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办医学院:不可乱追的“新时尚”

2018-5-22 作者:温才妃   来源:中国科学报 我要评论0
Tags: 医学院  学科  附属医院    
分享到:

就全国而言,学科结构趋于平衡,全国范围并不缺医科,并不是因为医科发展滞后,所以要尽快成立、合并医学院。因此,在没有充分认证,即符合学科发展认证;没有需求导向,即真实需求而是为政绩、量化指标的情况下,盲目入局的现象当休矣!

如果高校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体,那么,在它们各种奇妙的对话里,恐怕少不了这样一句:“今天你成立医学院了吗?

近年来,高校合并、成立医学院的行为蔚然成风,俨然已经成为发展道路上的“新时尚”。近一年来,多所高校或成立、筹建医学院,或合并附属医院。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42所“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中,已有32所建立或筹建医学院,比例高达76%。

那么,热衷合并、成立医学院的背后,高校又看中了什么?

“一夜暴富”的不良示范

医学院热还要从2000年说起。当年,教育部主导了自1952年以来的第二次重大学科调整,一时间高校掀起并校风潮。随着医学院的并入,凡是在计量性的评价体系当中,合并后的高校可谓“一夜暴富”,论文发表、科研经费、人才类型等量化指标在国际排名中飙升。

当时有关部门的初衷并不为做大体量,而是被国际上的一种主流观念主导—— 一所好大学必然要有一所好的医学院,因此,拥有一所医学院成为了行政命令下的追逐。

哈佛大学、东京大学等世界名校在成立医学院之后,不仅给所在高校带来了学术声望,也为其创造了丰厚的办学财富。因此,常有人简单地认为,“一家医院一年的流水几十亿元,高校多办几家附属医院就不愁办学经费了”。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采访中,厦门大学高等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别敦荣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在我国,医院几乎不给大学挣钱。医科大学的经费由国家财政拨款;大学附属医院由卫生系统管理,收入纳入国家财政。

记者了解到,我国的医院大部分是非营利性公立医院,医院的收入可用于支持自身建设,但向大学分红的行为是卫生财政绝对禁止的,即所谓的“纸上富贵”。

可即便如此,学术影响力的高回报也足以吸引高校加入这场狂欢。

在一份名为《一流大学建设高校2017年爱思唯尔高被引学者(医学领域)》的名单中,医学的贡献率卓着,如云南大学高达50%,中南大学为43%,中山大学为30%。

根据第三方高等教育数据服务机构青塔的统计,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医学部分从2000年到2017年增长了近35倍,其中,2011年增长率接近100%。医学实力较强的高校成为重大受益者,无论是立项数,还是立项金额,医学均为其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实际上,在这个过程中,医院也希望背靠学术实力强的高校发展,因为缺少大学的依托,在国际交流上它们或多或少受到影响,在引进高端人才发展高精尖领域受到限制。双方都是从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角度考虑,用大医院加重大学砝码,用大学加重大医院砝码。”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

三种入局的心态

旁观“一夜暴富”后入局,代表了如今大多数高校成立、合并医学院的心理。但入局的原因并不局限于此,与此相对照,每一种类型的发展路径也大不相同。

医科出身、长期关注医疗卫生事业的苏州大学校长熊思东指出,第一类高校办医学院是基于优化现有学科结构的需要,是优势自然外溢的表现。比如,一些综合性大学、新型综合性大学有较强的物理、化学学科以及生命科学学科,在生物物理、生物化学、动植物研究等方面也有优势,并且和其他医学院校有广泛的联系。这类大学成立医学院有一个共同特点:前期论证非常充分、采取小步快走的策略——小规模招生,逐渐扩大。

第二类即上述受到“一夜暴富”鼓动入局的高校。它们通常不为满足学科发展的内在要求,甚至连医学发展的特点都没摸清楚。目标单纯而明确,就是让计量性指标短期内突飞猛进。

“匆忙上马无非两个结果——办不了也并不了。”熊思东表示,高校合并医学院的同时,医学院也在考察高校。如果谈来谈去仅停留在一年发表多少文章、申请多少经费等表面文章,双方能谈成合并的概率并不大。

此外,追逐量化的冲动不仅来自大学本身,还有地方政府。储朝晖指出,大学与医院的组合在很多情况下是行政领导的撮合,而非双方自主选择,因撮合产生的政绩,让领导产生了治下拥有一流大学、一流医院的成就感。

