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分夺秒!出生20天婴儿高铁上生命垂危,上海医生跨科救治

2018-05-17 陈斯斯 通讯员 杨海瑛 澎湃新闻

“请问列车上是否有医生在,一号车厢有乘客需要帮助!” “请问列车上是否有医生在,一号车厢有乘客需要帮助!”2018年5月13日13点20时左右,由九江开往常州北的G1584次列车正在行驶中,突然列车广播传出求助声。此时,上海市松江区中心医院骨科医生柳超正在列车上,他原本想打个盹眯一会儿,突然听见广播声中有“医生”两字,立刻用手搓了一下脸让自己清醒,起身朝着一号车厢一路小跑过去。一号车厢靠近车门口

“请问列车上是否有医生在,一号车厢有乘客需要帮助!” “请问列车上是否有医生在,一号车厢有乘客需要帮助!”2018年5月13日13点20时左右,由九江开往常州北的G1584次列车正在行驶中,突然列车广播传出求助声。

此时,上海市松江区中心医院骨科医生柳超正在列车上,他原本想打个盹眯一会儿,突然听见广播声中有“医生”两字,立刻用手搓了一下脸让自己清醒,起身朝着一号车厢一路小跑过去。

一号车厢靠近车门口已经围了三三两两的乘客,三言两语在说着“小孩真可怜”,“小孩这么小,应该才出生不久”,柳超顾不得细细听乘客们的讨论,直接说“大家请让一下,我是医生,让我来看一下”。

只见一个60岁上下的老年妇女手上抱着一个婴儿,裹得很严实,但是婴儿眼睛紧闭,口唇发绀,面部发紫,呼吸急促,老年人一脸着急,不知所措。这时,柳超也有点蒙了,“我一个骨科医生,让我如何是好?”

时间就是生命,这个时候不容他退缩,他脑子里过了一遍这种情况可能的原因“气道梗阻、发热抽搐、呼吸窘迫、肺部感染、心脏疾病”。当时,还有一位常州二院的护士长一起在现场处理,他俩边询问病史,边设法加大吸氧量,用上氧气包,将患儿包裹的棉被去掉,寻找口腔是否有异物,这时患儿哭闹了几声,感觉似乎嘴唇红润了些。

护士长继续检查患儿生命体征,柳超着重问家属患儿情况。原来患儿才出生20天,有先天性心脏病、肺动脉高压、动脉导管未闭、肺部感染,这次列车上闷热的环境又诱发了心衰,而带患儿的只有奶奶与另一名亲属,他们准备到上海给宝宝看病。

“体温36.9摄氏度,心跳140-160次每分,呼吸50-60次每分。”随着护士长报出的一串数据,柳超现场电话连线寻求专业帮助,他打给了他爱人,一个儿保科医生。之后他又打给了曾经带教过他的儿科医生,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王倩。

王倩电话指示柳超注意患儿有无呕吐情况,有无呼吸性三凹征等。听了柳超的描述后,王倩认为患儿比较危重,应立即就近就医。柳超与护士长马上向列车长汇报,并告知家属患儿情况不容乐观,但他们会全力救助。

当务之急,除了密切关注患儿生命体征外,迅速安全的转运尤为重要,列车长有条不紊地启动应急预案,通知上海虹桥站的相关人员,并请他们拨打120,让救护车在站台等候。此时离列车到站还有29分钟,柳超医生分分秒秒关注着婴儿的生命体征,确认氧气袋的氧气量是否充足。

当列车平稳到达虹桥站时,已经等候在站台的工作人员立即进行转运,柳超与120随车医生进行交接,救护车驶离站台疾驰往儿科医院后,他终于松了口气,这才发现衣服已经湿透。

第二天,柳超依然惦记着这位偶遇的小宝宝,他请自己的同学帮忙打听到:小宝宝已住进儿科医院CCU病区,没上呼吸机,情况平稳。他这才放心了。

相关资讯

“儿童受伤后缝合难”再次证明,全社会已经开始为医生短缺现象买单

《汉书·食货志》曰——米甚贵,伤民;甚贱,伤农。民伤则离散,农伤则国贫。伤医和伤农是同样的道理。

同济男护士为患者唱歌跳舞 女孩昏迷数月后奇迹苏醒

4岁的女孩星星因心脏骤停三次被送进同济医院重症监护病房,当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她很难再醒过来时,奇迹发生了,她竟在歌曲的伴奏下,“手舞足蹈”地醒来了,同济医院重症医学科男护士彭克灵用日记记载下了这一奇迹发生的过程。5月7日,在同济医院重症监护病房里,清醒过来的星星正配合着医护人员们的治疗,她的脸上带着甜甜的微笑。去年11月,星星因缺血缺氧性脑病住进了这里,心脏骤停了三次,心、肺、肾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害

医生做私活患者开膛等3小时 医院变相原谅?

还记得去年10月一则被传得沸沸扬扬的报道吗?一名公立医院副教授因做“私活儿”,擅离监督的手术,导致一名被“开膛破肚”的患者在手术台上干等3小时!当时医院回应称不再与这名医生续约,但近日院方却出尔反尔,令一家校同属医院与这名医生签订了聘用合同。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此事件的主人公吴国际曾是香港大学医学院肝胆胰外科临床副教授,去年10月在一场换肝手术中,他被玛丽医院(香港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委命为手术

不怕神一样的手术病灶 就怕扯后腿的助手

在临床手术中,我们往往会记住主刀医生的名字,却殊不知对于一个成功的手术团队来说,助手所扮演的角色不容小觑!一名称职的助手和一名不称职的助手相比,简直就是事半功倍与事倍功半之差!据悉,大手术一般包括以下人员:麻醉医生、主刀医生、一助医生、二助医生、三助医生、巡回护士、洗手护士。小手术可以没有二助和三助,中等级别手术可以没有三助。主刀医生是手术的主导者,手术台上一切由主刀负责,出了事也是主刀负主责。所

【思考】改善医患关系,不能靠“医德教育”

患者对医生的期望值是否过高? 美国人对医生的印象其实很复杂。正面印象确实不少,例如纽约时报曾经有一篇意在指导职业选择的文章,其中按照1)可期待收入与2)可期待社会名声,将各种专业做了一个大致划分。比较典型的有,律师属于有1缺2,教师有2缺1,而1与2兼得的几乎唯一职业就是医生。在美国“最为佩服”和“最受尊敬”之类的专业名单里医生常被列得非常靠前。看上去人们非常敬佩医生的教育背景和智力,并且觉

郭树忠:医生放手一搏的背后 是患者的信任

长眠在撒拉纳克湖畔的特鲁多医生的墓碑上刻着一句话: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医生是人,不是神,古今中外,没有一个医生可以做到百分之百治愈所有患者。虽然如此,绝大多数医生都在追求医学技术的不断进步,以期治愈更多患者。但医学天然就是一门有遗憾的科学,当遇到极其复杂疑难病症之时,往前走的每一步,都与风险相伴,在这种时刻,医生最需要的就是患者的信任。十几年前,昆明的一位同道陪我去云南的德宏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