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根据治疗间期PET/CT扫描结果,予以早期霍奇金淋巴瘤患者风险适应性的治疗

2018-08-03 MedSci MedSci原创

中心点:间期PET扫描阴性的小肿块的I/II期霍奇金淋巴瘤患者,进行4个疗程的ABVD治疗,无放疗,3年无进展存活率可达91%。摘要:新确诊的小肿块的I/II期霍奇金淋巴瘤(HL)患者,进行1-3个疗程的阿霉素、博来霉素、长春花碱和达卡巴嗪(ABVD)治疗后,行PET/CT检查阴性,提示复发风险低。David J. Straus等人开展一2期临床试验,探1日,究早期患者人群是否可以在PET/CT阴

中心点:

间期PET扫描阴性的小肿块的I/II期霍奇金淋巴瘤患者,进行4个疗程的ABVD治疗,无放疗,3年无进展存活率可达91%。

摘要:

新确诊的小肿块的I/II期霍奇金淋巴瘤(HL)患者,进行1-3个疗程的阿霉素、博来霉素、长春花碱和达卡巴嗪(ABVD)治疗后,行PET/CT检查阴性,提示复发风险低。David J. Straus等人开展一2期临床试验,探1日,究早期患者人群是否可以在PET/CT阴性的基础上,进行短疗程的ABVD治疗,而不进行放疗(RT),从而减少治疗的副作用。

2010年5月15日-2013年2月21日,共招募了164位未进行过治疗的小肿块的I/II期HL患者,其中149位被纳入最终的分析。患者进行2个疗程的ABVD治疗后,予以PET扫描。Deauville评分1-3分为阴性。PET扫描阴性的患者继续接受2个疗程的ABVD,而PET扫描阳性的患者接受2个疗程的剂量增强的博来霉素、依托泊苷、阿霉素、环磷酰胺、长春新碱、甲苄肼和强的松(升级版BEACOPP)+3060cGy局部放疗(IF RT)。

主要结点是明确PET-阴性组患者的3年无进展存活率(PFS)。135位患者为PET扫描阴性(91%),14位为PET扫描阳性(9%)。中位随访3.8年,PET-阴性组的3年无进展存活率为91%,而PET-阳性组的仅66%(p=0.011),风险比3.84[1.50,9.84]。一位患者自杀死亡。对于大部分早期小肿块的、治疗间期PET扫描阴性的HL患者,4个疗程的ABVD治疗可获得持久的缓解。

原始出处:

David J. Straus, et al. CALGB 50604: risk-adapted treatment of nonbulky early-stage Hodgkin lymphoma based on interim PET. Blood  2018  :blood-2018-01-827246;  doi: https://doi.org/10.1182/blood-2018-01-827246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Haematologica:鲁索利替尼治疗晚期复发/难治性霍奇金淋巴瘤效果如何?

2018年5月,发表于《Haematologica》上的一项2期研究,考察了口服JAK1/JAK2抑制剂鲁索利替尼治疗晚期复发/难治性霍奇金淋巴瘤(HL)的效果。

Blood:非病毒RNA嵌合抗原受体修饰的T细胞用于霍奇金淋巴瘤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

中心点:用mRNA转染自体T细胞制备抗CD19的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CART19)是可行的。用非病毒RNA CART19靶向cHL患者的CD19+B细胞疗法,耐受性良好,并可获得一过性缓解。摘要:在多种情况下对嵌合抗原受体(CAR)修饰的T细胞进行研究,包括经典霍奇金淋巴瘤(cHL)。cHL独特的生物学特征,在免疫抑制肿瘤微环境(TME)中罕见霍奇金和RS(HRS)细胞,这可能会使直接靶向在HRS

Blood:霍奇金淋巴瘤肿瘤微环境中,CD4+效应T细胞耗竭、调节T细胞富集

中心点:新确诊的原发性cHLs伴随CD4+Th1极化调节T细胞和分化的效应T细胞增多。原发性cHLs表现出两种主要的免疫抑制互补——PD-1+Th1效应细胞耗竭和PD-1-Th1调节T细胞活化。摘要: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cHL)患者抗肿瘤免疫反应失效。霍奇金RS(HRS)细胞有多种逃脱免疫细胞的机制,包括9p24.1/CD274(PD-L1)/PDCD1LG2(PD-L2)遗传变异、PD-1配体过

2018 ESMO临床实践指南:霍奇金淋巴瘤的诊断,治疗和随访

2018年5月,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发布了霍奇金淋巴瘤的诊断,治疗和随访指南,文章主要内容涉及霍奇金淋巴瘤的发病率和流行病学,诊断,疾病分期和风险评估,治疗,治疗反应评估以及随访和并发症监测等。

Blood:Brentuximab Vedotin+CHP一线治疗外周T细胞淋巴瘤5年结局喜人:客观反应率高达100%!

Brentuximab vedotin是将一种微管抑制剂和CD30抗体通过共价键相连的新型抗体偶联药物(ADC),目前已被FDA批准用于霍奇金淋巴瘤(HL)和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ALCL)的后线治疗。近日,美国MD Anderson癌症中心Fanale等人开展了一项I期临床试验,旨在探索Brentuximab vedotin在ALCL一线治疗中的疗效和安全性,其结果近日发表于Blood杂志。

Blood:Brentuximab vedotin联合苯达莫司汀作为一线补救疗法用于复发性/难治性HL的疗效和安全性

自体干细胞移植(ASCT)是一线化疗后复发/难治性霍奇金淋巴瘤(HL)的标准治疗。预ASCT补救化疗获得完全缓解(CR)预示ASCT后可取得良好预后。Ann S. LaCasce等人开展1/2期研究评估Brentuximab vedotin联合苯达莫司汀作为一线补救疗法用于复发性/难治性HL的疗效和安全性。共招募55位患者(28位原发难治性、27位复发性)。用药方案:BV 1.8mgkg(第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