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首家纯中医医院”: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还是伟大的中医复兴运动序幕?

2019-03-19 吴帅 健康界

新闻引子:从构思、论证,到开业,短短一年时间医院开业了。18日,全国首家纯中医治疗医院——深圳市宝安区纯中医治疗医院开业。该院是宝安区卫生健康局下属事业单位,医院性质为区属公立医院。医院将以中医理论为指导,运用中医辩证思维和中医临床路径,单纯采用中医药诊疗方法,充分应用现代医学检测手段,发挥中医药在治未病中的主导作用、在重大疾病治疗中的协同作用、在疾病康复中的核心作用以及中医药“简、便、验、廉

新闻引子:

从构思、论证,到开业,短短一年时间医院开业了。18日,全国首家纯中医治疗医院——深圳市宝安区纯中医治疗医院开业。该院是宝安区卫生健康局下属事业单位,医院性质为区属公立医院。

医院将以中医理论为指导,运用中医辩证思维和中医临床路径,单纯采用中医药诊疗方法,充分应用现代医学检测手段,发挥中医药在治未病中的主导作用、在重大疾病治疗中的协同作用、在疾病康复中的核心作用以及中医药“简、便、验、廉”的优势,让群众不生病、少生病、晚生病、不生大病。

医院占地面积2.6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2.3万平方米。采取“大门诊、小住院”模式,规划床位205张,按三级医院管理。据悉,该医院围绕中医治疗优势病种,设有内科、妇科、儿科、皮肤科、肛肠科等门诊科室,以及国医大师、全国名中医、流派医师工作室等特色科室。住院部则设有中医内科、妇科、针灸推拿康复科、骨伤科、肿瘤科等优势科室。

纯中医治疗医院的建设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了强烈反响,医院学科带头人、骨干医师等岗位人员均为在中医药领域具有影响力的中医药高端人才。医院拥有强大的专家指导团队,包括:国医大师金世元、梅国强;全国名中医武连仲等。

“我们这个医院就想试验一下,如果把西医、西药拿掉,中医院单独靠中医能不能发展?如果做得好,是不是全国都可以来复制呢?”负责医院筹备工作的负责人告诉媒体记者。(3月18日《南方周末》报道)

一   教授质疑: 纯中医?不切实际的幻想!

提出这个观点的是微博认证为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全国重点肾病专科学术带头人的中医肖相如。

他提出,“中西医研究方法的区别,决定了各自有不同的优势领域和劣势领域。二者只能互相补充,不能互相替代。以慢性肾功能衰竭的病人为例,在早期,很多病人经过中医治疗,肾功能可以保持长期稳定,可以不用或延缓透析;但对晚期尿毒症,透析或者肾移植才可以延续生命,中医还达不到这种疗效。”

把他的观点解读得再连贯透彻一些,一是担忧合格的中医太少,他认为这已经是一个事实。二是中西医密不可分。一个好中医同时学好了西医,不仅不会使中医治疗的效果降低,还会使中医治病的疗效和整体的疗效都提高,这种例子比比皆是。

我的疑问是,中西医不可以独立分开吗?不应该分开?不能分开?

对不起!我认为,这个答案是肯定的。

没分过,怎么知道能不能?至少理论上能。从常识和理性的角度出发,中医就应该是独立的医学系统,何必要像二奶一样傍着西医药不放,最后连独立生活的能力也没有。

分开,问题多多矛盾多多,但是不分开,就只有死路一条。现在的多数中医,难道不正是被披着“中西医结合”旗号的西医化洗脑干掉的吗?

合格的中医从哪里来?中医校园教育只是一个途径,医疗临床教育同样是一个途径,而且是更重要的途径。

纯中医医院,或许会是一个很好的教育基地补充。

二 纯中医医院为什么没有在民办机构发生?

医疗分两种,一种是计划医疗,一种是市场医疗。

计划医疗的风险,往往容易超前于现实,或者是滞后于现实。市场医疗的风险,往往是因为市场需求而产生,一拥而上,容易导致过剩现象。

如果纯中医大有市场,有足够的医疗需求,那么市场的反应是最敏锐的,应该涌现出一批所谓的纯中医医院,但现在看起来似乎并没有。

这种现象的背后说明了什么?

说明中医药治疗,相比西医药治疗,还没有产生根本性的竞争优势,没有成为可以相互替代的独立疗法。至少从市场角度,传递出这种信号。

说明资本也没有看重中医这方面的市场潜力。小打小闹的中医馆,资本还有信心。但是三级纯中医医院?至少目前资本还没有这种胆量和热情,愿意冒这种风险?

