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针对医生的“黑名单”制度来了!

2019-7-19 作者:叶正松   来源:江淮医学 我要评论1
Tags: 黑名单  医保  监管    

最近几年伤医、辱医事件的频率和性质,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医疗工作者不停地向社会各界呼吁,为医护人员创造一个更和谐、安全的工作环境,并希望将那些有严重伤医、医闹等恶劣行径、违法违规的患者及其家属,列入相应的黑名单。

一般而言,“黑名单”制度是在法律或市场失灵、社会诚信氛围较差的情况下产生的。这常常是一种无奈之举,一种过渡性产物,而非“好上加好”的先进管理经验。因此,效果也不为大家,特别是不被医务工作者所乐观。

“黑名单”一词,并非中国所创。它是一个舶来词,来源于英国著名的牛津和剑桥等大学。

在中世纪这些学校规定,对犯有不端行为的学生,将其姓名、行为列案,记录在黑皮书上。谁的名字上了黑皮书,即使不是臭名昭着,也会在相当时间内名誉扫地。

随后,英国的各行各业都兴起了黑皮书。不少工厂老板把参加工会的人的名字列在“不予雇佣”栏下,黑名单在工厂主和商店老板之间传来传去。

我国2013开始在经济领域实现“黑名单”制度。2013年7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自当年10月1日起施行。

四年之后,2017年6月,国家卫计委、公安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下发《关于印发严密防控涉医违法犯罪维护正常医疗秩序意见的通知》,指出:为了维护医疗机构正常医疗秩序,要将涉医违法犯罪行为纳入社会信用体系。

次年,2018年10月,国家发改委、国家卫健委等28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对严重危害正常医疗秩序的失信行为责任人实施联合惩戒合作备忘录》,明确规定:因实施或参与涉医违法犯罪活动,被公安机关处以行政拘留以上处罚,或被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的严重危害正常医疗秩序的自然人将被联合惩戒。

2019年2月25日,国家卫健委综合监督局公布了首批因严重危害医疗秩序和殴打医生、倒卖号源等严重危害医疗秩序行为的193人纳入“黑名单”,进行联合惩戒 。

随着患者“黑名单”的彻底落地,不少人也提出,对于医疗腐败,也应该建立健全一个足以让医生一失足成千古恨的“黑名单”制度。

对于这一点,许多人并不知道,实际上,早在2013年,中国医师协会正式启动执业医师定期考核工作的时候,就已经拟建医师“黑名单”制度。对凡是因医德医风问题受到刑事处罚或行政处罚的从业人员,就有可能被“拉黑”,医师协会将建议医疗机构不再聘用该医师。这是最早的对医师职业生涯约束的“黑名单”制度。

三年之后,2016年10月,福建省医保办规定了“福四条”:

1、违背医学本质、违反医学规范开“大处方”、“大检查”、“大化验”;

2、收受药商回扣;

3、和药商勾结,欺骗患者到指制定药店买回扣药品;

4、恶意套用他人医师代码开具处方。

从“福四条”来看,其实里面的每一条,都对应着当下医疗所存在的普遍问题,而且这些问题,从乡镇诊所到北京上海的三甲医院,无一例外,大都贯穿其中。

即使各地情况不一,但至少有一至两条或多或少存在。比如被人诟病的大检查和大化验,以及前段时间某地某院被央视曝光的医生收受药商回扣的事情。

“福四条”对医生有违反的,会作出限制处方权,严重的则直接吊销执业医师资格证,犯罪的,会移交司法指控。尽管如此严厉,但是,并没有针对“福四条”制定医生“黑名单”,直到两年之后。

2018年7月,湖南省常德市汉寿县医保部门,开始启动“黑名单医生”制度。专门针对医生在医疗行为过程中恶意套取行为、习惯性的不良行为,建立处方“黑名单医生”制度。凡进入“黑名单”的医生,其信用都将被大打折扣,限制其医保处方权。从而坚决杜绝违规处方和套取医保资金的现象。

