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男子发烧5天,突然呕出一滩血,难住了医生,直到病人老婆也开始发烧,才真相大白

2020-1-19 作者:李鸿政   来源:听李医生说 我要评论0
Tags: 发烧  登革热  感染  

电话响了。

又是急诊科,又是老马。

什么情况,我边写病历,边问他。

35岁男子,发热5天,这几天情况不大好,今天早上患者上楼梯时突然摔倒,家属才急忙送到医院来。

摔骨折了?我问。骨折的话找骨科啊,如果是颅内骨折那找神经外科啊。我飞快地敲打着字,想推掉这个病人,太忙了今天。

不是,老马说。这个病人情况比较复杂,烧得有点糊涂了,而且查了血,感染指标很高,像是个重症感染、脓毒症,我还担心有休克了,尿不是很多。

老马是经验老到的急诊科医生了,排资论辈的话,他资历比我高,但是我们平时交流比较多,比较熟,所以说话比较随便。

下来看看吧,赶紧。老马催我。

老马着急,肯定是有问题的。

于是我匆匆去了急诊科。

病人躺在抢救床上,双眼紧闭,脸色稍苍白,心电监护看到心率很快,120次/分,血压还好。

老马告诉我,病人有发烧(发热),最高体温近40°C。

站在一旁的病人老婆也插了一句,说在家自己吃过退烧药,不管用,后来他说头晕,还摔了一跤,所以才来急诊。病人老婆说的是粤语,听口音,应该是老广州。

她满脸关切,但看得出很疲乏,估计这事没少折腾。

病人清醒的吗,我问老马。同时走过去准备拍拍他肩膀。

清醒的,就是精神不大好。老马说。

病人此时睁开眼睛,迷迷糊糊,没说话。我问他是不是不舒服,他缓缓点了点头。问他饿不饿,他摇了摇头。

问完这两个问题,我就知道他是清醒的了,而且能够准确回答,这对于意识的判断是非常重要的。

老马拿出检验报告,说血白细胞很高,拍了胸片说有点肺炎,可能是个肺部感染,不排除有其他的感染灶,老马皱了皱眉,说单纯用肺炎来解释他的病情,似乎不大足够,胸片看有肺炎,但不至于这么严重啊。

而且尿不多,今天一整天才600ml的尿液。老马望着我说。

血小板低么?我问老马。如果血小板低,往往意味着感染严重。

低,只有正常值的1/3。老马说。

我大脑快速转了一圈,病人有发热,感染指标高,应该是个感染,目前能找到的感染灶是肺部,但肺部炎症不是很厉害,应该还有其他感染灶的,比如泌尿道、胆道、肠道、中枢神经系统等等。

但现有的证据不大支持我的考虑。他精神不大好,我怀疑他会不会有颅内感染。问他老婆,病人有没有呕吐。回答说没有。而且病人的头颅CT没有明显异常。

我过去轻轻抬起病人的头颈部,轻轻往胸口方向压了压,脖子是软的,没有脑膜刺激征,估计不是颅内感染。如果病人有颅内感染,那么脑膜会受到刺激,相应的会引起颈部强直,脖子很硬的。

他没有。

那会是什么呢?

不知道!

其他过来会诊的医生也没提出具体的建议,都是说病情较重,还是建议去ICU吧。事实上他的确属于严重的,人的精神很差,又有晕倒,感染指标高,血小板低,尿少。

这是典型的病重患者的表现啊,他随时可能休克,或者说他可能已经休克了。很多人以为血压低了才是休克,错,当血压低的时候已经是休克晚期了。ICU医生的能耐就是能够在患者休克早期就揪出来,尽早干预。

好吧,我跟家属说说情况。我答应老马,收上ICU。

我跟患者老婆沟通了治疗问题、ICU的管理、收费、探视的问题,她都理解,同意上ICU。

她老婆突然问我,医生,我爱人不会死吧。

我被这个问题吓了一跳。太突然了。她望着我,眼睛一动不动,等我的回答。看得出她很紧张。

我说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起码得让我们治疗几天才敢说吧。对不对。

她点了点头,捂着胸口,尽量平缓自己紧张的情绪,说拜托你们了。

上了ICU后,我们完善了相关检查,主任也看过了病人,大家讨论着病情,一致认为是感染性疾病、脓毒症,休克早期。

但是哪来的感染呢?

肺部?不像。胸片看有肺炎,但那点肺炎绝对不可能击倒这么强壮的一个汉子。泌尿道么?也不像,腹部B超没有看到结石等,尿常规也是正常的。如果有泌尿道感染,起码尿常规里面的白细胞是升高的吧。

白细胞是人体的卫士,哪里有细菌入侵,哪里就有它辛劳的身影!所以白细胞高,往往意味着感染,虽然并不绝对。

胆道感染么?很多胆囊炎、胆管炎的病人可以很严重的,甚至迅速毙命都可能。但他也不像啊,肚子不痛,也没有黄疸,肝功能基本还是正常的。但有一点可疑,B超提示肝脏稍微肿大。

难道是肝脏的问题?

不像。但是不能否认。还得观察。

不管哪来的感染,先用抗生素总是对的,而且ICU的抗生素一用就是飞机大炮型的猛药,力图把感染强压下去!

