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 J Nanomed:新型多孔纳米支架材料具有良好的生物相容性和新骨形成能力

2018-07-21 MedSci MedSci原创

据预测,随着全世界预期寿命的增加,对合成生物医学材料的需求将变得越来越大,以修复或再生丧失、受伤或患病的组织。天然聚合物作为生物医学材料已广泛应用于再生医学领域。本研究通过将纳米多孔透辉石生物玻璃(nDPB)掺入glia-din(GL)基质中,通过溶液压缩和颗粒浸出的方法制备了nDPB/GL复合材料(DGC)的大纳米多孔支架。 结果表明,DGC支架具有200-500μm的良好相互连接的大孔和

据预测,随着全世界预期寿命的增加,对合成生物医学材料的需求将变得越来越大,以修复或再生丧失、受伤或患病的组织。天然聚合物作为生物医学材料已广泛应用于再生医学领域。本研究通过将纳米多孔透辉石生物玻璃(nDPB)掺入glia-din(GL)基质中,通过溶液压缩和颗粒浸出的方法制备了nDPB/GL复合材料(DGC)的大纳米多孔支架。

结果表明,DGC支架具有200-500μm的良好相互连接的大孔和4nm的纳米孔,随着nDPB含量的增加,DGC支架的孔隙率和降解性显著提高。此外,体外细胞实验表明,MC3T3-E1细胞在DGC支架上的粘附和生长明显促进,且取决于nDPB的含量。此外,组织学评估结果证实,体内DGC支架的成骨特性和可降解性明显改善,呈nDPB含量依赖性。免疫组化分析结果表明,随着nDPB含量的增加,体内DGC支架中I型胶原蛋白的表达明显增强,表明骨形成良好。

综上所述,该研究结果表明,含有30wt%nDPB(30nDGC)的DGC支架具有良好的生物相容性和新骨形成能力,在骨再生领域具有巨大的应用潜力。

原始出处:

Ba Z, Chen Z, et al., Nanoporous diopside modulates biocompatibility, degradability and osteogenesis of bioactive scaffolds of gliadin-based composites for new bone formation. Int J Nanomedicine. 2018 Jul 4;13:3883-3896. doi: 10.2147/IJN.S162262. eCollection 2018.

相关资讯

J Dent Res:氟磷灰石修饰的支架材料上干细胞分化的信号转导通路

作者之前的报道显示,氟磷灰石(FA)修饰的羧基乙酸内脂(PCL)纳米纤维可作为成牙本质/成骨诱导的组织工程支架诱导干细胞的分化和矿化。这篇研究的目的是为了探讨影响这种分化和矿化过程的信号转导通路。

GUT:腔内金属支架与塑料支架相比对于肠壁坏死引流治疗不具有优越性

研究认为金属支架相比于塑料支架在肠壁坏死引流中的优势不显著。为了减少金属制剂导致的不良事件,患者症状消失后应尽快取出支架

支架脱载-嵌顿于桡动脉-外科切开取出(每一场并发症都是医生的梦魇)

患者女性,79岁,因“反复胸闷、胸痛1+年”于2016年05月20日入住我院心内科。1年前患者活动后出现胸闷、胸痛,经休息可缓解,后反复发作,每次经休息或含服“速效救心丸”后缓解,考虑“冠心病?”

J Control Release:优化质粒构建体可以增强基因活化支架的功能促进大块骨缺损的修复

研究发现基因活化的支架在体外和体内可诱导功能性转基因的受控及持续释放。骨形态发生蛋白(BMP)是一种有效的骨生成介质,然而我们发现单独递送质粒BMP-2(pBMP-2)不足以增强骨形成。因此,本研究旨在评估使用一系列修饰的BMP-2质粒是否可以增强pBMP-2基因活化支架的功能性,并最终在植入体内临界尺寸的骨缺损时最终改善骨再生。使用编码BMP-2和BMP-7(BMP-2/7)的多顺反子质粒,以及

Lancet Neurol:颈动脉狭窄患者干预后后继再狭窄及中风风险差异——支架 vs 内膜切除

研究发现,颈动脉狭窄患者接受支架后,其再次中度狭窄的风险高于接受动脉内膜切除患者,再狭窄导致患者后续中风风险增加,但不同治疗手段患者因再狭窄导致的后续中风风险差异显著

EuroPCR2018丨Tryton支架系统与临时支架治疗真性分叉病变的结局对此

分叉病变的手术成功率较低,不良心血管事件风险较高。目前,临时支架(PS)是治疗分叉病变的默认方法,Tryton支架是治疗真性分叉病变的专用分叉支架系统。EuroPCR 2018大会,纽约心血管研究基金会KONIGSTEIN M.等研究者开展的一项研究,旨在评估采用Tryton支架系统治疗涉及大分支(SB)的真性分叉病变的安全性及有效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