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麻醉医生困局

2015-5-29 作者:佚名   来源:解放日报 我要评论7
Tags: 麻醉医生  困局  
分享到:


▲当每个手术室红灯亮起,处于繁忙时段时,麻醉医生在麻醉准备工作结束后、医生开始手术时,要兼顾两个手术室里各病人的麻醉过程监测。  


◆47.78%的麻醉医生,不含值班时间,平均每日工作超过10小时……有极端一些的,如果再算上值班时间,就会有连续工作24小时、甚至更长时间的情况。(图片摄于仁济东院)

3月4日,浙江一位规范化培训医生在麻醉科轮转值班后猝死。据不完全统计,这是近3年的第13位麻醉医生猝死。

去年11月,于布为教授担任会长的上海市医师协会麻醉科医师分会,在年会上率先提出一份《上海市麻醉科医师劳动保护条例(草案)》,分发给800多位与会者,发出麻醉医生的呼吁,但目前还无实质进展。

上海市医学会麻醉专科委员会主委俞卫锋教授很无奈:“虽然目前只能算是一种倡议,但毕竟我们发出了我们的呼吁。”

他认为,麻醉科室的困局在于各科手术量呈几何级增长,长时间的人手缺乏,以及对麻醉的低估。

“我很矛盾,担心说了大实话,就更加没有人来了。”

已被报道的猝死医生数字,并不包括发生心跳骤停被抢救回来的医生。

梁艳(化名)是上海某三甲医院麻醉科副主任,年近五十。2001年,她工作的第11年,曾在死亡线上走过一遭。

那日早晨,她结束夜班,按“科里惯例”她还得继续上白班。在忙完5台甲状腺手术、2台肠梗阻手术后,她就直接晕倒在手术室内。同事们一通按压,抢救回来,迅速做了心电图,提示心肌缺血,并给她开出两周病假单。

她把病假单揣在口袋里,心想今天还是先回家再说。

746路公交车上,她渐渐感到胸前“压榨性疼痛”。一瞬间,甚至快要失去意识,连喊救命的力量都没有。她靠在驾驶室边的栏杆上,反复告诉自己:“我要活命!”

仿佛命运眷顾,车进站了,报站的广播恰好是仁济医院站。下车后,她踉跄冲进急诊室,一边不断用拳头砸自己的胸口。一位护士发现了面如死灰的她……

待她醒来,主诊的急诊科医生只对她说了一句:“你们麻醉科的,我知道的,太辛苦了。”

当时她泪如雨下。随后在ICU住了7天。

现在回想这些,梁艳已经淡定许多。她的同事,前不久在交班时,就直接倒下,爬起来鼻青脸肿。医护们私下互相唤昵称“徐常在”、“董答应”,因为“常在”医院,有呼叫了得随时“答应”。另一种痛苦是,永无天日。麻醉科医护们上班后都呆在手术室或ICU,全天穿着无菌衣,与世隔绝,连晒晒阳光都变得奢侈。

主委俞卫锋自言接受采访是有一番心理斗争的。“我很矛盾,担心说了大实话,更加没有人来了。”他的一些得意门生,有的读完了学位,没有继续从事麻醉。

俞卫锋是上海市医学会麻醉专业委员会主委,也担任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医师分会现任会长、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常务委员兼秘书长。这些年一直在为改变麻醉医生的生存现状奔走呼号。

去年3月,在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医师分会的支持下,麻醉界颇具影响力的网站“新青年麻醉论坛”发起了一次中国麻醉科医生职业现状大型网络调查——共有12788位全国麻醉科医生在线填写问卷,人数约占到全国麻醉医生总数的15%。


“每一条都触目惊心!”俞看到结果后说,“特别是工作时长。原来知道工作超负荷,但没想到会到这个程度。47.78%的麻醉医生,不含值班时间,平均每日工作超过10小时……说实话,我们高年资的医生,一般每天工作9个小时左右可以走了,还有多少年轻医生甚至每天工作14到15个小时……”

