率也分别显示为75%和84%,提示纳武利尤单抗联合低剂量伊匹木单抗的治疗方案为晚期HCC和mCRC患者提供了更多切实有效的治疗选择,可能代表新的一线治疗选择,有望改善上述患者的不良预后。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凭借其在晚期HCC治疗中的卓越疗效,陆续被NCCN、ESMO、CSCO指南等国内外知名指南推荐作为晚期HCC的二线治疗方案。2018 ESMO肝癌诊断、治疗和随访指南已经将纳武利尤单抗列入一线治疗推荐,成为唯一被一线推荐用于治疗晚期HCC的PD-1抑制剂。免疫治疗在肝癌中的应用期待着光明前景,有望在现有积极数据的基础向一线治疗全面推进。在真实世界中,如何利用好PD-1抑制剂等新型治疗手段,对于改善肝癌患者的预后至关重要。

另一方面,自2015年以来,免疫、靶向药物治疗用于mCRC的相关研究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此次大会上,免疫治疗应用于dMMR/MSI-H型mCRC的 CheckMate 142研究最新随访更新研究显示,纳武利尤单抗联合低剂量伊匹木单抗用于dMMR/MSI-H型mCRC患者一线治疗具有较好的临床疗效和安全性,有望作作为此类患者新的一线治疗选择。除了立足于现有dMMR/MSI-H优势人群外,同时加强免疫治疗对占到90%以上的错配修复功能完整(pMMR)非优势人群的关注,进一步尝试免疫治疗与传统化疗联合治疗的临床疗效和安全性,以及关注免疫联合治疗在辅助以及新辅助治疗阶段是否同样占据重要治疗地位等问题,这也是后续研究的重要方向之一。期待不断有后续研究进一步证实免疫治疗在该领域的疗效,能够给更多患者带来生存获益。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184****9840

学习了,谢谢分享。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9-6-14 6:56:00 回复

医者仁心

学习了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9-6-12 21:51:48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