一年之后,这种地方性的医保“黑名单”制度,被全国施行。2019年2月20日,国家医保局就医保基金监管改革颁发了《关于做好2019年医保基金监管工作的通知》,拟建立违规医疗机构和个人黑名单制度,记入社会诚信系统。从此,医保的“黑名单”制度,铺向了全国。

五个月之后,医保局的这一“黑名单”制度,被卫健委借鉴。

2019年7月12日,重庆卫健委印发了《重庆市医疗卫生行业多元化综合监管试点工作方案的通知》和《关于进一步推进医疗卫生综合监管工作的通知》。

在这两份《通知》中指出,要建立信用监管体系,建立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信用记录,公布严重失信者“黑名单”,和有关部门制订联合惩戒措施,使严重失信者“一处失信、处处受限”。正式开启了医生行业监管的“黑名单”制度。

而实际上,早在一年前,2018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公布就曾下发《关于改革完善医疗卫生行业综合监管制度的指导意见》,指出“建立健全医疗卫生行业信用机制”,建立健全依法联合惩戒体系。当时,包括重庆在内的宁夏、四川、贵州、安徽等多个省市,就明确公布了建立健全医疗卫生行业信用机制等相关规定。

这次重庆的两份文件,是对《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改革完善医疗卫生行业综合监管制度的指导意见》进一步的落实和加强。

自十九大以来,医疗腐败问题似乎成为了社会影响大,危害严重的令人痛恨的一种腐败形式。也因此,中纪委一直把医疗腐败当作“严重侵害老百姓利益”的腐败问题,予以严厉打击和纵深治理。

大海之所以清澈,是因为它有超强的自净能力。

其实建立医生“黑名单”制度,长远来看并不是什么坏事。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在被“大处方、大检查”的污名之下,医生比患者更受其害。当人们谈到医院和医生的时候,大多数想到的都是“乱开检查乱开药”之类的带金销售行为。尽管真伪难分真假莫辨,但长期这样的一种社会形象,必然会让人忽视医生应该是依靠医疗技术,而非开药检查求生存。

但目前所存在的问题是,在医院为非营利部门的当下,医生的医疗技术是最不值钱的。而与最不值钱的医疗技术相比,检查和药品的费用却较为昂贵。比如,一个头颅MRI五六百,但一个资深主任的门诊挂号费不过区区一二十块。这对于医生来说,不开“大检查和大处方”,就无法体现出他的绩效。一个医生的医疗技术倘若得不到体现,那么他必然就会通过其他的手段来寻求杠杆。

所以,与其建立医生的“黑名单”制度,倒不如从根本上建立起医生薪酬的分配制度,从源头上解决一些医疗腐败问题,让医务人员的薪酬和“带金执业”不相干。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医生才不会主动为了谋求相关利益去铤而走险,拿自己的职业生涯去悬崖跑马。

大禹治水,堵不如疏。

只有建立起客观公正的薪酬分配制度,保证医务人员可以依靠其医疗技术获得合理的收入,可以支撑得起他们过上光明体面的生活,医生才会不违初心,才不会有人甘愿踏入到这个“黑名单”队列之中。

事实上,如果面对医闹和伤医事件,我们的法律严厉、执法严格。在应对医院暴力上,我们不在罪与罚上困惑和不作为,让法制不阳痿,让法治硬起来,公检法等机关严格依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并且医院安全管理到位,如此,一定比所谓的“患方黑名单”对潜在的伤医、医闹者更能产生震慑。

同时,让医生的合法收入更加合理,让医生通过灰色收入进行的付出补偿能够阳光化,我想这比建立“医生黑名单”更有建设性和可操作性。

但不管怎么说,既然“医生黑名单”来了,我们除了接受就是要注意。从此,就相当于每一位医生的头上,都悬了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这把剑虽然不能肯定是否锋利,但是会一直挂在上面,在关键的时候刺一下你,告诉你有这个东西,你要注意一下,对自己的执业生涯,要轻拿轻放。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一个字-牛

学习了谢谢分享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9-7-19 21:58:26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