有极端一些的,如果再算上值班时间,就会有连续工作24小时、甚至更长时间的情况。

“人员极度短缺,加大麻醉医生工作负荷,也让麻醉专业的学术发展受限。如果总是累到回到家里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何谈思考?”俞卫锋说。

麻醉科困局由来已久,未来只会更缺

俞卫锋细细回忆,麻醉科困局由来已久,近10年日趋凸显。

首要原因是业务量激增

数字说明问题。在上海一家三甲医院每月手术工作量统计表上,各科室的手术床位使用率基本都在100%以上,部分科室甚至达到300%以上。而任何一台手术,都需要麻醉科保驾护航。这意味着麻醉科医生的超负荷运转。

从1979年起我国对麻醉医生数量有过要求:普通医院需配备麻醉医生1.5名/手术台,大医院需配2名/手术台,承担科教研任务的高校附属医院需配2.5名/手术台。但如今,全国医院平均配备麻醉医生数量仅为0.7名/手术台。

而未来的趋势显示,麻醉人员只会更缺。据WHO统计报告,每年有2.34亿人接受手术治疗,相当于每25人中就有1人需要接受手术。据介绍,目前我国年手术量是4500万次,约占世界1/10。但我国人口占世界1/5,未来手术量还可能翻番。

同时,麻醉科自身的业务范围也在扩大——从单一临床麻醉、固守在手术室内,逐渐扩展到了手术室外。

 比如门诊无痛内镜检查与治疗、无痛人工流产及妇产科特殊治疗、门诊数字减影血管造影(DSA)手术、急慢性疼痛诊断与治疗、疼痛门诊等,麻醉学科的应用范围已经渗透至临床工作各个科室。

  听到“麻醉师”三个字,心里非常不舒服

  而导致人手缺少的另一原因,俞卫锋认为,是麻醉科的“低人一等”。

  一次会议上,一位外科医生向俞卫锋提问:“您希望我们外科医生怎么看待你们麻醉科医生?”

俞卫锋答:“起码相互尊重。不要叫我们麻醉师,而是麻醉医师。”

而现实中,无论医疗圈内外,无意中的一声“麻醉师”也会让麻醉医生心里“不舒服”。

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

上世纪80年代,麻醉正式发展为独立学科。但是人才奇缺。有一大批护士和临床医师转干了麻醉。同时,不少中专、卫校也开设了麻醉专业。

那个年代,基本没有心电监护,“干麻醉很多时候就是打一针就完事”。没有医师注册制度,也缺乏标准,大家进入麻醉科,都是“干麻醉的”,于是被简单俗称为“麻醉师”。其中麻醉医生最感郁闷——地位被明显拉低。

“我们这个行业都已经低调到要把自己放到尘埃里去了。”梁艳激动地说。

国家有关部门早在1989年12号文件中就已明确规定麻醉科是一个临床科室,但即使现在,部分医院的招聘上,麻醉科依然和心电图室、B超室、检验科等辅助科室放在一起。

梁艳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老公是骨科医生,有时一起做饭,父亲看见女婿切菜,会赶忙跑来:“侬不好切菜的,万一伤了手,手术做不了了!”梁艳在一边嗔怪:“我也是医生啊,我就好切?”回答是:“你搞麻醉的,又比不上医生的咯……”

梁艳回忆当初为何选择做麻醉,是因为在ICU实习,看着憋得脸青的孩子,由麻醉医生插管,插一个,活一个,那时她就意识到,“麻醉医生是可以救命的,特佩服”。

但大多数人选择麻醉是“迫不得已”。连俞卫锋自己都坦言,当年怀揣“外科梦”的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想着法子要逃离麻醉领域。

直到1995年,东方肝胆外科医院成功实施首例肝移植手术,病人是名9岁的儿童。手术对主刀的技巧、麻醉的管理提出巨大挑战。所幸一切成功,病人存活至今。这个病例给了俞卫锋巨大鼓舞——“我头一遭体会到,虽不用刀,麻醉同样能体现非凡的医学价值”。

“外科医生治病,麻醉医生保命。”

