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A :Selepressin用于脓毒性休克治疗

2019-10-16 MedSci MedSci原创

研究认为,在接受去甲肾上腺素治疗的脓毒性休克患者中,与安慰剂相比,服用Selepressin不会改善患者30天预后

去甲肾上腺素是治疗脓毒性休克的一线血管升压药,并去甲肾上腺素治疗疗效不稳定且存在儿茶酚胺能不良反应。Selectorin是一种选择性血管加压素V1A受体激动剂,近日研究人员考察了Selepressin对脓毒性休克预后的改善效果。

本研究为2b/3期随机临床试验,接受5μg/min以上去甲肾上腺素的脓毒性休克成年患者(n=868)参与。,随机接受3种Selepressin给药方案 (开始输注率分别为1.7、2.5和3.5ng/kg/min;n=585)或安慰剂(n=283)。研究的主要终点是研究药物开始后30天内无呼吸机和加压素的天数。关键的次要终点是90天的死亡率、无肾脏替代治疗天数和无重症监护天数。

828名患者参与研究,平均年龄66.3岁;341名(41.2%)女性,中位研究药物持续时间为37.8小时。组间主要终点无显著差异:Selepressin vs安慰剂组,无呼吸机和无加压素治疗天数,15.0 vs 14.5。组间关键次要终点无显著差异:Selepressin vs安慰剂组, 90天死亡率分别为40.6% vs 39.4%;无肾脏替代治疗天数18.5 vs 18.2; 无ICU天数:12.6 vs 12.2。不良反应包括心律失常(27.9% vs 25.2%)、心肌缺血(6.6% vs 5.6%)、肠系膜缺血(3.2% vs 2.6%)和外周缺血(2.3% vs 2.3%)。

研究认为,在接受去甲肾上腺素治疗的脓毒性休克患者中,与安慰剂相比,服用Selepressin不会改善患者30天预后。

原始出处: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脓毒性休克的液体治疗和管理原则:是时候考虑四个D概念和液体治疗的四个阶段

在脓毒性休克患者中,在最初的血流动力学复苏过程中给予液体治疗仍然是一个主要的治疗挑战。关于静脉输液的种类、剂量和时间,我们面临着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静脉输液的主要指征只有四个:除了复苏外,静脉输液还有许多其他用途,包括维持和更换全身水和电解质,作为药物和肠外营养的载体。在这一范式转变的综述中,我们讨论了不同的液体管理策略,包括早期充分的目标导向液体管理、晚期保守液体管理和晚期目标导向液体去除。此外

【临床重症】特利加压素?去甲肾上腺素?亦或都用在脓毒性休克中?

当静脉液体复苏不能使平均动脉压(MAP)维持在65mmHg以上时,血管升压药治疗便成为脓毒性休克管理策略中的重要基石之一 。去甲肾上腺素是推荐的首选血管升压药,但低反应性是一个重要的临床问题,有时需要高剂量才能达到目标MAP。如此高剂量的儿茶酚胺治疗可能增加致死性心律失常、免疫抑制和死亡的风险。

JAMA:外周灌注靶向复苏策略对脓毒性休克患者死亡率的影响

研究认为外周灌注靶向复苏相比于乳酸靶向策略对降低脓毒性休克患者28天死亡率的效果不显著

JAMA:内毒素活性升高的脓毒性休克:多粘菌素B血液灌流能否降低死亡率?

脓毒症病情凶险,病死率高。2108年发表在《JAMA》的一项研究调查了,对于内毒素活性升高的脓毒性休克患者,常规治疗中添加多粘菌素B血液灌流能否降低死亡率。

我怎样治疗脓毒性休克

脓毒性休克是脓毒症最严重的形式,伴有急性循环衰竭和高乳酸血症。脓毒性休克是一个急症,在管理它的每个方面,是数分钟的事,而不是几个小时的事,所以我确定我的团队在我的领导下,有足够的人有效地完成所有必要的干预。我的患者管理基于图1所示的三个主要组成部分;重点是,感染和血流动力学管理必须同时进行。

JAMA:多粘菌素B血液灌流不能降低脓毒性休克和高内毒素血症患者28天死亡风险

研究认为,对于脓毒性休克和高内毒素血症患者,常规治疗联合多粘菌素B血液灌流不会降低患者28天死亡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