第三类情况则更为怪诞,出于满足低级好奇的需要,一些校长看到学校里已拥有工学院、师范学院、理学院,唯独缺少医学院,于是不假思索拍脑袋决定成立、合并医学院。

冲动办学的成功率不足1/3

食盐,中文名:氯化钠。

“用食盐的结构来类比医学院热现象,第二类情况不能叫氯化钠,而是氯混钠,简单地把两个离子放在一起,而没有发生化学反应,以致内部结构不甚稳定。”熊思东打了一个比方。

储朝晖举例,北京某知名高校附近的医院,曾经挂过一段时间该校附属医院的牌子,后来又回归军医体系。双方因利益结合,后又因体制改革散伙,让人看了 摸不着头脑。

实际上,像这样的例子并不止一个。

“鲁莽办医学院的成功率很低。保守估计,三分天下一分不到。”熊思东指出,主要表现为,一是1+1=1,仅在做统计图表时体现合并的资源,两家平时往来甚少;二是1+1<2,高校非但没有发展,反而被医学院的并入拖垮,在资源分配、办学形态上战线拉得过长;三是1+1=-1,两家合并后打得不可开交,甚至出现互相告状、举报的现象。

在优质医疗资源相对缺失的当下,奉劝高校谨慎成立、合并医学院似乎有剥夺高校发展权利之嫌,但是办了医学院才知道其中的苦衷。

一位曾从事医学研究的教授告诉记者,高校圈内有一句话:“如果你想把大学办‘乱’,那么请办好一所法学院;如果你想把大学办‘穷’,那么请办好一所医学院。”

法学院学者眼里不揉沙子,动辄以法律武器对抗不合理行为,是故给学校“添乱”;医学院器材设备昂贵,还未开办先砸上亿元,是故把学校“变穷”。

“就全国而言,学科结构趋于平衡,全国范围并不缺医科,并不是因为医科发展滞后,所以要尽快成立、合并医学院。因此,在没有充分认证,即符合学科发展认证;没有需求导向,即真实需求而是为政绩、量化指标的情况下,盲目入局的现象当休矣!”熊思东如是说。

什么样的高校才能办好医科

并不是阻止高校办医学院,而是要办就要办好。

别敦荣指出,一些大学走捷径——合并医学院,这固然在操作上可行,但却忽视了一个问题——什么样的高校才能办好医科?

“毕竟办医科的根本目的是培养高水平的医药人才,不能做到这一点,就无法成长为学校的优势学科。”他说,我国长期坚持医科专业人才培养体制,独立设置医科大学、医学院,被称之为生物医学培养模式。而国际上对医科人才的培养趋势是要求医生既懂医又懂心理以及社会环境,被称之为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因此,现代医学人才培养模式并不是单纯的医科模式,不是就医谈医。

就像冰山的支撑面是沉在海平面下的冰山,尽管它被统一命名为“医学”,但实际上体量庞大。
在别敦荣看来,办好医科不可缺少的学科基石是基础文科、基础理科、医学基础学科、基础医学和临床医学。“这就在客观上决定了综合性大学比理工科、文科大学更具备优势,后来者必须具有相关的学科优势。”

“学科是大学的核心,大学是否构建了完整的学科体系、医学的空缺是否影响到其他学科发展,是校长首先要考虑的事情。一切要以学科结构的优化、稳定和有效发展作为是否纳入的取舍,而不是做简单的拼盘。”熊思东强调。

他表示,“这还需要高校对医学本身有清晰的认识——它不是简单的基础学科,不是简单的应用性质学科,更不是简单的职业性学科。它是链条式学科,区别于一般学科点状、区块性的特点,自成体系。”

以医学与工科的两段式培养为例,其不同之处可见一斑。别敦荣表示,高校发展工科不大可能自建工厂,通常是通过签协议把学生派去外面的工厂实习一段时间。然而,医科学生到了临床阶段,必须长时间进入科室跟班实习,还要在不同科室轮转实习。这就需要高校建立自身的临床医学教育体系;临床医师既是医生,又是教授、导师,这又给高校办医院带来重大的挑战——社会高水平医疗人才的总量是相对固定的,采取挖一批高水平的临床医师组建高水平医院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情。

周期长、投入大、临床难保障、学科特点特殊甚至只有医学人员才能办好本学科……当获悉这些成立、合并医学院的真相,政府、高校乃至医院领导作决策时也许才会更加“头脑清明”。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分享到: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
live chat

扫码领取IF曲线

IF连续增长的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