俞卫锋在交大有麻醉学选修课,50多位学生报名。刚进入医学院的本科生们最常见的疑惑就是:“麻醉么,不就是打一针让病人睡觉,睡完了觉就好了啰。”

俞于是会花不少时间来给学生们讲麻醉的价值。

他先从患者体验讲起。两个患者做同一种手术,回到病房的感受也可能两样的——一个可能觉得美美地睡了一觉,另一个却像跑了一场马拉松。因为可能一个人血压一直很平稳,而另一个则波动很大。生命指征控制平稳,不仅让患者感受舒适,也对手术及后续康复有影响。1997年,不到40岁的俞卫锋遇过一个棘手病例。病人要做肝脏手术,体形过胖又伴有很多内科疾病。俞卫锋上了台,半小时内就成功放置了动静脉、硬膜外和气管4根导管,整个术中血压波动不超过10毫米汞柱。这让俞卫锋“一举成名”。

  “外科医生治病,麻醉医生保命。”俞卫锋说,麻醉是外科医生中的全科医生。如果把整个手术过程比作在航母上开飞机,手术室就是航母平台,外科医师好比飞行员,而麻醉医师就好像在这一平台上工作的地勤,要保证飞机顺利起飞,又要确保安全着陆,同时在整个行程中还必须平稳。

手术前,麻醉医生的术前访视,需要事无巨细地了解病人的健康指标。比如是否戴着假牙,有几颗牙松动,否则术中有可能牙齿脱落;又比如是否按医嘱“禁食”,因为全身麻醉后,人的意识和咳嗽反射会暂时消失,胃中食物容易返流,可能造成感染、甚至引起窒息。

术中,麻醉医生对病人的生命体征监控责任重大。原则上,麻醉医生打完麻药后在术中不能离开手术室半步,一旦发生紧急状况,麻醉医生要具备极强的快速疾病诊治能力,并实施抢救,必要时要求中止手术。

“清脆有节奏的‘滴、滴、滴’说明一切正常,如果是低沉的‘笃、笃、笃’,我汗毛都要竖起来的。”梁艳说,自己做麻醉要时时精神紧绷,“不是有一句话,只有小手术,没有小麻醉。比如对于一位75岁的老人来说,即使只是非常简单的小手术,要让病人非常顺利麻醉,又非常自然醒来,难度着实不小。”

麻醉圈内一则广为流传的故事是:在全美高薪职业排行榜上,麻醉医生总在前几名。美国为此举办了一场电视辩论,讨论麻醉医生是否值得拿这么多钱。出席辩论的一位麻醉科医生说了一句名言:“其实我打这一针是免费的……”全场安静下来。他说:“我打这一针是免费的,我拿的薪水,不过是打完针后看着病人,不要让他(她)因为麻醉或手术出血而死去,并保证他们在手术结束后能安全醒过来。如果你们认为我钱拿多了,也没问题,我打完针走就是了。”观众们这才理解了麻醉医生的价值,看来这种高薪也是对生命价值的尊重。

不走美国的路,不走老路,走中国的麻醉科发展之路

困局怎么解?

麻醉界起码经历过5次大争执——目前我国有麻醉医师与麻醉护士,麻醉护士可在麻醉医生指导下,协助麻醉工作,但不被允许独立进行麻醉操作。有人提出,可以适当增加“麻醉护士”岗位,缓解用人之缺。

但反对者不少。上世纪90年代为了规范麻醉科,不少医院已经取消任用“护士麻醉师”,且当时为安置这些护士颇费了一番周折,现在,难道要重蹈覆辙?