说明地方政府办医力量的强大,敢为人先,愿意探索新的医疗模式。

我认为,保守和胆大是一个中性词汇,结果说话,才是成熟思维。

三 纯中医医院的疑难点

一间诊所一个医生,是一叶扁舟,好控制方向和速度。一家三级中医院,则是一艘航空母舰,体积巨大和速度飞速,管理是最难点,方向错了,全盘皆输。

但现在,从官方的宣传上来看,医院土地解决了,病房大楼解决了,而且还有所谓强大的中医专家团队。

但是不是把中医医生招聘过来,把专家们集中在一家医院,简单的叠加,就可以产生一所具有革命意义的纯中医医院呢?

我认为,不是的。

纯中医医疗为主,这个理念很好,方向也绝对的有前瞻性,但在如何落地生根上,如果照搬公立医院原来那套人马和制度,换汤不换药,那这个纯中医建设就显得风险性很高了。

至少,医院介绍了专家力量,但在管理团队力量介绍上,还显得空白,甚至有过于低调的印象,这不是一个好信号。

办纯中医医院,很难,方方面面都难。怎么引进和培养纯中医人才?怎么让纯中医思维到技术落地生根?怎么让大众深刻认识和接受这种医疗模式的优势?怎么规避医疗风险?在市场上,一所纯中医医院,怎么活下去?

这些问题都是新的难题。

因为这些以前纯属空白区域,没有标准答案,所以才难啊。

我当然希望纯中医医院能够办好,办活,长远办下去,闯出一条新的中医之路。

但结果如何?真的要拭目以待。

至少这种大胆和勇气的模式探索,值得肯定。万一成了呢?

相关资讯

用机器人下达“死亡通知书” 医疗中的人情味儿在哪?

78岁的欧内斯特·昆塔纳(Ernest Quintana)患有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日前,他在加州凯撒医疗中心(Kaiser Permanente Fremont Medical Center)住院时,一个视频机器人进入了病房。这个机器人带来的,是昆塔纳的“死亡通知书”。当时,昆塔纳的孙女安娜莉萨·威尔哈姆(Annalisia Wilharm)正在医院陪护。她说:“我看到门口有个机器人。医生通过该机器

中科院启动一批国际领先干细胞临床研究项目

视网膜色素变性是一种遗传眼病。一般在30岁前发病,到病程晚期因黄斑受累视力严重受损而失明,目前临床上没有有效治疗手段。3月17日,从中科院干细胞与再生医学创新研究院(筹)(以下简称干细胞创新院)传来消息:中科院启动了“人胚胎干细胞来源的视网膜色素上皮细胞治疗视网膜色素变性”临床研究项目,希望通过干细胞技术为视网膜色素变性患者带来福音。与干细胞治疗视网膜色素变性项目同时启动的还有干细胞治疗卵巢功能不

全国范围内开展药品零售企业执业药师 “挂证”行为整治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药品监督管理局,新疆建设兵团市场监督管理局:3月15日晚,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曝光了重庆市部分药品零售企业执业药师“挂证”、不凭处方销售处方药等问题,造成了恶劣社会影响。为全面落实药品监管“四个最严”要求,严厉打击执业药师“挂证”行为,现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6个月的药品零售企业执业药师“挂证”行为整治。现将有关工作要求通知如下:一、整治目标通过整治,查处并曝光一批违法违规的药品

睡眠时打呼噜是睡得香吗?

每年的3月21日是世界睡眠日,其设立主要是为了引起人们对睡眠重要性和睡眠质量的关注。一提起睡眠,大家往往首先想到的能不能睡着,容不容易做梦,醒来不容易再入睡等等。然而生活中还有一类人,表面上很容易睡,很有可能白天开着车也能睡着,睡得还特别“香”,呼噜声很响。实际上,“睡眠打鼾”是一个多学科交叉的疾病,隐藏着很大的危险。在世界睡眠日到来之际,我们就请北京友谊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的医生来讲讲“睡眠打鼾

首部蓝皮书解读国人心理健康

中国人的心理健康吗?一份权威报告给出了答案。日前,中国第一部心理健康蓝皮书《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2017—2018)》(下称报告)正式发布。报告显示,中国绝大部分国民心理健康状况良好,仅少数人群存在不同程度的心理健康问题。该报告由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主持完成,以最近3年的大型心理健康调查为基础,探讨了中国不同人群的心理健康现状、发展趋势及影响因素。报告显示,中国绝大部分国民心理健康状况良好,

李青短评:静脉输注鲜榨果汁 还有比这位大妈更奇葩的养生术吗?

据《潇湘晨报》报道,51岁的曾女士家住郴州桂阳县,原本是一个身体健康、性格阳光的人,进入更年期之后,特别钟爱养生之道。各种偏方秘方,只要听说对身体好,她都想去尝试一下。家人认为钟爱养生也没什么不妥的,也就没有反对。2月22日下午,曾女士突发奇想,在家中将20余种水果混合榨汁,简单过滤后,自己进行静脉输入。输液结束后,曾女士立即感到皮肤瘙痒,体温上升,却依然若无其事。当晚,细心的丈夫察觉到了曾女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