有时候你不把细菌摁下去,等它反应过来会要我们的命。

不,会要患者的命。

我们的计划是一边治疗,一边观察,一边请其他科室会诊。说不定过点时间会有转机。

可惜,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当天晚上患者突然猛地坐起来,哇的一声,狂吐了一大口血,血液溅在床边护士的身上,吓了她一跳,大声叫了起来。

也吓了我一跳,因为患者的心率飙到了160次/分,并且血压有下降趋势。

糟糕了!

患者发生了上消化道大出血,且不说出血的病因,单说出血的结果,出那么多血完全可以造成患者失血性休克,迅速发生循环衰竭而死亡。

但他是幸运的,因为他在ICU,我们的反应很快速。我立即联系了血库配血,赶紧给患者补液扩容,同时用了些止血药。

患者为什么会消化道大出血?是严重感染导致的应激性溃疡么?还是有肝硬化食管静脉破裂出血?

什么感染这么厉害!我开始有点紧张了。

因为从收入ICU到现在,我们都还不知道敌人是谁,虽然我们已经抡起了机关枪,但那都是一通乱扫。

找了内镜室的同事,紧急镜止血,说没看到胃食管静脉曲张,不像肝硬化。有些胃黏膜糜烂,估计是这里出的血。

我跟患者老婆解释时,她吓哭了。

在我离开接待室时,听到她口中念念有词,求佛祖保佑!求佛祖保佑!

那天晚上我们暂时把他的生命体征稳住了,血压也稍微稳定了。

暂时过了一关。

接下来的2天,病情没有很明显好转,但也没有转差,仿佛陷入了僵局。

检查结果都出来了,推翻了我们所有的诊断假设。

第三天,我接待家属。

当轮到这个病人家属探视时,进来的不是病人老婆,而是一个老太太,拄着拐杖。我赶紧起身扶一把。

您是XXX病人的母亲么,我猜她是,所以先问了。

老人家操着一口地道的粤语,说系啊,今日我来探视,我媳妇病了,来不了。

看她有80多岁了,但是说话中气很足,精神可以。

你媳妇也病了?我有点好奇,问她。

系啊,昨晚发高烧,都说胡话了,我让孙子在家照顾她,所以今天我来探视。老太太思路清晰,告诉了我这些。

老太太这句话,让我醍醐灌顶!

一个非常大胆的想法掠过我的大脑。

丈夫生病了,发烧。现在妻子也病倒了,也是发烧!这说明什么问题呢,这很可能不是普通的感染啊,这非常有可能是传染病!

对,传染病!

家里面还有谁生病啊,我问。我多么希望她告诉我,还有家庭成员生病发热,那就基本可以断定我的假设了。

没了哦,就他们俩公婆,孩子都挺好,我也没什么。老太太听我这么问,也有点疑惑。

我跟老太太简单介绍了病人情况,安慰了她几句,说病情有好转,但还是要继续观察。然后打发她了,让她回家。

我冲回病房,因为我又想到了一个小细节。今天早上,护士跟我说发现病人身上起了些皮疹,我并没有在意,而是随手开了个皮肤科会诊,让皮肤科过来看。

现在回想起来,太粗心了!

这个皮疹就是上天给我开的一扇窗啊,就是上天给我的提示啊。我怎么会忽略了呢。

丁医生见我冲了回来,问我干嘛,这么慌张。

我笑着问他,现在流行什么传染病,广州。

广州这几天又闹流感,急诊科收了好几个。丁医生望着我,像看怪物一样。

还有呢,我问他。我笑的更大声了。

他想了想,说再过几天,估计登革热就要来了。最近蚊子特别多!

现在是4月天,还不是登革热季节,往年一般是5月份开始增多,但是4月份也是有的了。我知道这点。

登革热的典型表现就是发热、皮疹、血小板低、出血啊!我内心喊了起来,但我没喊出口,怕吓着同事们。

5床可能是登革热!我忍不住跟丁医生分享了我的想法。他有出血,病情重,估计是登革出血热。我说。

我赶紧让护士抽了血化验登革热抗体。

下午结果就出来了。

没错!登革热抗体是阳性的!

真相终于大白。赶紧请感染科医生会诊,同意登革出血热的诊断。并且给了治疗建议。事实上也没有更多的治疗措施,还是以对症支持治疗为主,但最起码我们没再那么担忧了。

当敌人光溜溜站在我们面前时,我们就没那么害怕了。

患者最终在ICU治疗了1个星期,病情好转后转出了普通病房。转出的时候他老婆过来看他,她已经没什么不适了,也没发热了。之前我电话通知她了,说她爱人是登革热,她也可能是登革热,但是她的比较轻微,发热了两天,出了点皮疹,其他还行,所以没去看医生。

写于文末:

登革热是登革病毒经蚊媒传播引起的。患者和隐性感染者为主要传染源,蚊虫是主要传播媒介,人群对登革热病毒普遍易感。有季节性,高峰7~9月,热带和亚热带流行。

多数是轻型登革热,轻型登革热1~4天痊愈。重型多因中枢性呼吸衰竭和出血性休克在24小时内死亡。

记得在流行期间,做好防蚊灭蚊工作!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