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武汉新冠肺炎患者出院前唱“感恩的心”:感谢医护人员的付出

2020-2-3 作者:温潇潇   来源:澎湃新闻 我要评论0
Tags: 肺炎  感恩的心  武汉  

武汉市肺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科的隔离病房内,四名新冠病毒肺炎患者正在合唱他们自行改编的“感恩的心”,献给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们。1月30日,护士胡雪珺拍下了这段的视频。当天,其中两名患者准备出院,另一名隔天出院,还有一名已无明显症状,正在等待核酸试剂盒检测。

2月3日,已无明显症状,在等待检测的许世庆告诉澎湃新闻 ,医护人员持续一个月无微不至的照顾,病友们全记在心上,却不知如何表达,而他喜欢唱歌,便想出了这样的主意。

“现在每次看到医生护士,我就觉得有希望了。我盼着他们来,能认识他们,都是缘分。”许世庆今年56岁,是一名保安,业余时间他会找歌友唱歌,这也是他认为自己被感染的唯一渠道,因为他没有去过华南海鲜市场,没有接触过动物,保安的工作范围就在监控室里,极少近距离与人交流。

确诊为新冠肺炎后,许世庆曾长达半个月无法退烧、喘不过气来。如今,经过抗病毒、激素等治疗,他已停药四天,身体恢复到正常状态,没有不适感了。

在护士胡雪珺眼里,许世庆一直心态好、乐观积极,为治疗带来不小的帮助。

而在许世庆心里,更多的则是对武汉市肺科医院医护人员的感激:“他们冒着生命危险,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这么长时间,他们真的很辛苦,我们这个年龄知道生命很脆弱,活着尽量不要有遗憾,活着就是胜利。”

多名歌友感染入院,家人亦感染

2019年12月,许世庆和一帮中老年歌友在距离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三个地铁站远的地方唱歌,他一共去了四次。因为自小喜欢唱歌,前几年想提前培养个退休爱好,他在工作之余到老年大学给自己报了声乐班。

12月底的武汉很冷,大家在唱歌聚会时上把门关上,开了空调,边唱边跳。没多久,许世庆出现发热。1月2日起,他开始高烧不退,1月4日住进武汉市肺科医院。住院前两天,他基本没办法睡,因为只要躺下来他便喘不上气,完全没有口吃饭。

后来他才知道,好几名歌友也确诊感染了这种当时被称为“不明病毒性肺炎”的病,相继住进了医院。他所在的安保单位,至今无人感染。华南海鲜市场、野生动物,他都没接触过。

他感到万幸的是,尽管12月底他还参加过一场同学聚会,但同学至今也无人感染。当时他以为只是得了感冒,便要了副公筷,吃得很少。

刚入院时,许世庆的CT片还显示有肺气肿、支气管扩张。基础性疾病与新冠肺炎相叠加,他连续烧了十几天,起初只能喝稀饭、吃鸡蛋白。

“医护人员一直鼓励我,要我尽量多吃,否则没有营养。医生给我用了心电监控仪,一共戴了二十多天。给我打激素,慢慢减,用抗病毒治疗,大概半个月以后,我就好些了。”许世庆说。

许世庆住院后的第二天,妻子也发烧入院,随后也被确诊为新冠肺炎。1月底,女儿开始喉咙痛,吃两天药后无缓解,并开始发烧,随后入院被确诊为新冠肺炎。

肺炎患者康复:出院后要做义工,回馈社会

“您出院后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

“做义工,回报社会。”

护士胡雪珺用镜头记录下她与一名康复并准备出院患者的对话。这名患者与许世庆在同一间病房,也是前述四名唱歌者之一。

据胡雪珺介绍,这名患者一直认为自己入院时已经昏迷了:“其实他没有昏迷,只是当时非常虚弱。他每天都要吸氧,而且医生给他下过病重通知书。”

胡雪珺回忆,起初医护人员与他沟通时,他并不太愿意听,身体状态欠佳也令他情绪烦躁。后来,随着病情的不断好转、媒体对于疫情和医护工作的持续报道,他开始越来越体谅医护人员。

“他对我们的态度真的是180度转变。我们为他做任何治疗,他都会说谢谢。我们科室有个微信群,每个住院患者都在里面,我们一起解答大家的疑问,他每天都会在群里发表对我们医护人员的感想感言。包括他现在回家,每天都会表达对我们的感谢。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有时觉得,真的感觉很温暖。”胡雪珺说。

胡雪珺今年27岁,是武汉市肺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科护士,今年是她成为护士的第6年。

病患总会有很多疑惑和担心。比如,曾有不少人问她,新冠肺炎能不能治得好,回家后会不会再传给家人,甚至有人怀疑,在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自己是否只是药物的试验品。此时,胡雪珺会耐心地为他们讲解有关新型冠状病毒的最新科普知识:医院的所有用药均依据武汉权威三甲医院的治疗试行指南;并告诉他们,医护人员比病患更希望遏制病情。

“多讲讲他们就会慢慢理解,我们科室的病人大部分心态都特别好,觉得自己一定能好。”胡雪珺感觉很欣慰。

护士们面临的挑战

胡雪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自1月初武汉市肺科医院接收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至今,她一直在隔离病房工作。接收病人前,医院只有48小时进行防护培训、病房改造等准备工作。接收病人后,接踵而至的又是一系列工作挑战。

护士需要特别关注病患们的管道护理,包括氧管、鼻氧管、呼吸机管道,尿管等。除了检查管道是否通畅,还需注意病人的佩戴是否正确,是否出现管道脱出的情况,以防影响治疗效果。另外,呼吸机湿化瓶里的水也要及时倒出,防止逆流感染。

呼吸与危重症科隔离病房有34名新冠肺炎患者(不含其它科室收治病人),这样的护理工作每天至少做三次,还不包括打针输液、配药及发放、雾化治疗、换药,倒水、盖被子等日常。

为了避免感染,她们需要做全身防护,包括戴上橡胶手套,但戴上手套给病患打针难度也会翻倍。以前她们只需不到一分钟可以完成的动作,如今得花好几分钟,为了准确更要全神贯注。
 
1月20日前后,其它医院的护士前来支援,胡雪珺和同事才从每天工作十小时减到每天七小时。不过即便如此,七小时里,她们每天也有四小时要身穿防护服站在隔离病房里,不吃不喝,身上的衣服因为汗水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胡雪珺很年轻,但颈椎和腰椎近来都不太舒服。

但胡雪珺已觉得很幸福。“太幸福了,终于能休息了,那天我上完夜班早上九点到家,一觉就睡到了晚饭时间。”

如今,她会利用下班时间拍摄短视频记录病房故事。在她的镜头里,有患者在隔离病房接受治疗,有医患之间的互动,以及医生讲解救护机器的原理及效果。

胡雪珺最后表达了自己的心声:“我想对所有病人说,我们一定会尽全部的力量去帮助你们,请不要放弃希望,一定要吃好喝好,提高免疫力。我想对医护人员说,社会各界都在帮助我们共同对抗(疫情),并不是只有我们站在一线,大家在有限的时间内多休息,只有我们不倒下,我们守护的患者才有更大的希望。”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