俞卫锋的态度是:“不走美国的路,不走老路,要走现代化的中国麻醉护士发展之路。” 美国麻醉的发展之路在其国内也存在争议。美国有注册麻醉医生和注册麻醉护士。麻醉医生和其他科医生一样,首先在医学院接受7年的教育,经过3年实习住院医师培训,通过考试取得“医师执照”后,如果决定从事麻醉专科,还需要再继续接受3年的专科培训,经过考核拿到“麻醉学专科医生执照”。相应的,报酬也高。美国麻醉科医师年薪平均差不多30万美元左右。而注册麻醉护士仅需完成护理学学士、通过麻醉护理协会认可的研究生院毕业考核、获得硕士学位和注册护士执照、在急诊从事护理工作1年、达到实践技能要求和美国麻醉委员会的要求,就可以从业。获得麻醉护士协会的证书后可以拿到10万—15万美元。

护士们的职权越来越大,令医生们感到不安——护士是执行医嘱的,不可以独立操作,即使如今监测设备越来越先进,但一旦出现紧急状态、并发症等,护士是不具备抢救的资质的。

而欧洲只有注册麻醉医生。欧洲的麻醉同仁经常自豪表示,他们选拔麻醉科医师,就像选拔飞行员一样。对于医学生能否成为麻醉医师有严格的评估标准,已建立了一套完整的心理评估体系、抽查体系、评价体系等。

俞卫锋认为,目前,上海的现状是“麻醉护士少、麻醉医师多”。麻醉医师共有1675名,面对上海2400万常住人口,刚刚超过万分之0.5,远低于欧美每万人至少2.4个麻醉科医师的标准。而增加聘用麻醉护士可以适当缓解难题。

但必须明确红线——护士不能进行麻醉操作,不能下医嘱,不能脱离医生的监管。

他认为上海第九人民医院麻醉科的做法值得借鉴。

九院麻醉科主任姜虹介绍,最早九院就没有“赶走”护士,而是限定护士的职责范围。事实上,一个完整的麻醉科,其护理单位是重要一环。九院麻醉科包含麻醉前门诊的护士——协助医师进行诊疗、术前评估、谈话、告知、签字等一系列工作;麻醉科的麻醉护士——协助麻醉科医师进行麻醉;手术护士——为手术科室医师服务的护士;苏醒室护士——在麻醉科医师指导下负责患者苏醒期的管理和照料;以及ICU护士——负责麻醉科管理的重症监护患者的护理工作,统称为麻醉科护士。

麻醉协会的另一番努力则是加大对医学生麻醉方面的教学。

现在,医学生的外科总论里,麻醉只占到6个学时。中医是120个学时。

俞卫锋等人已经编写好一套适合于临床本科生的麻醉教材,正在高教研究会研究讨论。他们希望专门设一门麻醉学,争取达到100个课时,目的是要让医学生从最开始就有对麻醉科的初步认识,也要树立起麻醉应有的地位——麻醉科与其他临床科室是平起平坐的,甚至某些标准要高于一般的外科医生。

去年11月,分发给800多位与会者的那份草案中,试图明确麻醉科医师应有的工作时间和休息休假——“若临床需要,经协商后可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1小时;因特殊需要,在保证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3小时,每月供不应求不得超过36小时;每次连续工作时间不超过12小时,每个班次之间至少间隔8小时,每周至少有一次24小时连续休息的时间;日间(或夜间)连续高强度工作不应超过4小时(或2小时),超时应强制替换休息20分钟。”

俞卫锋当时说:“这些都是为了让悲剧不再上演,让伤痛不再走近。”

但几个月后,悲剧令他再度心痛。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分享到: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1356189****(暂无匿称)

文章不错,值得拜读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6-9-15 7:43:00 回复

1513372****(暂无匿称)

首先要让自己地位提高。必须要让各手术科室的医生对麻醉医师所提出有病人术前必要实验室及功能科室检查的完善,得到认真执行。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6-4-7 14:33:00 回复

1356659****(暂无匿称)

可是现在我们规培仍旧基本没有按时下班的,基本每天拖班,1,2个小时算运气极好,3,4个小时是正常情况,而且还要访第二天病人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6-1-22 21:07:00 回复

AugustWen

就是这样,大家努力!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5-6-18 22:13:00 回复

AugustWen

就是这样,大家努力!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5-6-18 22:13:00 回复

huaxipanxing

加油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5-5-31 21:04:00 回复

Dr.LV

向冲锋在第一线的麻醉师致敬!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5-5-29 12:29:00 回复

web对话
live chat

扫码领取IF曲线

IF连续增长的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